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谈0516

最近做的一个译文拿到反馈,校对的人说我翻译成“豪华大餐”是错误的,应该意译成“丰盛大餐”,还说我word-by-word不对,意下之意直译是错误的。看到这种不负责任、自以为是的评论我简直就要火冒三丈。

直译只是一种翻译方法,无所谓对错,有些句子是不适合直译,可是你说word-by-word就不对,简直荒唐。

我平时做校对,没有客观的错误都尽可能尊重原译,不会按照自己的翻译风格乱改一通。对译者而言,我认为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和翻译风格,翻译没有标准答案,很多时候无法评判哪个译文好,哪个译文不好。

记得德国汉学家顾彬说过:中国翻译者最大问题是中文功底不好。我不能赞同更多,就包括我自己,中文功底都谈不上太好。我们都需要加强。

什么叫中文功底好?中文功底好就是即便麦当劳广告中没有出现过“豪华大餐”,我们看到这四个字也不能下意识地觉得“丰盛大餐”才是正确的说法。语言应该是生动活泼的,不应该拘泥于某些固定搭配,毕竟又不是成语,如果人人都恪守成规,汉语将成为死的语言,没有发展。

我最近看到一些国际品牌的繁体和简体翻译,包括迪奥的,很不好意思地说:简体中文的翻译不如繁体中文。简体中文的语言太啰嗦太浮华,太拘泥于别人已有的说法。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繁体中文的译者把skin翻译成肌肤,这在美容化妆品里是很常见的说法,但简体中文的翻译不知从哪看来的,非要翻译成“美肌”,请问原文里有“美”吗?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添加一个“美”,不觉得很别扭吗?消费者看到这种字眼不会觉得恶心吗?既然已经是美肌为什么还要用护肤品?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国内这类译者的行为,那就是“弄巧成拙”。

译事

前段时间接了一个技术类的翻译项目,项目不大,但遇到的麻烦不少。

首先是找人,在国内,找任何领域的译员都很简单,这大概也是翻译公司们都敢说自己什么稿子都能做的“底气”所在。可问题是,我想在南京的翻译公司中出类拔萃,想打破它们的一系列陋习,想为客户负责,就不能随随便便找人来做。

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一堆译员,最终试译了大概有十几个译员,真正合格的凤毛麟角。即便是通过试译的,译文中也出现了一些低级错误,好在这种错误很少。

最终因为能找到的译员数量有限,交稿时间比预计推迟了两天,还好客户不着急。至于译文的排版,由于客户没有提出特殊要求,我们也就按照正常的处理方式进行。可谁知交稿后,客户对排版提出了一些奇怪的要求。

我从07年在南京的一家翻译公司打工到现在,也做了很多年翻译了,包括给国内外的翻译公司做翻译,基本上什么样的格式要求也都遇到过。所以,什么格式的文件如何处理,我心里都会有一套标准,当然也会因客户要求不同而提供不同选项。

可这位客户的要求实在是我闻所未闻,具体情况不表。当时他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我正在医院陪家人体检,手里拿着一堆东西,还一边带着孩子。并不是很方便说话。

回来后,我进一步了解了他的需求,当时就表示听不太懂,因为我们一般的处理方式不是这样,而是……但客户坚持己见,最后我说我只能跟译员商量一下,看看他会不会,另外他对译文也比较熟悉,找别人不见得能弄好。

结果译员表示他很忙,这基本也是预料之中的。好的译员都是需要预约的。你有什么特殊需求一开始不说,现在临时让人家配合,并不合理。

我想过自己来做,可是自己实在太忙,对这种不熟悉的领域没法预料时间,不敢轻易去尝试,光是学习阶段就要花不少时间,而且容易出错;如果做了一半没时间再找别人来做,要想前后保持一致,工作的交接和校正也会很麻烦。于是只好一开始就找人来做。

原来在网上找兼职翻译,倒没什么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因为自己对国内的翻译市场比较熟悉,之前上班的时候也曾经负责为公司招聘兼职翻译。

可这次找排版人员真让我长了见识。要么不会做(这也情有可原,毕竟客户的要求比较奇葩),要么狮子大开口(至于到底会不会做也不清楚),要价逼近甚至超过翻译价格,真把我当傻子了。

我反思,为什么那天客户提出要求,我没有坚持己见呢。一方面是因为那天人在外面,不方便打电话,回来后又忙着处理别的事,没能很好地兼顾这件事,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自己抱有侥幸心理吧,以为客户的格式要求并不见得比我们的处理方式复杂。

