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某日日记:移动互联网未来一瞥!

我叫牌巴子,最近我越来越离不开一款叫做“胶布”的App,它几乎主导了我的所有生活,包括工作、出行和休闲的时间。它告诉我最近有哪些新潮的App,包括一些很有吸引力的手机游戏,最近哪个作家又出了一本什么书,最近哪个朋友要结婚了,等等。

见鬼,它给我出的主意总是能让人满意,其实秘密在于它对我那是相当了解,能根据我不经意间输出的任何信息进行总结和归纳,并据此提供建议,所以我已经对它形成了严重的依赖。想摆脱都摆脱不了。这也不能怪它,人家名字就叫“胶布”,摆明了很粘人,是你自己要往火坑里跳。而它,也依靠这种小秘书式的服务赚了个钵满盆盈。想知道是哪家公司做的它?

想想现在是什么时代,大数据!所以,是百度!作为搜索引擎,百度的爬虫无处不在,掌握着全中国最庞大的数据。昨晚我甚至亲眼看到它的一只爬虫在我的个人博客上爬来爬去。后来我的“胶布”说它最近来得太频繁,影响我网站的访问速度,就把它赶走了。

几年前百度大张旗鼓进入移动互联网,却愣是找不着头绪。如今,靠这款“胶布”,它已经从过去总是抄袭谷歌的山寨大王变成了引领世界潮流的创新明星。

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胶布”还能变身美女,陪我玩游戏。不要想歪了,我们玩的都是健康的游戏。而且,通过这些游戏,我还能学到不少知识,不断提升自己。比如,最近我们在下围棋,当然这种围棋经过了“胶布”的改良,更有趣味,而且“胶布”还能根据我的个人信息调整自己的围棋下法,力求对我的智商进行最有效率的提高。

“胶布”还很幽默。比如,昨天告诉我南京空气质量将会下降时,还给我推荐了《愤怒的小鸟天朝版》中绿猪们戴的口罩,告诉我用哪个App买这种口罩最便宜,我们还顺便一起比试了一下“抛鸟”的技术。就这样,我早已经分不清哪个是一般的App,哪个是手机游戏了。

想当年,手机游戏开发商们把屌丝们看作是最大的消费群体,屌丝们总是愿意玩简单的游戏,还很愿意掏钱。如今,很多屌丝们已经成长为精英,即便是新一代的屌丝,也很难再对那些休闲小游戏产生什么兴趣了。大家都想干点有价值有意思的事。所以,“寓教于乐”成为全世界游戏开发商的共同目标。

前两年,百度就发布了能够促进人们运动的手机游戏,这款游戏在中国非常热门,不过其实是抄袭谷歌的Ingress。上面说到百度已经摆脱了山寨大王的身份,可见其实不完全是这样。

由于谷歌早已退出了中国,用户数量大减,也就没有数据上的优势,加上中国的环境显然更适合本土互联网公司生存,所以谷歌的“Ingress”硬是没能找到进入中国的Ingress。

不过不要紧,还有百度。百度发布了这款叫做“进入”的游戏。没错,连名字都是抄来的!

这不,昨天我的一个朋友通过一个读书会性质的App知道国外某著名作家除了一本新书,我的朋友还没来得及跟我推荐,我的“胶布”已经通过我朋友的“胶布”得到了这一信息,通过比对我过去的读书品味,认为这本书很适合我,于是就推荐给了我。

我确实喜欢这本新书,正愁是要去实体书店买书,还是去电子商城买。“胶布”又跟我说,据小道消息,明天在某某书城,可能会出现用来抵抗邪恶外星人的“倚天剑”,至少会有铸造这类剑的材料可以收集。很多玩家都已经准备排队去寻找了。

顺便说一下,当然没有什么邪恶外星人和“倚天剑“,这些都是百度手机游戏“进入”中的东西。但是说实话,现在还能像我一样分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人不多了。

我决定第二天一早便前往这个书店,没准我能靠这一次收集到的材料打造我梦寐以求的“倚天剑”,如果运气足够好,说不定能直接拿到这把剑,在将来的混战中消灭外星人,成为拯救地球的英雄。

“胶布”还顺便透露给我一个消息:我想要的那本书正在那个书城促销。如果不是它提起,我差点忘了书的事。既然有促销,那岂不是更好!我打算顺便买下!

牌巴子原创,原文地址:http://www.sunyansong.com/mobile-internet-life-2016/,转载请注明。

为了用户和投资,罗永浩扯了很多蛋

据说当年老罗语录很火的时候,有人建议罗永浩去说相声,罗用他一贯的自信口气说:你不能因为一个教书的顺带秒杀了郭德纲,就非要逼他去说相声。

可是,事实上,老罗的语录比他的英语教学更有名,有人甚至认为其实老罗一直就是在干他做传销的老行当。

出于好奇心,我也看过老罗的演讲,是很幽默,可是看完就什么都忘了,还是扯淡居多,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花钱去看。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尽管老罗的经历很励志,可是花一个下午听他扯淡真有点不值得。

这次锤子发布会,可以想见,老罗还是发挥他瞎扯淡的特长。如果把现场观众的蛋连起来,老罗在两个多小时的发布会里早就扯完了。 阅读更多

锤子:罗永浩拷问手机的本质(二)

罗永浩锤子手机宣传语

很抱歉,在老罗的锤子发布会之前,因为忙,只来得及写了,没有写二。以下是牌巴子得到的第二则情报:

