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可以假设,未来也可以。假设是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重要力量。

文章

特金会谈些什么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特:金主席很高兴见到你!

金:Me too!

特:既然你英语说的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让这些翻译出去呢?

金:我小时候是去国外留过学,但是我的英语已经退化得很厉害了。

特:我是很认真地提出这个建议,因为你看,我们不远万里跑过来见面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越过那些层层级级,亲自见个面,说些真心话。但是翻译在场,还是一道不必要的阻隔。而且翻译有可能泄密,可这又不是古时候,我们总不能把他们都处死。

(美国译员偷笑)

金:我能理解您的看法。但如果您觉得有必要的话,(指了指朝方译员)我可以对他做到那一点。

特:Oh, shit!你是在嘲笑我没有你的权力大吗?告诉你,我们的核弹分分钟就能灭了你的国家。

金:你是在威胁我吗?我的火炮分分钟就能让几万驻韩美军变成炮灰。

特:Oh,这是个不小的进步,你居然没提核弹,很有自知之明。

金:核弹是用来对付你们美国本土的!

特:你试试!

金:你以为我不敢?我一向说到做到!

特:Fxck!

金:你说什么!Fxck you!

特: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金:你个糟老头子牛逼什么,一脚踹死你!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保安冲进来将其分开……谈崩了……)

记者见面会:

特:我们谈的很好,充分表达了各自立场

金:同意

朴树这首歌就像写吸毒

ps

最近朴树发了新专辑,看它那么热门,我就看了看以往专辑的热度,发现评论都很低。顺便回味了一下以前的音乐。

然后就看到这首《苏珊的舞鞋》,这首歌我很熟悉,基本会唱,但好几年都没听了。很奇怪,朴树的很多歌就是这样,听的时候觉得很好,但是不听了常常也就忘了。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的一些歌的曲调有点类似,歌词又是出了名的抽象缥缈,所以在口水歌大军的攻势下,容易被暂时遗忘。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对这首《苏珊的舞鞋》也并没有太特别的印象,更没有去解读它的歌词。

不过这次回头看,发现这首歌的歌词和编曲好诡异。欣赏一下:

苏珊有双神给的舞鞋

能带她离开倦怠世界

像根烟

那天是个多云的夜晚

她吻了我便飞上了天

honey, goodbye

oh 这夜晚好美

oh 真的让我想流泪

mn…纵身一跃

再见呀虚浮之海

mn…甜美深渊

这是爱我的王国 sure

苏珊这是你等待已久的舞会

趁今夜深蓝温柔如水

头也不回

oh 这夜晚好美

oh 真的让我想流泪

mn…纵身一跃

迷失在冥之海

mn…甜美深渊

这是爱我的王国 sure

mn…纵身一跃

舞会持续到永远

mn…每次摔碎

我依然想飞得更高些

苏珊有双神给的舞鞋

她吻了我便飞上了天

honey,goodbye

我想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觉得这是在描写吸毒的感觉的。每一句歌词都像是吸毒。当然这也只能是猜测,这首歌还是很美的,不管它到底是不是在写吸毒。

另外新歌《The fear in my heart》里的这一段也有嫌疑:

从不曾犯错的
无聊的人生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后来出于好奇心,在百度搜了一下,发现有关“朴树吸毒”乃至他的老婆“吴晓敏吸毒”八卦和臆测也有一些。当然更多是怀疑,觉得朴树怎么这么瘦,这么憔悴,难不成是吸毒了?

如果朴树吸大麻,也并不奇怪,不是说吸大麻没什么,但是中国的娱乐圈、音乐圈,吸大麻似乎还是比较普遍。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家伙情绪不太稳定,易怒(听了新专辑的后期勃然大怒)。

但愿朴树也就是出于好奇吸两口,可千万别吸上冰毒,那可就戒不了了。

前两年这家伙上电视说自己缺钱,尼玛不会是吸毒吸的吧。

但愿我想多了。

朴树,何不学学窦唯

这两天天气热,有点心浮气躁的。正好听着朴树朴师傅的新专辑《猎户星座》,感觉不错。

前面博文提到,我听第二遍感觉好多了,确实如此,有几首歌还是很喜欢的,比如《空帆船》和《Never knows tomorrow》。新专辑同样很自我,但这方面似乎比之前的两个专辑好那么一点。

