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可翻译为视裁

这次俄罗斯世界杯,VAR立下汗马功劳,纠正了一些关键判罚。但对很多中国球迷来说,VAR是个新名词。

VAR的全称是Video Assistant Referee,翻译成中文是“视频助理裁判”,这个翻译显然过长,造成国内媒体在报道中直接使用英文缩写VAR,而放弃了其中文译名。 阅读更多

程式和程序

相信做过一点计算机或者其他技术类翻译的译员都考虑过,要怎么翻译Program和Application这些词,以及该怎么在翻译中区分Process和Program。

一般来说,process会译为“流程”,而program则译为“程序”,application则是“应用程序”。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流程”和“程序”可以是同义词,而且还有另一个词“procedure”,它的直译就是“程序”,却并不是“program”或“application”的那个“程序”,而更接近“流程”。 阅读更多

黄颡鱼等中国原生鱼的名称如何翻译?

这两年中国原生鱼越来越热门,原来大家都养热带鱼,但现在很多人开始着迷于原生鱼。在目前的原生鱼宠物市场上,很多原生鱼的价格已经超过普通的热带鱼,几十块钱一只乃至上百块一只都很常见。而且原生鱼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冬天不用加温。

另外,很多原来不受食客待见的小型原生鱼,也开始在餐桌上热门,比如黄颡鱼、沙塘鳢等。

那么,随着原生鱼在宠物市场和餐桌上的流行,在此过程中难免会接触到在华的外国人。在向外国人介绍原生鱼的时候,一大难题就是其名称的翻译。

就拿黄颡鱼来说,在中国是一种很常见的鱼,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称呼。比如在江苏,我们一般称之为昂刺鱼,而在湖南,则是一道有名的湘菜,称为黄鸭叫。

这些名称显然都是口语化的民间叫法,可对应的英语中,却没有这样的口语化名称。 阅读更多

英译中新造词遐想:想意

很多人喜欢在平时说中文时夹杂着一些英文,其实不一定是装逼,也可能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对应的汉语词汇。

比如商业社会中人们常说的“idea”,这个词的本意是“想法”、“点子”、“意见”乃至“创意”,这些词多多少少都可以用来解释“idea”,可就是没有一个完全对应的词。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汉语过于“博大精深”,从字面意思来看,每种翻译都对,但是在约定俗成中,这些词的用法又各有着重和偏向,所以竟不能和idea对应。

拿“创意”来说,这个词本来应该是和“idea”的用法很相近,都形容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比较独特的主意,但不同点在于,“创意”过于严肃和书面化,中国社会对“创意”的标准要求也比英语中对“idea”的高,所以一般人不敢轻易说自己有什么创意。而与之相对的是“点子”,似乎又过于口语化和不严肃了一点。 阅读更多

饭店菜名的翻译有必要“规范”吗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蚂蚁上树”竟被译为正爬树的蚂蚁 餐厅菜单现“神翻译” 看了谁敢吃?》。

看了新闻正文,是扬州某个大学的学生自发组织了一个叫做“啄木鸟”的团队,在当地走访一家餐馆时,发现了这个所谓的“神翻译”,也就是把“蚂蚁上树”翻译成了“Ants climbing trees”(正在爬树的蚂蚁),这个团队觉得很荒唐,怀疑这家饭店是用的机器翻译。

我看了这个翻译,真的不像是机器翻译,如果是机器翻译,那大概会比较生硬,翻译成“Ants climb up trees”这样的,而不太可能翻译成“Ants climbing trees”这样简洁而又充满动感的名词。

我想起十几年前去一家饭店,在菜单上第一次看到“蚂蚁上树”这个菜,吓了一跳,还点了这个菜,后来发现是所谓的“肉末粉丝”。 阅读更多

Even的译法:甚至还是乃至

前两年给某个互联网巨头做翻译校对,因为这家公司对翻译文档有着超高的质量要求,却又没有具体的标准,所以一时拿不太准。

于是在校对文档时,做了一些细致的修改。比如把“甚至”改成了“乃至”。

稿件提交后,对方高度评价了我们的翻译能力,但同时指出,我们的用语习惯和他们有偏差。

最近他们又找到我们,我翻看了上一次的项目,发现了这个改动,觉得没有必要。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