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的译法:甚至还是乃至

前两年给某个互联网巨头做翻译校对,因为这家公司对翻译文档有着超高的质量要求,却又没有具体的标准,所以一时拿不太准。

于是在校对文档时,做了一些细致的修改。比如把“甚至”改成了“乃至”。

稿件提交后,对方高度评价了我们的翻译能力,但同时指出,我们的用语习惯和他们有偏差。

最近他们又找到我们,我翻看了上一次的项目,发现了这个改动,觉得没有必要。 阅读更多

冯唐译飞鸟集诗四首书法习作

前两天写毛笔字抄了几首冯唐译的飞鸟集,发现除去少数几首包含不雅字眼的诗不说,其实译得挺好的。

比如之前看过一首飞鸟集的诗是这样的:

我今晨坐在窗前

世界如一个路人似的

停留了一会

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据说是郑振铎的版本。

而冯唐的译本是这样的:

新的一天
我坐在窗前
世界如过客
在我面前走过
停了
点头
又走了

看了很有感觉,觉得还是这个好。

郑振铎译本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废字”太多,比如最后一句“又走过去了”,其中“过去”两字纯属多余,简直不要太啰嗦,类似的字眼就连我在平时的非诗歌文本翻译中也是尽量避免的。而冯唐版的“又走了”简洁有力。

下面放出我抄的四首冯唐译本习作,献丑了: 阅读更多

译谈:广告营销文案中的enjoy翻译成乐享、纵享、尽享还是享受?

在市场、广告、营销类翻译稿件中,“enjoy”是一个高频词汇。原先我经常翻译成“享受”,或者稍微润色一下变成“尽享”。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又想到“纵享”这个词。

其实意思也都差不多,只是适用于不同题材中。

比如,翻译几个或者十几个单词的广告语,用“尽享”或“纵享”肯定是比“享受”要好。

一方面,广告语都很短,惜字如金,所以尽可能利用好每个字,从这一点来说,“尽享”和“纵享”比“享受”起到更多的强调作用。

另一方面,从语音上来说,“尽享”或“纵享”听起来似乎比“享受”更顺耳一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平常广告语都是这么说的,所以听起来更自然一些。

但是在一般的营销类稿件中,单纯地翻译成“享受“未必不是最好的选择。

……

提起营销文案,很多人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有华丽丽的词汇,我想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就拿我自己来说,看到那些华而不实的词汇,第一个念头是逃避。

现在讲究的是平民化的、朴实的语言,所以你看现在很多广告语,就跟平常说话一样,没有刻意地去用一些文绉绉的词汇,这样反而能够深入人心。

就比如前段时间看到的薛之谦的肯德基冰咖啡广告,广告语很朴实,什么“人生是个冷笑话”,“肯德基K-Coffee现磨冰咖啡,冷冷滴上市”。

广告语翻译

当时我就想,这要是从肯德基的英文广告语翻译成这样,很可能不被采纳。在某些“华丽至上”的人看来,这样的语言太过平淡,怎么能显示出肯德基产品的高大上呢?

可是当时我看完就在朋友圈说,这样的平民化语言更能深入人心。

当然,这支广告的文案平实,但创意和演绎并不一般。所以整支广告给人的印象特别深刻。

而语言的平实也不代表就不好,有句广告语说得好,“简约而不简单”。

你玩“华丽”,玩“文字游戏”,玩得不好其实就是在玩观众。观众没有那么多脑细胞和耐心去揣测你的“双关语”,去了解你浮夸语言背后的实际产品质量。

……

后来做校对的时候,又遇到有人把“enjoy”翻译成“乐享”,当时我就感觉这个词好像是来自哪个广告,应该是移动或者哪个电信运营商的4G广告。

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个译法,相比“尽享”和“纵享”,“乐享”好像有点浮夸过头了,而且本质上也不是什么好的说法。

“尽享”和“纵享”都表示尽情(纵情)地享受,这样的诠释/意译是有意义的,而“乐享”(快乐地享受)给人的感觉就是废话、累赘,难道还能“痛苦地享受”?这样的诠释没什么意义。

不过作为翻译译审,如果没有客观的错误,我一般选择尊重原译,所以这样的词汇我没有改动。

但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更倾向于“尽享”、“纵享”或“享受”,而我最喜欢的还是“享受”。