可问题是,客户的方式也许简单,却是我们这些做翻译的都不熟悉的方式,我无法预估时间,更不好找人来做;再者,客户的要求也不可能比我们的常规处理方式更合理。所以,该坚持的还是应该坚持,如果客户接受不了,只能请他另寻高人。这一点我需要反省,以后一是一二是二,一切按流程。

但既然一开始没反对,现在也不好拒绝。我委婉地跟客户表示,他的要求不符合常规,我找了很多人,但是都不会做,或者要价太高,是不是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其实客户到底要达到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猜测,客户一直避而不谈,也许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结果在沟通的过程中,客户要么说一些无关的话,要么没反应,也不知道是太忙还是什么。

后来正好老婆有空,她说她可以帮忙,于是就交给她了。她也试着去跟客户沟通,想知道客户想要实现什么样的效果,可还是没有结果。

最后绕了一大圈,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了,因为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至少我们认为是这样。既然客户都不能提供他想要实现的效果,我们也只能自作主张。至于价格,既然一开始没谈这块,又是朋友介绍的业务,这次也就当是帮忙的了。

我们现在有很好的软件,你说一句中文,然后手机会把它翻译成英文说出来,这对我们一些不懂英文的人是非常有用、非常解决问题的。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速度还是慢了一点,我说一句话,要等一下,因为它要传回去到后台去处理。有了4G,从理论上来讲,完全可以大大地加快这个速度。如果我们确定目标的话,可以做到基本跟同声传译的速度差不多。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如果做同声传译的失业了,那我们太高兴了。

王建宙

王建宙

原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4G或致同声传译业消失

http://tech.sina.com.cn/t/4g/2013-12-20/15039026077.shtml

在曼德拉追悼大会上做手语翻译的这名男子只是在打手势,但其打出的手势并没有意义。

假冒翻译

假冒翻译

据美联社11日报道,南非聋人联合会(Deaf Federation of South Africa)表示,10日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追悼大会上进行手语翻译的男子是一名“冒牌”翻译。

南非聋人联合会官员布鲁诺(Bruno Druchen)表示,在曼德拉追悼大会上做手语翻译的这名男子只是在打手势,但其打出的手势并没有意义。

南非议会成员威尔玛(Wilma Newhoudt)也表示,该名男子用手和胳膊做出的动作不能表达意思。布鲁诺和威尔玛都是聋人,美联社在翻译的帮助下完成了采访。

美联社还就曼德拉追悼大会手语翻译系“假冒”一事询问了南非政府,南非政府表示,他们正在准备一份声明。

当地时间10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官方追悼大会在南非FNB体育场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等国际政要出席了大会,并在会上致辞。

在当天的追悼大会上,这名“假冒”手语翻译曾在奥巴马等政要致辞时,在他们身边进行“翻译”。

中新网

人工翻译会被机器翻译取代吗?

让我得意而又略感尴尬的两个事实是:我是一个英语八级生,却对语法知之甚少;我做过几百万字的翻译,而且翻的不错,但我大学时语言学挂过科,直到现在我对语言学也不甚了了。我学英语更多是靠一种叫“语感”的东西,这种东西必须靠背诵和阅读来积累。相反,很多背烂语法书的同学的英语成绩却不如人意。

不管是语法还是语言学,都是专家们对几千年来人类语言规则的总结。这些总结更像是对经验的概括,而非颠扑不破的定理。因为这些总结常常只适用于特定条件,而且会随着人们语言习惯的变化而变化。所以,靠它们来学习语言基本不靠谱。

这跟学游泳、骑车和武术是一个道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口诀,但大量练习还是必不可少的。电影《黑客帝国》中,计算机能向人脑输入技能,但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那些技能背后纷繁复杂的规则只能通过练习而掌握。

而说到翻译,与传统的笔头翻译不一样,互联网时代的译者们最常使用的工具不是语法,也不是词典,而是搜索引擎。一个特别擅长使用搜索引擎的人,只要英语功底不是太差,一般的翻译都不成问题。使用搜索引擎比词典更加便捷,而且搜索引擎所能找到的语言转换规则和习惯比任何一本语法书和词典都要丰富而细致得多。

下面这篇科技报道中所说的“翻译系统”,既是学习语言的练习者,又是上文提到的“特别擅长使用搜索引擎的人”的升级版。随着这个“翻译系统”的不断练习和无限升级,它最终可能解决文章后几段所说的那些缺陷,并取代人工翻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