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被低估的智永

郭沫若和一些书法爱好者相信,《兰亭集序》乃是出自王羲之七世孙智永之手,而非王羲之本人,并从笔法对比、历史背景等方面进行了充分论证,在此不多赘言。

而对于智永本人,虽然也有不少临摹者,但总体知名度不如王羲之、颜真卿、赵孟頫这样的大咖。甚至有人认为,智永的字过于中规中矩,而缺少创新。对此观点,我不敢苟同,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

一是智永用笔之精妙举世罕见。清代何绍基在《东洲草堂金石跋》对智永评价“笔笔从空中落,从空中住”可谓一针见血。其中最重要的是“笔笔从空中落”,也就是他几乎每一个起笔都纤毫毕现而且方向多变,这和兰亭序一致,非常难做到。 阅读更多

国内翻译圈和书法圈的相通之处

我从没有在这里写过和书法有关的内容,但实际上我是一个重度书法爱好者,我的博客名称“知行博客”四个字就是我自己写的,这是我比较早期的书法风格,现在写的话可能又不一样了。

我原来主要都是自己单练,一来找不到合适的书法老师,二来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喜欢自己探索,毕竟公认的是王羲之笔法早就失传了,而且写字这件看似简单的事,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具体问题。

最近才加了一些书法的微信群,结果有一些惊喜,但更多的是失望。 阅读更多

冯唐译飞鸟集诗四首书法习作

前两天写毛笔字抄了几首冯唐译的飞鸟集,发现除去少数几首包含不雅字眼的诗不说,其实译得挺好的。

比如之前看过一首飞鸟集的诗是这样的:

我今晨坐在窗前

世界如一个路人似的

停留了一会

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据说是郑振铎的版本。

而冯唐的译本是这样的:

新的一天
我坐在窗前
世界如过客
在我面前走过
停了
点头
又走了

看了很有感觉,觉得还是这个好。

郑振铎译本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废字”太多,比如最后一句“又走过去了”,其中“过去”两字纯属多余,简直不要太啰嗦,类似的字眼就连我在平时的非诗歌文本翻译中也是尽量避免的。而冯唐版的“又走了”简洁有力。

下面放出我抄的四首冯唐译本习作,献丑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