因为对“enjoy”来说,“享受”就是最贴切的译法,无需再行引申;再者,我们平常生活中,也都是这么说话,哪有说其他那三个词的?那样说话人家会觉得你有病。

PS:畅享也不错,畅享XX时光。

翻译公司找中文专业生把关翻译质量靠谱吗?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翻译公司的领导说,他们公司所有的翻译项目最后必须由一名中文专业毕业生把关,看到不通顺的句子就改。

这种校对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个人对其持保守意见,仔细想想甚至觉得匪夷所思。

诚然,很多译员的中文母语不尽如人意,就像德国汉学家顾彬说的:“中国翻译者的问题在于母语不够好。”但找中文专业生来做翻译校对,则有矫枉过正之嫌。

找中文专业生来把关,主要针对的恐怕就是所谓的“翻译腔”,可是“翻译腔”本身很难界定。

中英文两种语言始终都在互相影响。有的句子,你以为是“翻译腔”,但其实这样的表达方式早已被接受。就像英文里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原本就是从汉语直译过去的。但现在很多老外打招呼就是这么说,你能说这是翻译腔吗?

再举个例子,随便找一篇翻译自外媒的新闻稿,你再对比中国的原创新闻稿,一眼就能看出其中语言风格的差别。这难道就能说明,那篇外媒新闻的译稿有翻译腔吗?

这只是译者在寻求原文和译文之间的一种平衡,这个平衡点在哪,每个人感觉不一样。但如果对原文的语言风格及其背后的思维方式缺少了解,就很容易失衡,而偏向于译文本身了,这就导致偏离原文,对原文不忠实。

清末民初的著名翻译家林纾,他本身不懂外文,先找别人解释给他听,他再进行再创作,改掉人名甚至情节,遣词造句本身的修改那更是不在话下,这样把外国小说变成完完全全的中国本土小说。这样的翻译方式会很合“母语优先”者的意,但在当今社会是完全行不通的。

从原作者,到翻译公司,到客户,再到读者,都无法接受译者对原文进行那么大幅度的改动,别说改动故事情节,就是对语言的风格和逻辑进行改动,都应当适可而止。

所以你找一个中文毕业生来校对翻译,他对英文的语言本身及其思维模式了解有多少?他如何能够把握好原文和译文之间的这种平衡?如果他遇到不合逻辑、不通顺的译文,他能否通过原文找到正确的逻辑,还是只靠自己的主观臆想改到通顺为止?这些都是有很大疑问的。我也曾在翻译实践中遇到只看原文结果改的一塌糊涂的例子。

有人可能会说,中文毕业生不代表英文就不好,也许人家都说过英语六级了呢?我不排除有很多这样的人才。

但既然这家翻译公司强调是“中文毕业生”,那么我只能倾向于认为他们的中文是要好于英文的,或者说翻译公司聘用他来把关翻译,主要是看重他的中文母语水平,否则为什么不找一个中文优秀的英文毕业生来做这件事呢?

关于不同语言之间背后的差别,这里多解释几句。

前段时间有一部美国电影很热门,叫《降临》,这里面就提到,不同的语言代表着不同思维方式。

就我本人来说,有时候英文看多了,不知不觉连说话都是用英文的思维方式。如果是做翻译,就是在中英文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之间不停转变,这很考验对两种语言及其背后思维方式的熟悉程度。

作为翻译译审,对两种语言本身及其思维方式的熟悉程度,无论如何也不应比译员差,否则很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甚至把好译文改成烂译文,把对的改成错的。这些在很多翻译公司都是司空见惯的。

人工智能翻译/机器翻译达到什么水平了?

(文末有彩蛋)

提起人工智能翻译或者机器翻译,最牛的当然还是谷歌,人家坐拥那么多数据和顶尖技术,不牛才怪。

目前来看,Google Translate虽然也会有很多机器本身无法克服的问题,但还是最好的“软件翻译”工具。

为什么我说是“软件翻译”,我自己是自由翻译,有些朋友会误以为我都是用软件翻译或者用机器翻译,问我用什么“翻译软件”。这很冤,咱这可都是手动打出来的字,也就是外界所谓的“人工翻译”。而且我们翻译所说的“翻译软件”都只是帮助排版和识别客户要求的固定词汇的,而不是帮助我们翻译的。

不过也难怪,国内大多数翻译公司的水准实在让人难以恭维,依我看不如让直接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效果应该是比他们那些译员要强的。也不排除他们真的是这么干的。

但如果国内的翻译公司都用上Google Translate,这些翻译公司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就彻底沦为了骗子公司。

前两年新闻又报道微软的一个什么翻译软件很牛,几乎已经可以替代同声传译。但是这两年好像也没看到有什么动静。而且微软的很多软件/工具在国内访问是很慢的,比谷歌好不了多少,所以从技术上来说也不见得真能用得上。

