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译和意译的分界线在哪?

对译员来说,直译和意译的含义不言自明,似乎没什么可解释的。如果要解释,不如从它们的英文翻译来解释,直译是Translate literally,意译是Paraphrase,反译成中文分别是“字面翻译”和“改述/释义”,两者的含义也差不多是这样,区别很明显。但在翻译实践中,这条分界线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明确。 阅读更多

国内翻译圈和书法圈的相通之处

我从没有在这里写过和书法有关的内容,但实际上我是一个重度书法爱好者,我的博客名称“知行博客”四个字就是我自己写的,这是我比较早期的书法风格,现在写的话可能又不一样了。

我原来主要都是自己单练,一来找不到合适的书法老师,二来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喜欢自己探索,毕竟公认的是王羲之笔法早就失传了,而且写字这件看似简单的事,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具体问题。

最近才加了一些书法的微信群,结果有一些惊喜,但更多的是失望。 阅读更多

自由译者需谨防网络诈骗

前几天,在职业社交媒体领英(Linkedin)上收到一条信息,对方说想找自由译者或者翻译公司,让我把个人简历或者公司简介发到他邮箱。

Linkedin翻译项目Offer

我看了一下对方的领英个人资料,发现对方是一家英国工程公司的CEO,但长着一张华人面孔。这个领英账号似乎是最近刚创立的,加了不少自由翻译,看上去都是一些资历不错的译者。 阅读更多

好翻译是苦练出来的吗

上午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开武馆的朋友发了一张监狱服刑人员的图片,并且配了一段文字,大意是说,如果让这些犯人每销售一单,就减刑半年,他们会超过任何金牌销售。

对这段文字我很无语,但是我也不便在他的朋友圈下面评论。这段文字内含的逻辑有两点:

一是只要足够努力,任何事情都能实现,也就是有志者事竟成;

二是销售并不需要什么专业技能,也不需要依托什么好产品。只要你肯拼命,就一定能卖出去东西。

是不是听着和成功学一模一样?这种内容很鼓舞人心,但也只是心灵鸡汤,喝多了容易出事。比如说你拼命的做一件事,可是一个月两个月,半年过去了,还没有任何成效,你是不是想死?

所以什么事都讲究循序渐进,而且要讲究专业的方法,另外还要讲天分。翻译也是一样。 阅读更多

自由职业者: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和完美主义情结

我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烈的人,原来没做自由职业上班的时候,尤其是在事业单位上班的时候,比较闲,没事的时候就上上网,上了一天网,感觉特别累,比工作一天还累。

后来一边上班一边做翻译兼职,反而觉得轻松一些。我感觉一个人如果好奇心太强烈,一直上网的话是会累死的。

除了好奇心,还有一种完美主义情结,也很累人。工作中追求完美无可厚非,特别是像我,做自由翻译和SEO,如果不追求完美,不注重细节,很可能出问题。翻译的问题可能还算小,SEO写错关键词,那问题可就大了,可能牵涉到几十万乃至上千万的网站利润损失。

但在工作以外,就要适当抑制这种完美主义情结,而这种情结常常是和好奇心连结在一起的。

举个栗子,我喜欢养鱼,包括在鱼缸和池塘里。没事也喜欢观察鱼。

我老家旁边有个池塘,里面没什么鱼,偶尔还会被偷电。我做自由职业,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偶尔会回老家看看。

夏天快到了,为了防蚊灭蚊,我在池塘里放了很多青鳉鱼、中国斗鱼和麦穗鱼,效果很好,这个池塘里看不到任何孑孓。但有一天我发现旁边较远的一个水沟里有很多孑孓,我只好又捞鱼放到水沟里。

有一天我查看水沟的时候,很好奇水沟连着的一个池塘里是不是也有孑孓,可是我印象中那个池塘里是有青鳉和斗鱼的,我之前还野采过。于是我更加好奇,为什么一个有鱼的池塘连着的水沟里会有孑孓?