由于心情有些发燥,工作之余就了解了一下朴树和他的新专辑的一些背景资料。这才知道朴树对他新专辑的后期制作有些不满。

作为非专业音乐爱好者,咱也听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好了,但我猜测是不是配乐声音有点太高呢?我用笔记本外放的时候,几乎快要听不到朴树的声音了,而其他歌曲则似乎没有这样的问题。

不过拖了这么多年新专辑才出来,这完美主义也真是没谁了。我也是个完美主义者,做翻译和校对的时候一个标点一个空格都绝不放过,为了一个字纠结半天,但为了工作、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有些东西还是只能得过且过,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计较。

朴大爷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想当年也是说退学就退学,想来从小到大都是生活无忧,所以可以把完美主义演绎的很极致。

我又看到一篇报道里说什么朴树10年都没有出去旅游过。这个我不太信,但如果是真的,那他这状态恐怕也真够糟糕的了。

朴树在新专辑创作过程自述(见其微博)里提到,新歌创作好之后,有一阶段对这些歌曲彻底失去兴趣。我能理解这种情绪,就像我写博客,写完后如果不立即发布,过几天很可能就不想再发了。

不过14年的厚积薄发,11首歌,全部失去兴趣。这恐怕就不单单是完美主义能够解释的了。恐怕朴师傅这抑郁症还是没彻底好啊。

这两天顺带了解的一些其他事实也让我有些大跌眼镜,朴树在自己的微博和某个颁奖礼上先后大肆抨击国内娱乐圈/音乐圈现状,说别人的都是屎/垃圾,“电视上的明星们让人作呕”。很多朴树的歌迷都有点看不下去,觉得这家伙有点太口直心快了。

我觉得这事确实是体现出这位音乐人才不成熟的一面,我也曾经在网上和现实中骂别人做的东西是垃圾,比如屡次批评有些知名博客只是沽名钓誉,内容都是垃圾;可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公开发表这种言论是否还是缺少了一点修养呢?

就连以苛刻和偏执出名的乔布斯,恐怕也就是私下里骂骂员工,好像从来没见他公开骂谁是狗屎。

也难怪高晓松字里行间都在影射朴大爷太矫情:

20年前你来找我卖歌,我说你唱这么好何不我们投资给你出唱片?你说你要卖歌攒钱本身做,因为音乐圈都是傻逼。后来我们为你成立麦田音乐,带你来这个喜忧参半的圈子。20年人来人往,你还在,不是因为你爱这圈子,是因为这圈子爱你。既然生如夏花,就不怕秋风凛冽,竹林是为弱者备的。期待新专辑。

当然这段话说的很隐晦,网上有解读,我觉得还是很靠谱的:

20年前你来找我卖歌,我说你唱这么好何不我们投资给你出唱片?
——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没人逼你。

你说你要卖歌攒钱自己做,因为音乐圈都是傻逼。
——你挣我们的钱,还说我们傻逼。

后来我们为你成立麦田音乐,带你来这个喜忧参半的圈子。
——傻逼们为你付出的并不少,麦田就是为你成立的。

20年人来人往,你还在,不是因为你爱这圈子,是因为这圈子爱你。
——不是你红的久,是我们捧的久,我们不爱你的话,你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既然生如夏花,就不怕秋风凛冽,竹林是为弱者备的。
——作为从业者,不要矫情,不干了就清净了,但是不干你赚不着钱。

期待新专辑。
——请用作品说话,呵呵。

想起2003年大一或者更早的时候买了朴树的《我去2000》,那时候懵懵懂懂,觉得朴树的旋律和歌词都很美,有些歌词也很批判,别的可能没听出什么来。后来过了几年,才更深地理解其中的含义和隐含的嘲讽,原来人朴树那时候就已经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其实现在一查,人家是73年出生,比我大了12岁,不比你成熟才怪,原来还以为是同龄人。

不过现在再来看朴树现实中的这些言行,感觉像是没长大似的。

……

说句题外话,那时除了韩寒在书里赞美朴树,我在现实中没见过有谁听朴树的,网络上也很少看到这方面的痕迹——除了媒体报道——不过当年没有“网易云音乐”,咱也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听朴树,反正我也算是朴树的资深粉丝了。

