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儿子18岁的时候给他写了一封信,我说儿子18岁了,我送你三句话:第一永远用自己的脑袋思考问题,独立判断;第二永远保持乐观的心态,世界是有很多问题,但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比问题多,世界所有的问题,人类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为什么我们就过不去?第三个讲真话,跟老爸讲真话。

马云

马云

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 like water. Now you put water in a cup, it becomes the cup; You put water into a bottle it becomes the bottle; You put it in a teapot it becomes the teapot. Now water can flow or it can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

brucelee be like water

我记得阿灵顿说,包括TechCrunch在内,来自媒体记者的报道都是没有价值的,应该让当事人自己来写报道。 我并不是 TechCrunch 的创始写作者,事实上,我是从最近开始才在这上面写的文章多了起来。在我跟阿灵顿合伙的时候,我只不过是给他提出一些建议而已。所以阿灵顿关于专业的媒体记者比不上当事人亲口讲述的概括,也只是他自己的观点。阿灵顿本人并不是记者出身,他是一个“当事人观察者”(Participant Observer)。他写的东西是基于他作为一个当事人的视角出现。他并不信任记者要做到所谓的客观中立,认为只会折损很多内容,他觉得两个相冲突的观点放在一起,就可以让人们知道所谓的中立。虽然他尊敬专业的记者,但是他自己并不希望变成这样的人。

Keith Teare

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 Keith Teare

BTW, Twitter 的创始人迪克·科斯特罗曾经毫不留情面的给 TechCrunch 的记者们上了一课,他说你们这些专业记者写出来的东西都读不懂,因为记者是专业写稿子的,所以他对这个行业根本不了解。他们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有理想又有钱的科斯特罗自己开了个 Medium,希望所有事件的当事人,比如一家公司的创建者,或者久经沙场的投资人,或者伊拉克战场活着回来的士兵,亲自来写文章放在上面。

http://www.geekpark.net/read/view/195237

我对网上的人没有兴趣。他们都是失败者,成功者在这里,面对面的。确保写上去啊。我多伟大的人,怎么在乎别人怎么说呢?我太伟大了,我做了那么多对人民有益的事,我帮那么多人学好英语。网上关我屁事,很多人神经病,我给你回答得很夸张的。

李阳

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加入安利直销,他是这样对记者说的。

不起眼的路边建筑

路边建筑

冷风微微小雨毛毛,像刚下完一场大雪。

在这样的天气里,偶尔看一眼路边的建筑,猛然想起一千多里外的一个小邮局。这个邮局几乎已经从我记忆里消失,以至于我一开始还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

也许在同样天气的一天,怀着期待的心情,我去了这个邮局,拿了一个包裹。而这个邮局,正想眼前的这个银行一样,独自矗立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那时我的信件并不多,也只有包裹才需要跑到邮局去拿。这个邮局虽然离学校不远,却处在一个我们从来不会路过的位置。

重要却低调,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在圣诞卡片上看到的,圣诞老人挥着鞭子,坐着鹿车,不知道是从哪里而来。

那个地方也许很近,可我们从未去过。

为什么李小龙在西方更受肯定?

李小龙

提起李小龙,大多数中国人只是耳闻他是个动作演员,功夫也不错。究竟不错到什么程度,就很难说得清了。比方说,会有人想,到底是李小龙厉害还是李连杰厉害呢?到底是成龙厉害还是李小龙厉害呢? 阅读更多

在曼德拉追悼大会上做手语翻译的这名男子只是在打手势,但其打出的手势并没有意义。

假冒翻译

据美联社11日报道,南非聋人联合会(Deaf Federation of South Africa)表示,10日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追悼大会上进行手语翻译的男子是一名“冒牌”翻译。

南非聋人联合会官员布鲁诺(Bruno Druchen)表示,在曼德拉追悼大会上做手语翻译的这名男子只是在打手势,但其打出的手势并没有意义。

南非议会成员威尔玛(Wilma Newhoudt)也表示,该名男子用手和胳膊做出的动作不能表达意思。布鲁诺和威尔玛都是聋人,美联社在翻译的帮助下完成了采访。

美联社还就曼德拉追悼大会手语翻译系“假冒”一事询问了南非政府,南非政府表示,他们正在准备一份声明。

当地时间10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官方追悼大会在南非FNB体育场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等国际政要出席了大会,并在会上致辞。

