一次意外之旅

shenke

在一个阴沉的早晨,我骑车出去玩,可是公司有人看到我骑车,于是叫嚷着要跟我一起。我只好等他们。

他们不仅要跟我一起骑,还要求我跟他们一起回去取车,于是我把车子先放在路边,陪他们一起回宿舍取车。等他们取了车,回到路上,却发现我的车子不见了。

我很着急,到处找也找不到。后来终于有一个眼尖的小伙伴看到车子在远处的沼泽地里,我急忙跑过去取。

等我跑进沼泽地,才发现路程远比我想象的远。我跑啊跑,鞋子都沾满了烂泥。我发现原来这里还住着人家。一路上竟然还遇见好几个中年男人在河边自制的简陋茅坑里拉屎。

等我来到最后一个茅坑,终于看到车子静静在矗立在小河旁边。我正要过去拿,茅坑旁的中年男子发话了:“这是你的车?”

我说:“是。”

中年男子说:“你拿什么证明?”

我说:“这就是我的车,我刚刚放在上面的大路上,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是不是你拿的?”

中年男子想了想。我趁他不注意,骑上车子就跑。

经过其他几个茅坑,那几个中年男子都好奇地目送我。

我回到大路,伙伴们都问:“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我告诉他们路程其实很远,有几个中年男子在沿河大便,我怀疑是他们搞的鬼。

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的首领宣布,我们要去一个小镇。

我们骑了一段大路,然后进入一条蜿蜒的小道。

经过一番曲折,就来到了这个小镇。

这是个平常的小镇,可是平常里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

街道上几个看上去玩世不恭却又有些愤世嫉俗的中年男子围成一团在干些什么,我们从他们身旁推车走过,得到了他们的注目礼。

几个妇女则从门里伸出脑袋,好奇地看着我们。

我们在街上闲逛了一圈,我有些不耐烦,问首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首领迟疑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听说这里在发生一些事,我想来了解一下,你别着急嘛。”

当我们再次回到镇中心时,看到那几个中年男子仍旧开心地围在一张小石桌旁。其中一个人拿着一把小刀,在认真地切着什么。

我凑近一看,原来是在切一小块发糕。他把发糕平分成好几块。

看到我走近,拿刀的男子抬起头,笑着问我:“外地来的?……不好意思,我们分完了,下次分给你们。”

我说:“谢谢,不用了。”

男子说:“既然你们来了,就在这里住几天,感受一下我们这里的氛围。”

还没等我们回答。男子又说:“这样吧,正好有几间空房,给你们一人分一间。里面什么都有。”

几个男人一起开心地笑出声来。

我对这样的盛情邀请感到有些不适,正要推辞,却听见我们的首领大声回答:“好的,那就多谢了!”

首领对着我使了个眼色,大概是想说:“没关系,不用怕。”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们被领进各自的房间,发现这里面真的是一应俱全,而且并不能称之为房间,而是称为房子比较合适,因为每个人都有不止一个房间,其中不仅有卧室,还有客厅、厨房、卫生间等等。

甚至还有任何人压根都想不到的,一个女人。

这些女人看上去有些害羞,却又好像是心甘情愿地伺候我们。

这是到了仙境,或者是我在做梦吗?哪来的这样的好事?

但到了这里,我也只能笑纳了。

我们各自收拾自己的行李,参观各自的房子。偶尔还借助网络互相联络,发表自己的看法。

至于那几个中年男子,又回到大街上去了。

在带我们来到各自住所的过程中,他们始终是在一起的。他们看上去很开心很满足。

其中一个还偶尔来几句外语。我们都表示听不懂,不过这没什么,反正他不是在跟我们说话。

至于是哪国外语,我们也不知道。反正不是英语,听起来也不像是日语或韩语,倒有可能是俄语或者德语,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是哪个小国的语言,或者是他自创的。

