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句话,这就是语录。或真或假,或好或坏,由你判断。

语录78

大人们喜欢教训小孩,可是往往他们自己就是小孩的放大版,只不过他们善于掩饰,做的比较隐蔽罢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更加可恶更加龌龊。——本人

语录77

有时候你以为自己不懂,后来发觉是别人不懂。——本人

很有效的!我们也有啊!城管站大街上:炒米粉的,烙烧饼的,卖水果的,再不收摊子我们就收了!

对于有报道称日本地铁通过广播对玩手机的行人进行“点名”提醒的做法,网易网友雷东多表示。

http://d.news.163.com/article/BD544CC000014TUH

有的人交朋友利益至上,看到你人,第一个想到的是他能给我带来什么,而不是好久不见来喝一杯。这种人早点远离也好。

——孙知行

有的人你以為是在幫你,他們自以為也是在幫你,等時間長了再回頭看,其實不如不幫。不過關鍵還是自己拿好主意,慎交慎聽。

——孙知行

与医护人员交谈过程中,他的短时记忆差,很少有眼神交流。这名士兵先前有酗酒史以及抑郁和交流困难的问题。他告诉医护人员,“戒除”谷歌眼镜比戒除酒瘾“更难受”。

美军人谷歌眼镜上瘾:每天佩戴18小时 仅睡觉洗澡摘下

http://tech.ifeng.com/a/20141017/40839356_0.shtml

我们知道,心脏停止跳动后大脑就无法运作。但这个案例中,患者的自觉意识似乎在心脏停止跳动后持续了3分钟。他描述了发生在病房的所有事情,更重要的是,他听到了一台机器的两次信号声,而该机器每隔三分钟响一次。因此我们可以推断意识持续的时间。

纽约州立大学助理教授萨姆·帕尔尼亚是此次研究的牵头人,他表示自己此前认为濒死经历只是些幻觉事件,但一名男性患者给出了“非常可信”的解释,他所述的一切确确实实发生过。

这名患者是57岁的社会工作者索桑普顿,他说,在医生和护士尽力抢救他的时候,他感觉他正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在注视自己的知觉复苏过程。

http://edu.sina.com.cn/en/2014-10-10/135082570.shtml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

为什么中国地铁比国外“无趣”?地铁文化的主角是年轻人。而中国年轻人普遍生活压力大,比国外年轻人要忙碌,人类的很多发明,都是闲的时候创造的。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

http://news.sina.com.cn/s/2014-10-13/055330979519.shtml

今天,媒体多任务变得越来越常见,行业内越来越担心,这种行为将会对普通人的认知能力、社会心理健康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撒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神经系统科学家Kep Kee Loh

http://tech.qq.com/a/20140925/028853.htm

liao

为什么大脑要起飞呢?因为我们看到目前这些人,尤其这些年轻的朋友,张三和李四差不多,李四和王五一样,大家过同样的生活,有同样的兴趣,我觉得太狭窄了,唯一不同的就是,你长得比我漂亮一点,或者我比你有钱一点。我觉得真正能够表现自己的生活,就是如何使你的大脑变得非常丰富。否则的话,他只是一个漂亮的动物,他的谈吐没有特色,他的头脑没有特色,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是很无趣的。

liao

http://culture.ifeng.com/a/20140918/42016170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