提起微软,我还参与过他们的一个搜索引擎语义分析项目,不过后来因为我忙于翻译和网站SEO,他们的工作又太繁琐,我逐渐退出了。这也是有点讽刺——在机器翻译和人工翻译两种工作之间,我竟然选择了人工翻译。

最近发现国内两家公司也不甘寂寞,搞出来什么“神经翻译”软件。为什么不叫“智能翻译”,双双叫“神经翻译“,我也是搞不懂。这名字起的,跟神经病似的,而且机器又不可能拥有什么神经。

这两家公司一个是网易的“有道翻译官”,一个是搜狐的“搜狐翻译”。不得不说还是很有勇气的。我试了一下,有些句子翻译得还不错,当然这些句子你就算是随便找个在线电子词典查查也是能找到差不多的翻译的。

但是还有一个简单的口头语——太牛了,竟然翻错了。连网易的有道词典都能翻出来,可是你自己的“神经翻译”却歇菜了,这还“神经”什么,“智能”什么?看图:

有道翻译官软件翻译

有道翻译官机器翻译有道翻译官翻译软件搜狐翻译人工智能翻译有道词典在线翻译工具

看来人工智能翻译/机器翻译,要想取代人工翻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PS:四年前就写过机器翻译/人工智能翻译:人工翻译会被机器翻译取代吗?四年后感觉没啥进步。

后记:不过写这篇文字的时候,看到一篇报道是在讲科大讯飞的“晓译翻译机”,看视频还是可以的,不知道再多说几句会不会露馅。我看京东的售价是2999,对我们用不上它的普通人来说,太贵。但对需要同声传译的企业来说,这属于一次性消费,比请同声传译划算多了——既然它能实现交替传译,同声传译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个人的看法也是,口译会比笔译更快被替代,因为总的来说,口译要求的是现场反应,对翻译质量要求并不高,而某些领域的笔译,比如创译,恐怕是机器无法替代的。

2018/2/9更新:前两天录了一段直播,谈的是人工智能翻译将来可能对国内翻译行业带来的巨大影响,以及目前国内翻译公司的各种乱象。作为一个翻译老兵,说点实话,希望大家支持。视频地址:谈谈翻译行业和人工智能翻译

做自由职业者快两年了

我把博客副标题改成了“自由职业者之路”。我做自由职业一年多了,有很多感想、心得。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旧博客,我大概会写很多相关文字。

可是因为有这个旧博客,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继续在这里写。因为一些“历史包袱”,我对这个博客是有抵触的,主要是嫌以前写的东西不好

不过,最终我觉得人还是应该接纳自己。

废话不多说,试着谈谈我的自由职业之路吧。几乎从一开始,我就是“脚踏两只船”——如果不是“多只船”的话。

我主要是跟两家公司合作,这两家都是世界顶级的语言服务商。给一家做翻译,给另一家做网站——SEO方向。客户也都很高大上,我这里就不举例子了——我不知道那样会不会涉及泄密。总之都是一些世界级的公司,你怎么想象都不为过。

一开始把握不好时间,偶尔会累成狗。后来专门买了日程本,时间才渐渐把握好。不过偶尔还是会出现冲突,那主要就是外界的原因了。

比如我最近跟某家公司签了固定给他们做译审的协议,规定有些活你不能拒绝,而同时,又有其他的好活出现,为了填补时间上的空缺,你不想拒绝,那结果可能就是累成狗。

这一年多来,基本没有真正闲的时候。当然很多时候自己会有恐慌,怕接不到足够的活养家糊口,但好在运气还不错,基本都有做不完的事。

最近有点闲,所以才有时间写博客。当然闲的原因,并非是找不到事做,有些事对我来说赚钱效率不高,所以就拒绝了。比如某个国家的公司,合作过那么两三家,体验都很差,后来就都拒绝了。虽然他们价格比国内高,但对我来说,我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接他们的活是有机会成本的,所以我只能拒绝。

很多人问,你怎么不外包给别人做啊?扩大生产谁不想呢。可是结果证明:我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能代替自己。外包给别人,质量非常不稳定,质量不稳定就会导致我的时间安排上的不确定性,我很可能需要花远大于预期的时间来校对,这对我、对公司都是不负责任的(当然如果将来我有了自己的公司、客户和团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这也涉及到另一个话题。就是做自由职业,首先必须有过硬的本领,哪怕你的才华在目前的单位得不到赏识,但你要确信,是公司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这样你才有底气和能力去尝试更好的合作方,也才能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竞争。