最近看朴树以前专辑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绝大多数歌的评论也都很少,远远不如新专辑。所以朴树近年的热门一可能来自于《后会无期》,二可能也是文青群体的壮大。但是媒体附会说朴树当年的歌有多火,可是我从来没在街上听到有商店放朴树的歌。

……

新专辑《猎户星座》里有一首没有名字没有歌词的歌曲,让我也让一些网友想到窦唯。窦唯当年也很迷茫和痛苦,后来独辟蹊径,走上了现在的道路。歌虽然不热门,但很好听,同样也是没有歌词,一开始有人声,现在连人声都没了,可是我特别喜欢,反而觉得有人声有时是一种干扰,一种糟粕。

外界以为人家落魄,但据窦唯自己在采访中讲,他自打转变音乐风格后,才感觉自己走上正轨了,换句话说,人家现在过得很开心,发专辑也很开心,也不在乎你外界的看法。

在这方面,朴树跟窦唯还是有差距的,不够自由,不够随性。

既然朴大爷10几年才出一个新专辑,出来了又不满意,恐怕真的是跟当年的窦唯一样,走了一条不适合自己的路。

建议朴大爷向前辈窦唯学习,早日转型,开心生活,开心工作。

那天我找到了紫金山的YD,从此爱上这座山

一天以后的晚上,我的身体还懒洋洋的,不知道是还沉浸在前一天的冒险中,还是没有从略微地体力透支中恢复过来。

外面正下着小雨,而我当时似乎并不知道。我正在审阅一个译稿,耳机里播放着“雨的印记”。这首曲子我已经很熟悉,却从来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这时我的好奇心被前所未有地激起,这一定是一个非常热爱和理解生活的人,我的这一直觉连我自己都已经解释不清。

我看了下这首钢琴曲的名字——Kiss the Rain(雨的印记)。嗯,没有让我失望。

我再百度了一下这首曲子,令我惊讶的是这是一个年轻的韩国钢琴家作的曲,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好奇心……

也许是同样的一个雨夜,也许是同样的忙碌后的一点放松,疲惫后的一点温暖,看着天上的星星,曲子就在指间流出。

在N年以后的又一个雨夜,一个听者被它感动,他泥泞的鞋上还留着雨的印记。

那天下午,我只是想去紫金山上弄些红土,我骑着车转到山后,来到我的目的地。等我拿到想要的东西,天色已经快晚。

由于是一个人,我没有负担,我不想走回头路,于是我决定了,继续向前,尽管我知道要翻越一座山。

沿着后来我才知道“容易发生滑坡”的布满石子的上坡路,我一路骑一路推,等我终于找到下山路时,夜色已经弥漫,山中大雾升起。

但找到下山路的我已经不把这些放在眼里,我兴奋地骑上车,一路蜿蜒下山……

终于骑到有人迹的地方,人越来越多,有情侣,有单独跑步的女孩。看了看就快没电的手机,我想,即便我有什么事,也不愁没有人帮我了,何况这时候还能有什么事。

我到了山脚,这地方应该离YD不远。

不过,我现在的任务是拿着我的东西赶紧回家。至于YD,改天再访。

这是一次充满着意外的旅程,始于YD,终于“景区出口”。

YD这个名字是我后来才想起的,看看地图,真的就是。

至于YD本身,我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要说什么。也许那感觉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更何况很多人都知道这条小道,也许在他们眼里,那只是条普通的小道,可是对于那天的我来说,意义非凡,无比美丽。

也许只有等你自己寻见,才能懂得它的独特魅力。

原载于“南京骑行”(njqixing)公众号。

二维码图片

寻找小猪

我买到一头小猪,长方体的,也就是屁股和脑子都是扁的。我把它放在我在学校的住所里,后来我去上课和考试的时候,我住的地方被D挪给中学生用。

下课后,我回到原来的地方找那只小猪,可是它不见了。我在马路上问一个中年人,他说小猪可能上街了。我说怎么会上街呢?他用手比划着说:“这是小写的d,但是如果它变成大写,就是这个形状——D。事物是会随时变化的。”我说“好吧,我懂了。”