另外一个男子告诉我们:这里实行的制度是公平制度,即一切公平共享。至少他们几家是这么身体力行的。

我突然发现其中一个男子有些面熟,好像是早上遇到的那个,可是我也不确定。

那几个女人,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她们是他们的妻子。

她们长得各有特点,但都很漂亮。

不过到了晚上,我的那个女人却不见了。我在网络上问,其他几个伙伴也都说他们的女人不见了,刚刚还都在。只有一个小伙伴——老二没有回答。

后来我们才知道,老二当时正在忙着炒菜。他的女人正在给他打下手。他发现这个女人还跟白天一样漂亮,只是腿变得有些肿,甚至还有几处破了,像是腿里已经快要容不下里面的东西。

后来他又听到外面有几个女人在聊天,没过一会儿,又恢复了安静。

他的漂亮女人走进厨房,腿也已经恢复正常了。

他好奇地问:“你的腿怎么还能变形?”

她笑着说是:“怎么会,是你看错了吧?”

他肯定地说:“没看错。”

于是那女人实话实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我的那几个姐妹,也就是白天那几个男人的妻子,看你比较特别,而且看上去有些凶,想来看看你生活中是什么样的,顺便也来照顾一下我。”

“照顾你?”

“就是怕万一你打我,她们还能帮帮我。”

“我怎么会打你?”

“没事啦,她们也都是胡闹。”

“可是,这跟你的腿有什么关系?”

“她们当然不愿意让你看到了,所以就躲在了我的身体里。”

老二差点没晕倒。不过他一向是个处事不惊的人。看着那女人恬静的表情,他想这些人并没有恶意,只是她们的能力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而已。

在女人们消失的期间,我们几个偷偷来到街上,看到那几个中年男子在一起开心地喝着酒,聊着天。

他们聊得很投入,似乎都没有觉察到我们。

那个说外语的男人依旧会偶尔来上几句外语,其他人则聊着我们听不太懂的事。但有一件事我似乎是听懂了。

他们聊到了河边厕所的事,说在河边上厕所感觉很爽。那就是把吃进去的东西重新回馈给大自然,同时分享给所有人。

一个看上去是首领的人得意地说:“我的主意不错吧?……嘿嘿,我们要把这些举措推向全国。”

其他人态度坚决地说:“好!”

这时那个面熟的男人回过头看了看我,说:“你小子挺厉害啊?”

我说:“怎…怎么了?”

“早上不是你去拿车的吗?我不给你,你还拿尿刺我。”

“我拿尿刺你?没有啊!”

另一个中年男人高声说:“怎么没有,我们都亲眼看到了!”

“啊,不会吧!我……”

这时,我们的首领抱歉地说:“实在对不起,当时是我让他这么干的!……我们当时也是着急,一看车被抢了……不是,被拿走了,就急了,我们也是为了来这里学习你们的先进思想嘛!”

我这时更加一头雾水,我真的拿尿刺他了?脑子里想着这个场景,想着想着似乎觉得真的有这么回事。

难道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在那片迷雾中,难道我的行为举止都受到了别人的暗示和控制?

我也不知道了。但既然我们的首领都这么说了,应该就是真事吧!

“你当时那态度可凶了,我都很少见到你这么凶的人!”那个男人说,那语气好像是在责怪我,又好像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是吗?对不起啊!”我说。

这时对方的首领说:“算了,都过去了,来,我们分一下这根黄瓜!”

他拿着小刀把黄瓜分成了十几块,非常均匀。我们各自拿了一块吃。

他郑重其事地说:“这,就是我们的想法和做法,我们这就是公平!”

其他几个中年男子在开心地互相比较着黄瓜,然后纷纷满意地表示:“切得真好,真均匀。”“我绝对切不出这样平均的黄瓜块来!”“老大就是有一套啊!”

接着一起哈哈大笑。

反正我是没见过这么开心又古怪的一群人。

他们做的这些事看上来非常高尚,却又似乎只是为了好玩。我也说不清…..

我们回到各自的房子,看到女人们也都各自回家了。

可是经过了这些事,我们谁也不敢碰那些女人,况且这一天下来我们已经很累了。

第二天我们就离开了这个小镇,那些中年男子留我们,但我们表示要尽快出去传播这些先进思想。他们表示十分满意,就放我们走了。

我们总算离开了这个小镇,结束了这次古怪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