我很想去那个池塘旁边看看,可是那意味着我要穿过几个竹子和一堆乱草,以及一个泥坑,我可能会弄脏鞋,甚至可能被蛇咬。

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个池塘有鱼,只是那些鱼不怎么来这条水沟,因为这里闭塞又有农药,所以一个有孑孓,一个没有。

我抑制了自己的好奇心和完美主义,为自己节省了时间和精力,于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否则即便我去看,即便有孑孓,我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我已经放了不少鱼到沟里了。

对于自由职业者的我来说,时间和精力尤其宝贵,比上班宝贵得多。我做自由翻译和SEO,都是在出卖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因此我的时间、精力几乎是可以和金钱划等号的。

如果我不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和方方面面的完美主义倾向,就谈不上自律,时间和精力也就在无形之中消耗殆尽,收入就会相应减少。

有人可能会问,那你一个自由职业者最近天天这么写博客,不也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吗?

这件事是这样,我已经两三年都没怎么更新博客了,我最近更新自然也有我的道理。

一个是想写,写出来对自己心态有好处;再一个写博客对我而言是一种休息,它和翻译用的是大脑的不同区域;另外,写原创的母语文字,对我也是一种语言上的训练,加强自己的语感,识别自己的语言风格,这对我做自由翻译也是有辅助作用的。

译谈0516

最近做的一个译文拿到反馈,校对的人说我翻译成“豪华大餐”是错误的,应该意译成“丰盛大餐”,还说我word-by-word不对,意下之意直译是错误的。看到这种不负责任、自以为是的评论我简直就要火冒三丈。

直译只是一种翻译方法,无所谓对错,有些句子是不适合直译,可是你说word-by-word就不对,简直荒唐。

我平时做校对,没有客观的错误都尽可能尊重原译,不会按照自己的翻译风格乱改一通。对译者而言,我认为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和翻译风格,翻译没有标准答案,很多时候无法评判哪个译文好,哪个译文不好。

记得德国汉学家顾彬说过:中国翻译者最大问题是中文功底不好。我不能赞同更多,就包括我自己,中文功底都谈不上太好。我们都需要加强。

什么叫中文功底好?中文功底好就是即便麦当劳广告中没有出现过“豪华大餐”,我们看到这四个字也不能下意识地觉得“丰盛大餐”才是正确的说法。语言应该是生动活泼的,不应该拘泥于某些固定搭配,毕竟又不是成语,如果人人都恪守成规,汉语将成为死的语言,没有发展。

我最近看到一些国际品牌的繁体和简体翻译,包括迪奥的,很不好意思地说:简体中文的翻译不如繁体中文。简体中文的语言太啰嗦太浮华,太拘泥于别人已有的说法。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繁体中文的译者把skin翻译成肌肤,这在美容化妆品里是很常见的说法,但简体中文的翻译不知从哪看来的,非要翻译成“美肌”,请问原文里有“美”吗?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添加一个“美”,不觉得很别扭吗?消费者看到这种字眼不会觉得恶心吗?既然已经是美肌为什么还要用护肤品?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国内这类译者的行为,那就是“弄巧成拙”。

译事

前段时间接了一个技术类的翻译项目,项目不大,但遇到的麻烦不少。

首先是找人,在国内,找任何领域的译员都很简单,这大概也是翻译公司们都敢说自己什么稿子都能做的“底气”所在。可问题是,我想在南京的翻译公司中出类拔萃,想打破它们的一系列陋习,想为客户负责,就不能随随便便找人来做。

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一堆译员,最终试译了大概有十几个译员,真正合格的凤毛麟角。即便是通过试译的,译文中也出现了一些低级错误,好在这种错误很少。

最终因为能找到的译员数量有限,交稿时间比预计推迟了两天,还好客户不着急。至于译文的排版,由于客户没有提出特殊要求,我们也就按照正常的处理方式进行。可谁知交稿后,客户对排版提出了一些奇怪的要求。

