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看病记

我对武术感兴趣十几年了,但一直没找过专业的师傅教。直到去年,才正儿八经在淮安找了一家打着“自由搏击”招牌的武馆训练。

有意思的是,训练的时候先后遇到三个医生,一个神经科医生,一个牙医,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医生。而且他们训练都很积极。

我并不觉得他们对武术真的有什么兴趣,更可能的是他们只是想学习防身技能。众所周知,中国的医患关系不是很好。

但是淮安这个地方,医患关系可能尤其不好。

我在淮安有限的几次看病经历,一次比一次奇葩,医院服务之差让我越来越难以接受。

要知道我并没有抱太高期望,因为一方面,淮安毕竟是个小城市,你不能总拿它跟南京那些医院比,服务差点也属正常;另一方面,就算是南京的某些医院,服务也好不到哪去,你又何必来要求淮安呢?

但如果说之前的看病经历最多让我不耐烦,但这次我最终还是被淮安的医生激怒了。

之前去过两次淮安最好的医院一院,一次是孩子生病,当时由于人太多,我们选择了放弃。另一次是我胃不舒服,医生二话不说让我做胃镜。然后做胃镜的医生一边转动胃镜,一边耐心向身旁的年轻实习生解释胃的构造,完全不顾一旁恶心到爆的我。

第一次到淮安四院看病,发现这家医院人出奇得少,从护士到医生,虽然有些漫不经心——也许是冷清习惯了,但总的来说,服务还说得过去。

第二次去四院,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态度和蔼的淮安本地老医生,不仅没有一丝不耐烦,还亲切地跟小孩聊天,比大城市的医生多了不少人情味,给我们印象很好。

可是第三次去,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们本来去的是社区医院(顺便说一句,相比而言,社区医院的服务还真不错),但是那家医院开不了我们要的证明,所以又辗转来到四院,到四院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零五分了。

我们担心医院马上就要下班,加上我自己还有工作在身。所以到四院的时候,心情有些急。但四院的护士和医生依然保持着漫不经心的作风,而且这次到了让人相当不爽的程度。

一开始我客气地问导医台的小护士,XX证明怎么开,她本来面对着我,应该是在听我解释事情的经过,可是我没说两句,她竟然主动转头去跟另一名医生聊天了。

我无语地拉着宝宝径直去找医生,心想我们在这里看过病,开个证明这么简单的事也不一定还得挂号。

可这次我们不太走运,诊室里坐着的不是上次那个医生,而且医生对面还坐着一位女患者。

我们在诊室门外的长凳上等了十几分钟,医生突然离开了,没留下任何解释,而且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没有再出现。

我觉得等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医院差不多已经下班了。想到这次的种种遭遇,心中很不平,决定临走前写封投诉书(回想起来,相比后面的事,前面那点事都不值得投诉了)。

我来到前台,表明了自己的意图。导医台的阿姨显得有些惊讶,在跟我反复确认后扔给我一本“投诉登记表”,我一看,只有“登记类型”一个小小的方框可以勉强塞下几个字。我问你确定这是写投诉的吗?对方说是。我只好潦潦写下几个字,实在没办法叙述发生了什么。

这时这位阿姨坚持让我等一下,说她打电话叫医生来给我开证明,并让我们去挂号。恰好这时候离开的那名女医生回来了,于是阿姨催我们赶紧过去。

我们花了20多元挂了号,走到诊室门口,我探头想看看里面的情况。谁知迎接我的是一阵狂风暴雨。女医生夸张地摆着手,不耐烦地大声嚷嚷“谁让你们进来的,到外面凳子上排队去!”然后语速极快地抱怨着什么。

我强忍着怒气,拿出手机,打开视频功能,说“你再喊?”谁知我的举动进一步激怒了这名医生,继续大声嚷着“别吵了,我在写病历!”那语调就像是我欠了她五百万,或者我们压根就是几个乞丐。由于声音太大,引得隔壁房间的人纷纷出来观望。

女病人连忙出来挡着我的手机,导医台的阿姨也过来调解——当然调解对象是我了。

这时一个穿便装的中年男人出现,导医台阿姨连忙拉着他走远,一边说着“他们不挂号就跑来看病,人家医生让他们排队他们还不服……”。

反正我们突然就成了乞丐加无赖。老婆后来问我是不是因为今天穿的不好,我看看身上穿的是普通的T恤,虽然很普通,但也没有像乞丐吧。难道在淮安,穿得不好,出去就得受气?

我想淮安这座城市还不至于那么不堪,但淮安四院的服务真的有很大问题。如果说漫不经心还能勉强忍受,歇斯底里恐怕换做任何人都难以接受。

而且他们的这种工作氛围也很难得到纠正,投诉簿成了摆设,弱势的病人无处申冤,那些被惯坏了的医生又怎么可能改过自新,一切都是病人的问题嘛!

淮安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除了医院这样人群集中、业务繁杂的公共场合,大概没有其他地方更能体现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了。

而在医院这种地方,如果连医生都如此不堪,如此恶劣,又何来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