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与医护人员交谈过程中,他的短时记忆差,很少有眼神交流。这名士兵先前有酗酒史以及抑郁和交流困难的问题。他告诉医护人员,“戒除”谷歌眼镜比戒除酒瘾“更难受”。

美军人谷歌眼镜上瘾:每天佩戴18小时 仅睡觉洗澡摘下

http://tech.ifeng.com/a/20141017/40839356_0.shtml

今天,媒体多任务变得越来越常见,行业内越来越担心,这种行为将会对普通人的认知能力、社会心理健康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撒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神经系统科学家Kep Kee Loh

http://tech.qq.com/a/20140925/028853.htm

jobs

他们还没有使用过它。我们在家里会限制孩子们使用科技产品。

jobs

当比尔顿问乔布斯他的孩子们有多么喜欢iPad时,乔布斯回答说,“他们还没有使用过它。我们在家里会限制孩子们使用科技产品。”

事实上,乔布斯的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曾对比尔顿说,乔布斯的孩子们似乎“对科技产品并不上瘾”。

乔布斯很重视每天晚上与孩子们共进晚餐,他们会坐在厨房里的一个又宽又长的餐桌上,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各种书籍和历史以及其他各种话题。没有人会拿出iPad或其他电脑。

在科技行业中,还有很多CEO和高管们与乔布斯具有相同的家庭教育观点。《连线》杂志前编辑兼3D Robotics公司CEO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和Twitter CEO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会严格限制他们的孩子们使用科技产品。

http://tech.qq.com/a/20140912/002726.htm

110149647

视频游戏有可能使玩家变得暴力、社交网络有可能使用户变得孤僻,而人们对于搜索引擎的滥用则会使人们开始习惯于“浅度思索”,同时逐渐丧失了进行深度思考的能力。

110149647

牛津大学顶尖神经学家苏珊-格林菲尔德(Susan Greenfield)

小心!互联网正在使人的大脑退化

momnt

我的iPhone在很多方面改善了我的生活,我走到哪里都带着它。但有时我使用过度,眼睛和脑子开始变得不太灵敏。我玩iPhone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打发时间我也可以深呼吸,看看周围的世界。

momnt

记录花在手机上的时间的App Moment的开发者凯文·霍尔什(Kevin Holesh)

由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蒂莫西·威尔森(Timothy Wilson)领导的一项著名研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人们变得如此不适应独自静思,很多人宁愿接受温和的电击,也不想“无聊的呆着”。这项名为《静思:放飞思绪的挑战》(The challenges of the disengaged mind)的研究于7月4日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研究人员发现,当代美国人不喜欢独自静思。

科技的强大力量是抽象化,但数字技术对我们心理过程的不断干扰正在削弱我们进行抽象思考的能力。这不是杞人忧天。移动设备用户的年龄日益年轻化,这可能会无意中严重影响后代利用迅速增长的计算机功能的能力。iPad正在中学里迅速普及,但根据我个人经验来看,结果并不喜人。学生们似乎更喜欢打游戏和使用社交媒体,而不是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进行更加复杂的认知过程。

在我们思考移动技术和应用是否确实改善了我们生活的时候,这种认知因素非常重要。我们或许会想起iPhone或安卓手机使我们能够做到的那些事情,想象着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能够带来的新功能,但它们是否都能令我们变得更加快乐或者更加聪明呢?不幸的是,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实际上,想要真正用好人类集体想象力创造出来的那些奇妙产品,我们必须学会在某些时候放下它们,培养独自思考的能力。

http://www.199it.com/archives/253418.html

喜剧作家格雷厄姆-莱恩汉

我会尝试各种办法远离网络,强迫自己感到无聊,因为无聊感是写作很重要的一部分,而网络使人很难感到无聊。创作的过程中会有一段时间感到无聊并停滞不前,事实上这是一段很不舒服的时期,因为人们往往会误解认为作家遇到了瓶颈,但它其实只是漫长的创作过程中很平常的一部分。

研究发现无聊感可激发创造力

喜剧作家格雷厄姆-莱恩汉

喜剧作家格雷厄姆-莱恩汉

http://edu.163.com/14/0621/16/9V9CHB7400294MBE.html

我发觉自己是逆潮流而活,若你不能融入,便应离开。

据香港《文汇报》8日报道,89岁的英国退休教师安妮觉得现代人太沉迷现代科技,人人变成“机械人”,人际关系疏远。几经思考后,安妮认为自己不适合活在“数码时代”,最终她选择在瑞士了结性命。

据报道,安妮临终前接受访问时表示,科技令现代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缺乏人性。她不明白为何许多人把时间花在电脑或电视上,觉得自己无法适应这个“科技较人性优先”的世界,也无法接受超市内出售的大量预制食品,以及社会流行的消费主义。她说:“我发觉自己是逆潮流而活,若你不能融入,便应离开。”

89岁的安妮近年患上心脏病和肺病,然而住院经历让她害怕有天会在养老院终老,于是选择“安乐死”,她申请去瑞士接受辅助自杀,上月27日注射过量镇静剂去世。

http://news.ifeng.com/world/detail_2014_04/08/35565209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