就拿我来说,我从07年在翻译公司工作,后来陆陆续续尝试过各种工作,但跟英语都脱不开关系,而在网站、媒体、营销等领域的工作又给我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翻译相辅相成。比如我接触SEO是从09年开始,后来也做过几个成功的项目,所以现在才有底气在做世界级公司的项目。

如果你只是临时抱佛脚,头脑发热,甚至想骗合作公司,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我最近做固定译审就遇到过个别滥竽充数者,这种人就算我不说,公司早晚也会取消合作的。

我知道现在自由翻译非常之多,但就像前面提到的,我都很难找到能够帮到我的,也从侧面说明了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合格。

关于自由职业者的话题,今天就写到这里,以后接着谈。

译谈0516

最近做的一个译文拿到反馈,校对的人说我翻译成“豪华大餐”是错误的,应该意译成“丰盛大餐”,还说我word-by-word不对,意下之意直译是错误的。看到这种不负责任、自以为是的评论我简直就要火冒三丈。

直译只是一种翻译方法,无所谓对错,有些句子是不适合直译,可是你说word-by-word就不对,简直荒唐。

我平时做校对,没有客观的错误都尽可能尊重原译,不会按照自己的翻译风格乱改一通。对译者而言,我认为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和翻译风格,翻译没有标准答案,很多时候无法评判哪个译文好,哪个译文不好。

记得德国汉学家顾彬说过:中国翻译者最大问题是中文功底不好。我不能赞同更多,就包括我自己,中文功底都谈不上太好。我们都需要加强。

什么叫中文功底好?中文功底好就是即便麦当劳广告中没有出现过“豪华大餐”,我们看到这四个字也不能下意识地觉得“丰盛大餐”才是正确的说法。语言应该是生动活泼的,不应该拘泥于某些固定搭配,毕竟又不是成语,如果人人都恪守成规,汉语将成为死的语言,没有发展。

我最近看到一些国际品牌的繁体和简体翻译,包括迪奥的,很不好意思地说:简体中文的翻译不如繁体中文。简体中文的语言太啰嗦太浮华,太拘泥于别人已有的说法。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繁体中文的译者把skin翻译成肌肤,这在美容化妆品里是很常见的说法,但简体中文的翻译不知从哪看来的,非要翻译成“美肌”,请问原文里有“美”吗?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添加一个“美”,不觉得很别扭吗?消费者看到这种字眼不会觉得恶心吗?既然已经是美肌为什么还要用护肤品?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国内这类译者的行为,那就是“弄巧成拙”。

译事

前段时间接了一个技术类的翻译项目,项目不大,但遇到的麻烦不少。

首先是找人,在国内,找任何领域的译员都很简单,这大概也是翻译公司们都敢说自己什么稿子都能做的“底气”所在。可问题是,我想在南京的翻译公司中出类拔萃,想打破它们的一系列陋习,想为客户负责,就不能随随便便找人来做。

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一堆译员,最终试译了大概有十几个译员,真正合格的凤毛麟角。即便是通过试译的,译文中也出现了一些低级错误,好在这种错误很少。

最终因为能找到的译员数量有限,交稿时间比预计推迟了两天,还好客户不着急。至于译文的排版,由于客户没有提出特殊要求,我们也就按照正常的处理方式进行。可谁知交稿后,客户对排版提出了一些奇怪的要求。

我从07年在南京的一家翻译公司打工到现在,也做了很多年翻译了,包括给国内外的翻译公司做翻译,基本上什么样的格式要求也都遇到过。所以,什么格式的文件如何处理,我心里都会有一套标准,当然也会因客户要求不同而提供不同选项。

可这位客户的要求实在是我闻所未闻,具体情况不表。当时他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我正在医院陪家人体检,手里拿着一堆东西,还一边带着孩子。并不是很方便说话。

回来后,我进一步了解了他的需求,当时就表示听不太懂,因为我们一般的处理方式不是这样,而是……但客户坚持己见,最后我说我只能跟译员商量一下,看看他会不会,另外他对译文也比较熟悉,找别人不见得能弄好。

结果译员表示他很忙,这基本也是预料之中的。好的译员都是需要预约的。你有什么特殊需求一开始不说,现在临时让人家配合,并不合理。

我想过自己来做,可是自己实在太忙,对这种不熟悉的领域没法预料时间,不敢轻易去尝试,光是学习阶段就要花不少时间,而且容易出错;如果做了一半没时间再找别人来做,要想前后保持一致,工作的交接和校正也会很麻烦。于是只好一开始就找人来做。