我从07年在南京的一家翻译公司打工到现在,也做了很多年翻译了,包括给国内外的翻译公司做翻译,基本上什么样的格式要求也都遇到过。所以,什么格式的文件如何处理,我心里都会有一套标准,当然也会因客户要求不同而提供不同选项。

可这位客户的要求实在是我闻所未闻,具体情况不表。当时他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我正在医院陪家人体检,手里拿着一堆东西,还一边带着孩子。并不是很方便说话。

回来后,我进一步了解了他的需求,当时就表示听不太懂,因为我们一般的处理方式不是这样,而是……但客户坚持己见,最后我说我只能跟译员商量一下,看看他会不会,另外他对译文也比较熟悉,找别人不见得能弄好。

结果译员表示他很忙,这基本也是预料之中的。好的译员都是需要预约的。你有什么特殊需求一开始不说,现在临时让人家配合,并不合理。

我想过自己来做,可是自己实在太忙,对这种不熟悉的领域没法预料时间,不敢轻易去尝试,光是学习阶段就要花不少时间,而且容易出错;如果做了一半没时间再找别人来做,要想前后保持一致,工作的交接和校正也会很麻烦。于是只好一开始就找人来做。

原来在网上找兼职翻译,倒没什么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因为自己对国内的翻译市场比较熟悉,之前上班的时候也曾经负责为公司招聘兼职翻译。

可这次找排版人员真让我长了见识。要么不会做(这也情有可原,毕竟客户的要求比较奇葩),要么狮子大开口(至于到底会不会做也不清楚),要价逼近甚至超过翻译价格,真把我当傻子了。

我反思,为什么那天客户提出要求,我没有坚持己见呢。一方面是因为那天人在外面,不方便打电话,回来后又忙着处理别的事,没能很好地兼顾这件事,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自己抱有侥幸心理吧,以为客户的格式要求并不见得比我们的处理方式复杂。

可问题是,客户的方式也许简单,却是我们这些做翻译的都不熟悉的方式,我无法预估时间,更不好找人来做;再者,客户的要求也不可能比我们的常规处理方式更合理。所以,该坚持的还是应该坚持,如果客户接受不了,只能请他另寻高人。这一点我需要反省,以后一是一二是二,一切按流程。

但既然一开始没反对,现在也不好拒绝。我委婉地跟客户表示,他的要求不符合常规,我找了很多人,但是都不会做,或者要价太高,是不是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其实客户到底要达到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猜测,客户一直避而不谈,也许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结果在沟通的过程中,客户要么说一些无关的话,要么没反应,也不知道是太忙还是什么。

后来正好老婆有空,她说她可以帮忙,于是就交给她了。她也试着去跟客户沟通,想知道客户想要实现什么样的效果,可还是没有结果。

最后绕了一大圈,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了,因为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至少我们认为是这样。既然客户都不能提供他想要实现的效果,我们也只能自作主张。至于价格,既然一开始没谈这块,又是朋友介绍的业务,这次也就当是帮忙的了。

譯者的母語

最近給 Coach(寇馳)包做翻譯和校對,驚訝于一個譯者翻譯的好。想必這名譯者是經常閱讀時尚雜誌,否則那類語言的轉換不至於那麼純熟和自然,因而應該是名女性吧。

第一次校對後,我也承擔了一部分翻譯,卻發現原來翻譯中的諸多錯誤和瑕疵。其實並不算太多,但相對之前的良好印象,是多了點。

可見即便是熟悉的題材,亦或是不小心,亦或是其他原因,也會出現錯誤。而且只重點看譯文卻不容易看得出來,還得親自翻譯一番才更能察覺。

不過第三次再校對一小段 Coach 的翻譯,一看便知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由於沒有那麼多細節表述,只是一些文學化和行銷類詞藻和句子,不易出錯,還是覺得翻譯的真不錯。

從前只經常見到中國翻譯們對中文語言的陌生化,這次終於進一步見證母語閱讀對翻譯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