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腔也有它的合理性

刚才看到一篇有关苹果的新闻,新闻第一段引述了苹果前CEO的一段话,他说苹果“独特地融入奢侈品市场”。

按照很多人的标准,这显然就是个翻译腔,而所谓正确的翻译应该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融入奢侈品市场”。

这可能还不行,要加一个字,变成“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融入了奢侈品市场”。因为说的是已经发生的事。

至少如果你帮苹果做翻译项目的话,以我个人的经验,最后这个选项应该才是会被批准的译文——最好再用个成语,把“独特”改为“独一无二”,苹果的翻译团队就好这一口。 阅读更多

李健说成语被笑所折射的文化悲哀

前两天在微信里看到一个“搞笑”视频,说的是李健在《中国好声音》节目里说了很多成语和“文言文”,结果遭到以哈林为首港台歌手的嘲笑。

看完视频,我可以将其理解一种过分娱乐化,李健爱用成语确实有其幽默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李健用的那些成语都是非常常见的,如果这都能引起港台歌手的不解和惊呼,那也只能说明他们的文化层次太低。

就拿李健数次提到的“直抒胸臆”来说,这个成语用来描述包括歌词在内的诗词并无任何不妥,而且也并没有白话文能更好地表达同样的意思,所以又有什么好笑的呢?估计李健也是一头雾水,又无从辩解。

而更加悲哀的是,类似的现象已经弥漫很多中国人的日常,也就是明明可以用一个已有词汇简洁表达的含义,偏偏要啰里啰嗦地用白话文表达,而且还表达不好。我作为翻译,几乎每天都能遇到这样的例子。翻译们都知道,英语翻译成中文的词字数比例大约是1比1.5、1比2乃至更多,这个比例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阅读更多

翻译是一种再创作吗?

提起翻译,很多翻译圈的从业人员和一些翻译公司都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说翻译是一种再创作。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翻译嘛,就是把内容从一种语言转化为另一种语言,这里面肯定是需要创造的,因为两种语言往往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说英语和汉语,他们的语法、结构、语序、词汇各方面都很不一样。如果说翻译只是一种机械的转化,那么人工智能翻译,或者说机器翻译,早就已经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可是尽管如此,翻译真的是一种再创作吗?我看不然。

在真正的翻译实践中,翻译和创作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