原来在网上找兼职翻译,倒没什么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因为自己对国内的翻译市场比较熟悉,之前上班的时候也曾经负责为公司招聘兼职翻译。

可这次找排版人员真让我长了见识。要么不会做(这也情有可原,毕竟客户的要求比较奇葩),要么狮子大开口(至于到底会不会做也不清楚),要价逼近甚至超过翻译价格,真把我当傻子了。

我反思,为什么那天客户提出要求,我没有坚持己见呢。一方面是因为那天人在外面,不方便打电话,回来后又忙着处理别的事,没能很好地兼顾这件事,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自己抱有侥幸心理吧,以为客户的格式要求并不见得比我们的处理方式复杂。

可问题是,客户的方式也许简单,却是我们这些做翻译的都不熟悉的方式,我无法预估时间,更不好找人来做;再者,客户的要求也不可能比我们的常规处理方式更合理。所以,该坚持的还是应该坚持,如果客户接受不了,只能请他另寻高人。这一点我需要反省,以后一是一二是二,一切按流程。

但既然一开始没反对,现在也不好拒绝。我委婉地跟客户表示,他的要求不符合常规,我找了很多人,但是都不会做,或者要价太高,是不是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其实客户到底要达到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猜测,客户一直避而不谈,也许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结果在沟通的过程中,客户要么说一些无关的话,要么没反应,也不知道是太忙还是什么。

后来正好老婆有空,她说她可以帮忙,于是就交给她了。她也试着去跟客户沟通,想知道客户想要实现什么样的效果,可还是没有结果。

最后绕了一大圈,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了,因为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至少我们认为是这样。既然客户都不能提供他想要实现的效果,我们也只能自作主张。至于价格,既然一开始没谈这块,又是朋友介绍的业务,这次也就当是帮忙的了。

譯者的母語

最近給 Coach(寇馳)包做翻譯和校對,驚訝于一個譯者翻譯的好。想必這名譯者是經常閱讀時尚雜誌,否則那類語言的轉換不至於那麼純熟和自然,因而應該是名女性吧。

第一次校對後,我也承擔了一部分翻譯,卻發現原來翻譯中的諸多錯誤和瑕疵。其實並不算太多,但相對之前的良好印象,是多了點。

可見即便是熟悉的題材,亦或是不小心,亦或是其他原因,也會出現錯誤。而且只重點看譯文卻不容易看得出來,還得親自翻譯一番才更能察覺。

不過第三次再校對一小段 Coach 的翻譯,一看便知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由於沒有那麼多細節表述,只是一些文學化和行銷類詞藻和句子,不易出錯,還是覺得翻譯的真不錯。

從前只經常見到中國翻譯們對中文語言的陌生化,這次終於進一步見證母語閱讀對翻譯的重要性。

人工翻译会被机器翻译取代吗?

让我得意而又略感尴尬的两个事实是:我是一个英语八级生,却对语法知之甚少;我做过几百万字的翻译,而且翻的不错,但我大学时语言学挂过科,直到现在我对语言学也不甚了了。我学英语更多是靠一种叫“语感”的东西,这种东西必须靠背诵和阅读来积累。相反,很多背烂语法书的同学的英语成绩却不如人意。

不管是语法还是语言学,都是专家们对几千年来人类语言规则的总结。这些总结更像是对经验的概括,而非颠扑不破的定理。因为这些总结常常只适用于特定条件,而且会随着人们语言习惯的变化而变化。所以,靠它们来学习语言基本不靠谱。

这跟学游泳、骑车和武术是一个道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口诀,但大量练习还是必不可少的。电影《黑客帝国》中,计算机能向人脑输入技能,但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那些技能背后纷繁复杂的规则只能通过练习而掌握。

而说到翻译,与传统的笔头翻译不一样,互联网时代的译者们最常使用的工具不是语法,也不是词典,而是搜索引擎。一个特别擅长使用搜索引擎的人,只要英语功底不是太差,一般的翻译都不成问题。使用搜索引擎比词典更加便捷,而且搜索引擎所能找到的语言转换规则和习惯比任何一本语法书和词典都要丰富而细致得多。

下面这篇科技报道中所说的“翻译系统”,既是学习语言的练习者,又是上文提到的“特别擅长使用搜索引擎的人”的升级版。随着这个“翻译系统”的不断练习和无限升级,它最终可能解决文章后几段所说的那些缺陷,并取代人工翻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