罗永浩发挥当年狂背GRE词汇的死磕精神,让手下列了一张表,涵盖当前智能手机的一切指令和功能,包括发短信、打电话这样最基本的功能。对手机进行地毯式排查,力求重新定义每一项功能。

并让手下每人想出一个以上创意,如被采用,则重奖。

罗深知中国人喜新厌旧的毛病,所以他明知锤子并无太大创新,但深信只要比其他手机好那么一点点,就有戏。 阅读更多

多人博客文章标签 规划不好会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和SEO

单个人维护博客时,文章标签不能成为问题。除非你记忆力很差,否则总不至于同时使用公司博客和企业博客这两个词作为标签吧。但如果是多个人同时维护一个博客,文章标签就成为一个问题。

最近我就发现公司的wordpress博客的标签已经越来越混乱。往往同一个标签可以用好几个词表达,而每一个编辑用的词又都不一样。结果导致那些最应该成为常用标签的只能是最不常用标签。这时,制作一张常用关键词对照表发放给各位编辑已经变得很有必要。

先不说标签混乱这种情况对博客seo是好是坏,首先标签的混乱极其不利于用户体验。网站访客点击看上去很常见的标签,结果只能找到一两篇文章,肯定会想这叫什么网站。牌巴子发现有个别网站使用站内搜索的结果页面取代标签页面,这种方法似乎免去了填标签的麻烦,但不知道SEO效果如何,我没有研究过,我们还是别玩另类了。 阅读更多

百度美拍本应请留几手看看,除非它要的只是用户数据

百度美拍这个产品是破空而来的一朵奇葩,相信不少互联网大佬看了也会发懵。这叫什么啊!简直不伦不类。如果非要给它加一个分类,或许叫骚女数据库比较合适。就是一帮喜欢搔首弄姿、勾引男人的女人闲的没事,拍几张露骨的照片,然后发到这个App里,偶尔还录几句肉麻的话,引起屌丝们内心一阵悸动,然后再抬高自己,装作女神,欣赏屌丝们望梅止渴的鸡冻心情。插入我跟百度产品技术支持微博的对话:

百度产品微博评论 阅读更多

老罗手机

锤子:罗永浩拷问手机的本质(一)

老罗手机

罗永浩决心震撼全地球,毫秒杀小米的MIUI,别担心,他是有底气的。据牌巴子得到的情报,罗在主导设计锤子的过程中,直接拷问了手机的本质。

首先,

罗永浩问程序猿:手机是用来干嘛的?

程序猿:打电话、发短信、玩App…

罗胖子:好的,我们要给用户最便捷的体验。那么,最方便的打电话和发短信的方式是什么?

程序猿:过去是要用手按键,现在是触摸。 阅读更多

Win7、Win8不能用Wamp5,需要从国外网站下载WampServer

需要用Wamp5本地服务器测试网站的童鞋注意了,如果你用Win7和Win8系统,而非Win XP,就需要安装2012年的新版WampServer(Version 2.2e),Wamp5是用不了的。

不过国内网站似乎还找不到可以下载WampServer的地方,我在非凡软件站下了一个WampServer,但是根本不能用。

最终牌巴子是在一个国外的下载站才找到了这个软件。如果你的系统是64位,这是下载地址,否则是这里

WampServer的使用方法与Wamp5基本相同,只是需要更改一个东西才能打开数据库管理工具phpadmin, 阅读更多

我最喜爱的春晚

春节就要来了,说起春晚,我最想看的不是央视,不是芒果台的,不是江苏卫视的,也不是老单位的,而是很多人从来都没看过的一种晚会。

春晚是给全国人民看的,那就免不了俗,所以赵本山他们在春晚的小品有点俗,但一直也很受欢迎。而我要说的这个晚会的俗比赵本山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我喜欢它却并不是因为它俗。

今年赵本山的小品因为涉及到“洗浴中心”而被毙了,连“洗浴中心”都不能提,可见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是有很多忌讳的东西的,也许多到我们无法想象。

当无数的忌讳捆绑住春晚节目创作者的头脑,就难以诞生能够真正引起共鸣的作品;而当无数被捆了手脚的节目不停被灌输给广大屁民,屁民会分化为重度被洗脑者以及抵触者。前者被各种“主旋律”和“正能量”灌脑而不自知,轻则犯二,重则与社会现实脱节;而后者干脆选择不看央视春晚,或者带着不屑的态度去看。 阅读更多

云云搜索试用感受

最近经常用云云搜索,这个搜索引擎基本能满足我的需求。但是在几个方面还是存在不足,让我不得不再去求助百度和谷歌。从这些方面也能看得出来百度自身产品内容的积累对搜索的重要性。

首先是缺少百科,最近因工作需要查了很多名词,但是云云搜索里经常显示不出百科知识,偶尔会在第五名左右的位置显示百度百科的内容,这样很不方便。使用百度查名词时,百度百科经常位列第一,很容易就能看到。而使用谷歌时,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都经常出现。 阅读更多

A small gallery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 dolor. Aenean massa.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bus et magnis dis parturient montes, nascetur ridiculus mus. Donec quam felis, ultricies nec, pellentesque eu, pretium quis, sem.

  • Nulla consequat massa quis enim.
  • Donec pede justo, fringilla vel, aliquet nec, vulputate eget, arcu.
  • In enim justo, rhoncus ut, imperdiet a, venenatis vitae, justo.
  • Nullam dictum felis eu pede mollis pretium. Integer tincidunt. Cras dapibus. Vivamus elementum semper nisi.

Aenean vulputate eleifend tellus. Aenean leo ligula, porttitor eu, consequat vitae, eleifend ac, enim.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