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这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淮安

初中,鼻窦炎的我被父亲带到淮安这座城市看病,顺便配了副眼镜,再也没摘下来。

见识了市中心的那个莫名其妙的“透明圆球”,那时候这个球刚刚落成。我们走过球下面的地下室,那里有网吧,有商场,有卖黄碟的,让我觉得这挺像个大城市。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去淮安。

我说我是淮安人,可是我离淮安是那么“遥远”。我们很少去淮安,而据说离南京更近的盱眙人更是如此。

后来我从苏州跑到淮安工作,走在淮安的街道上,感觉这城市好冷清,好没有活力。再后来,我走在一条大一点的马路上,又感觉似乎很像苏州,挺有感触,于是在人人网上无病呻吟地写了篇“怀旧”的文章,自然是没什么人愿意看的。

随着在淮安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慢慢地我发现,淮安跟我家,跟洪泽的距离没那么远。淮安有很多洪泽人,两地之间人员流动也特别多。每天早上都有班车互通,更多的人则乘坐黑车从洪泽赶往淮安上班。在我脑子里,淮安跟洪泽除了城市大小不同,没有什么区别。

淮安是个小城市,骑个电动车就能把整个城市很快地过一遍。对于淮安的市容,我没有什么观感。除了极个别以外,我想中国的城市基本都是一个样,包括曾经让我给市有关部门提意见的那个圆球上的字——“淮安人民欢迎您”。

这样的标语在“开放”的中国到处都有,可我还是觉得别扭。在那样一个充满淮安本地人的热闹地段,放这样一个标语,是给谁看呢?欢迎谁呢?倒不如说“淮安人民大家好”。

当我把我的困惑在一个在线网谈活动抛给有关部门的领导时,他们轻蔑而又不耐烦地说:“这叫什么问题!这个标语不是挺好的!网民就是没事找事!”他们是否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已经忘记。我为什么知道他们的态度,因为我就在现场,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是我问的这个问题。

我的这个问题,也许确实有点无聊,但是比起很多其他问题来,已经算是很真实而有内涵了。

淮安,这到底是个什么城市?我一时真说不清。他有淮扬菜,有我们经常吃的陕西刀削面,有各种白酒,有各种超市和饭店,还穿插着几个公园。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官方挂在嘴上的总理纪念馆,名人们的故居,不仅地理上离市区远,对人们的吸引力也不大。

话虽这么说,于我而言,淮安终究是个很特别的城市。毕竟,我曾经在那里工作了三年,在那段时间里,我慢慢把那里当成我的一个家,现在我说不清,未来也许还会。那里的大街小巷,那里的同事们,一直存在于记忆的角落。

关于2017年的最新淮安印象,请看淮安印象2017一文。

本文地址:http://www.sunyansong.com/huaian-city/,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