在当天的追悼大会上,这名“假冒”手语翻译曾在奥巴马等政要致辞时,在他们身边进行“翻译”。

中新网

诚意不足的肯德基公关广告

肯德基公关广告

最近一段时间,坐地铁上下班的时候,总能看到肯德基的公关广告。广告讲的是,肯德基使用的鸡是从美国引进的白羽鸡,40天长成,不需要添加任何激素。讲这番话的有养鸡者,检测者,还有肯德基的高管,及其母公司百胜集团的高管。

肯德基的鸡使用激素,这好像还是很久以前的传闻了。相信很多人都在网上看到过,所谓偷拍的肯德基的长有两个以上鸡腿的变异鸡的照片,确实比较瘆人。

大约两个月前,在财经节目《中国经营者》中,我也看到肯德基母公司百盛集团的中国区CEO接受专访,他一直在强调:肯德基的鸡绝对没有问题,是使用过一些激素,但这些激素是养殖户拿来给鸡治病用的,而不是生长激素,又说这种鸡长得本来就很快,不需要使用激素云云。

但是当时他始终有意无意在回避一个问题,就是在养殖户的实际操作中,究竟有没有人使用生长激素。直到最后主持人直接问:是不是肯德基的养殖户并没有使用生长激素。这时,这位高管才略带勉强地说了一句:是的。

对于这样的回答,作为肯德基的消费者,我是不满意的。为什么啰啰嗦嗦解释了那么多,直到主持人单刀直入,才肯正面回答问题呢?

大约两个月后,也就是今天,这位高管出现在了肯德基的电视公关广告里。我想不明白的是,拍一个广告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还是说,直到今天肯德基才敢对着所有人说:我们的鸡没有问题?

两名高管加上几个普通的养殖户和检测员,故作强调地说“肯德基绝不使用激素”“我们家小孩也喜欢吃”这样的话,怎么看都觉得矫情。如果真的有底气,不如把养鸡的真实过程和场景都拍下来放到广告里,那样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可是我今天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肯德基的激素风波早已经过去,这个“迟到”的广告放到今天显得诚意不足。因为肯德基如今面临的质疑远远不止激素”这个问题

就在前两天,我还在朋友圈里看到一条被广为转载的文章。这篇文章的作者自称是肯德基的服务员,“冒死”偷拍肯德基的厨房,拍下来各种违规的调味粉、瘦肉粉、过期的冷冻油条、一年前的冷冻鸡腿等等等等,十几张照片触目惊心。

以此文的流传之广,我想肯德基高层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如今的避重就轻又是因为什么?是不是相应的广告还没拍出来呢?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等上几个月,然后看到肯德基的高管又拉着几个厨师,表情诚恳地说:“我们绝对没有添加任何有害佐料,绝对没有使用过期的原料,我儿子还经常在厨房偷吃呢!”

肯德基要想真正得到信任,需要做的远远不是派几个人在电视里说几句话这么简单。我想说,这样做一点诚意也没有。

一直在今天,我还是认为,没人能比他更棒。他在打斗时的精神,他的魔力和吸引力,不只在他的表演中看得到,在他的功夫哲学和生活方式中也能看得到。那是非常率直、非常西化、非常卖力、野心勃勃的感觉,而不是备受压抑的中国式迂腐含蓄的态度。我从没见过任何人能像他那样完美地变化打斗的节奏,即使是今天。这些动作都是经过设计的,这需要节奏感,没人能做得跟他一样。他的招式看起来更加有力而真实,而且更具精神力量。他打出的每一拳,挡下的每一招,变换的每个节奏,即使只是一个眼神,也有着重要的含义。那真的非常吸引人,有着很强的娱乐性,也非常具有启发性。

李安评价李小龙

2002年纪录片《功夫片岁月》,李安谈李小龙。

有一天我走进一个洞穴跟里面的狼崽玩耍,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后来母狼给幼崽带回了食物,我也醒了,母狼凶狠地看着我。狼崽们开始分食生肉,我也饥肠辘辘,一只狼崽靠近了我,我想偷它的食物。母狼用爪子抓我,我就放弃了。喂完狼崽后,母狼给我扔了一块肉。我不敢去接,但是它用鼻子把肉推给我。我拿起肉吞了下去,有些忐忑,以为它会咬我,但它只是伸出舌头舔舔我。此后,我就成了这个家族的一员了。

lzr

西班牙男子忆“狼人”童年:母狼给我肉 蛇保护我 http://news.ifeng.com/world/detail_2013_11/29/31653270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