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诺基亚CEO的秘密来信

几天前莫名其妙接受了一个西班牙媒体的采访,对方说自己是西班牙目前最火的媒体。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让我在西班牙的一个搜索引擎里搜:“西班牙最火的媒体”。果真,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他们。于是,我欣然接受了采访。我想,至少,这能帮助我们在西班牙打开市场。

为了像中国人一样庆祝新年,我准备打一个红色领带。可是我的芬兰下属提醒我:不要这样做,西班牙的斗牛可是很厉害的!所以,他们从来不在西班牙推销红色手机。

我问:“真的吗,连红色手机也不行?”

“原来我们也不知道,但后来iPhone在西班牙的走红似乎暗示了这一点。”

我倒吸一口冷气:尼玛,我是在跟一帮蠢货一起工作。我坚持打上了红色领带。 阅读更多

游戏真的会改变世界?

最近几天看到两篇文章都和一本叫《游戏改变世界》的书有关。这本书是国外一个游戏业内人士写的新书,大意是说游戏将会深入未来每个人的生活,并对世界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那两篇文章的作者也都是游戏行业人士,在文章中总结了这本书的观点,基本是赞同的立场。其实正如书中所说,游戏在一般人的脑子里并没有一个好的印象,在中文和英文里,游戏都是玩世不恭、不认真的代名词。而在这本书里,作者却声称游戏有着重大的积极的现实意义,未来的游戏设计师甚至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笔者买了这本书,还没来得及看很多,只看了几页。不得不说作者很用心,从几千年前的史书里寻找游戏与人类的渊源。本来我没看完这本书,是没有资格评价它的,但我还是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以免看完书后被洗脑都浑然不知。 阅读更多

乐嘉大师和他的现代算命术

自从乐嘉出道,两个光头就把非诚勿扰的舞台照的熠熠生光;不过,乐嘉的横空出世还给全中国带来了两个变化:一是中国少了一个很有潜力的演员;二是中国立刻成为多肤色国家。原先中国人大多是黄种人,这下除了黄种人以外,一下多出来三种:蓝种、绿种和红种。

莫言获奖了,不过可惜的是,根据乐嘉大师的最新研究,莫言是红种人。不知乐嘉是否研究过刘翔,我看还是不要了,如果刘翔不是黄种人,太伤国人的心了。既然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不是黄种人,别再让第一个获得田径奥运冠军的中国人变成其他肤色。 阅读更多

乔布斯究竟是怎样造就的

了解乔布斯的人都知道,乔布斯不太懂技术,比尔盖茨就笑话他不会编程。但是乔布斯自小就对电子学深感兴趣,这得益于硅谷大环境,以及他养父和邻居家少年电子专家的影响和熏陶。后来乔布斯遇上斯蒂芬·沃兹尼亚克,两人臭味相投,都热衷于用电子产品来搞恶作剧。对电子产品的这份热情是驱使他不断发现和应用新技术的源动力。

不过乔布斯的热情并不仅仅局限于电子产品,他的最后几年一直在忙于设计他的私人游艇,他最终没能坐上这艘游艇,但是设计的过程已经令他满足。 阅读更多

七毛钱——一个厕所所长的选择

今天早上去跑步,在景区内急,好容易找到厕所,却没带纸。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就问:这里有没有纸啊?他说:有。我大喜,心想这景区很人性化。他接着说:一块钱一包。我赶紧掏了掏口袋,发现我的口袋只有三毛钱,顿时后悔没有做五毛。我说我只有三毛钱,明天把剩下的钱给你。他二话不说,把纸拿回厕所所长办公室,放进袋子里。所长夫人问:怎么了?我诚恳地说我出来跑步没带钱,明天把钱带来。所长无奈地表示:我们只是打工的,这纸是政府的。所长夫人说:算了,给你两张纸,谁明天还记着那一块钱。

好歹有纸了,不用学印度人用手,也不必用树叶了。可是厕所所长,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啊!还说是政府的东西,这借口找得真响亮。如果当官的都像这位所长这样公私分明,中国就有救了。

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所以冷漠无情。基督教徒会想着耶稣在看,佛教徒会想着死后超生。可是传统的中国人不会想着礼义廉耻吗,至少也不会为了七毛钱丢掉自己的脸面吧?可这位所长想的也许是:我少赚七毛钱,你会帮我交房租,交水电费吗?你会赞助我小孩上学吗?你会帮我买房吗?你不会,说不定哪天搞政治运动,你还会带着一帮小兵把我的所长办公室也砸了。

可是,做人真这么计较,还有乐趣吗?我要是在你的厕所拉粑粑没有纸擦,你良心会安吗?信不信我打个电话给《现代快报》,让他来采访一下。不过人家可能觉得这事太小太普遍,不具有新闻价值。最后只能一声叹息,回荡在紫金山中山陵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