这个时候一个多年未见的高中女同学看到我,拉我到路旁的一个大排档吃饭。她说她很喜欢吃烤羊腿、臭豆腐等等。她点了这些菜和我一起吃,边吃边聊我们认识的人的八卦。

后来又陆续来了两个学生,蹭我们的桌子,但不好意思吃我们的菜。

穿越时空

这时我突然看到我自己在路上找小猪,我急忙走近,大喊了一声“喂”,那个我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消失了,几乎在同时我脑子里嗡地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几秒钟后我醒过来,走回饭桌,跟同学说,我看到另一个自己,我回去后就能回想起从他的角度看现在的我的感觉。

后来又来了一个小伙,说话有苏北口音,让我们一起吃他的菜。我同学问他是哪儿人。他说自己是“X宁“的。我说“你是辽宁的?”他说“不是,是X宁,在江苏。”我告诉他“我是江苏淮安的”,还问他们“江苏的大学里是不是大部分都是江苏人?”他们说是。我说我在山东上学,大部分都是北方人。

我同学继续聊着八卦,聊她的同学们和她自己的感情史。

中国不承认印方所谓实际控制线,将向巴基斯坦大规模出售先进武器

近日印度媒体连续报道中国军队“入侵”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消息,还配以多幅解放军营地的照片。一向不明事理的中国媒体也纷纷转述印度媒体的报道。但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淡定回应:中国军队“没有越过实控线一步”。

中印边境态势

乍一听,华春莹像是说谎了。但仔细分析,这句话并没有对与错。“实际控制线”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就像钓鱼岛,本来媒体都说它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可是日本在钓鱼岛驻军了吗?没有!那怎么就叫“实际控制”呢?如今中国也派海监船过去巡逻,于是钓鱼岛很快就变成了媒体口中的“共同管制”。

再回来说中印边境争议地区,既然中国军队前进了十公里,并且安营扎寨。那么,中国的实际控制线也就到了军队营地的位置。所以,中国军队当然是没有越过实际控制线的。 阅读更多

锤子:罗永浩拷问手机的本质(二)

罗永浩锤子手机宣传语

很抱歉,在老罗的锤子发布会之前,因为忙,只来得及写了,没有写二。以下是牌巴子得到的第二则情报:

罗永浩发挥当年狂背GRE词汇的死磕精神,让手下列了一张表,涵盖当前智能手机的一切指令和功能,包括发短信、打电话这样最基本的功能。对手机进行地毯式排查,力求重新定义每一项功能。

并让手下每人想出一个以上创意,如被采用,则重奖。

罗深知中国人喜新厌旧的毛病,所以他明知锤子并无太大创新,但深信只要比其他手机好那么一点点,就有戏。 阅读更多

老罗手机

锤子:罗永浩拷问手机的本质(一)

老罗手机

罗永浩决心震撼全地球,毫秒杀小米的MIUI,别担心,他是有底气的。据牌巴子得到的情报,罗在主导设计锤子的过程中,直接拷问了手机的本质。

首先,

罗永浩问程序猿:手机是用来干嘛的?

程序猿:打电话、发短信、玩App…

罗胖子:好的,我们要给用户最便捷的体验。那么,最方便的打电话和发短信的方式是什么?

程序猿:过去是要用手按键,现在是触摸。 阅读更多

诺基亚CEO:我想坦白一件事

说实话,上次那封信的标题我不是很满意,为什么只显示我的头衔“诺基亚CEO”,而不是我的姓名“史蒂芬 埃洛普”?要知道我写的原文标题是“来自埃洛普的一封信”,而那封译文信件只在文章最后才提到我叫“埃洛普”。我首先是埃洛普,然后才是诺基亚CEO!

这件事我问了牌巴子。

他说,作为一名资深翻译,他深知一定要考虑到译稿读者的知识背景。

“然后呢?”

“实际上,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诺基亚CEO是谁。”

这让我很惊讶,我说:“据我所知,14亿中国人里百分之二百都知道诺基亚。”

“然后呢?”牌巴子问。 阅读更多

马云:I’ll Be Back!

和诺基亚CEO一样,马云也说了一句”I‘ll be back”。不过马云将要离开的不是牌巴子的牢骚,而是阿里巴巴。

马云太极大师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