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us中文译名为何从凌志改为雷克萨斯?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有关汽车品牌“Lexus”中文翻译的讨论,有人对其中文译名从“凌志”改为“雷克萨斯”非常不满,甚至因为这个品牌属于日本丰田,而把这件事上升到国家和民族层面,说这有辱华嫌疑,放着好好的中文译名不用,非要搞音译。

具体是不是辱华我没有特意去了解,但是仅从翻译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法很可笑很幼稚。相反,“雷克萨斯”是比“凌志”更好的译名。 阅读更多

创译:有时候不翻译才是最好的翻译

Hankook Slogan

公司名称、产品名称或公司口号的创译不像一般的翻译那么简单,而是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包括文化背景、双关语、谐音、负面联想等等,这其中有一个因素存在问题,都会影响翻译客户的选择,包括可能选择放弃翻译。

作为一家翻译公司或者一个译员,诚恳地向客户表明其中存在的隐患,才是最负责任的做法;否则很容易出现我之前在《译员对背景资料和语境的思考和调查能力》一文中提到过的,把一个国外品牌翻译成一句骂人的话。 阅读更多

和一罐屎“同台亮相”,比尔盖茨被翻译耍了?

最近比尔盖茨的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翻译文章,题目叫《比尔·盖茨:我在中国与一罐屎同台亮相》,这个标题看得我直想笑,文章下方评论里不少读者也觉得比尔盖茨太幽默了。

实际上我知道比尔盖茨退休后一直在研究大便方面的事,而且他这次演讲也是在讲一个非常严肃,可以说人命攸关的事情,他带一罐屎上台也绝非是为了幽默或者恶搞,只是让大家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和深刻的印象。可是这个标题翻译得实在让人忍俊不禁,我第一个感觉甚至怀疑比尔盖茨被译员耍了。 阅读更多

浅谈Google的中文译名:谷歌还是龙飞?

前段时间传言谷歌要重返中国市场,有网友扒出百度CEO李彦宏在2014年说过的一段话,他批评Google的中文译名“谷歌”不接地气:“Google中文名是谷歌,寓意是丰收之歌,谷歌觉得中国人丰收了就高兴。但是事实上,真正中国上网的人不太在意丰收不丰收的。”

李彦宏说这话的逻辑很搞笑,谷歌高层再傻,也不至于把大多数中国人或者它的目标用户想象成农民。只有农民才会为丰收而高兴地唱起歌,普通人怎么可能这么做?李彦宏还真是脑路清奇。

下面说说我对Google中文译名的个人看法。现在据说Google要为中国市场定制一个搜索引擎,项目名称叫做“Dragonfly”。这个英文单词的意思是“蜻蜓”,但我想Google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其中包含“Dragon”这个词,也就是“龙”,它是中国人的图腾和象征。 阅读更多

Facebook翻译成脸书还是脸谱比较好?

Facebook在中国有两种翻译,一个叫“脸谱”,是中国大陆的翻译;一个叫“脸书”,是港台那边的翻译。这两种都是正确的译法,但我个人还是倾向于“脸书”这个翻译,原因有以下几点。 阅读更多

翻译中的“信”和“意义对等”

“意义对等”是我想出来的词,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这样的翻译术语。不管怎么样,我发现这个概念在翻译实践中非常重要。

对于翻译,一般我们讲“信达雅”,但其实这是很宽泛的概念,具体标准随着项目和客户的不同都会变得不一样。但其中的“信”确实是很重要,可以说适用于所有翻译项目。

但怎么个“信”法,对什么“信”?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阅读更多

俄罗斯世界杯球场中国企业广告语翻译之弊

蒙牛世界杯广告

这两天看了几场2018俄罗斯世界杯球赛,发现果真像白岩松说的: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都去了。球场上好几个中国广告。

其中最搞笑的是蒙牛,不仅广告语是中文的,连“蒙牛”这个商标名也是中文的。

联想到有新闻说,这届俄罗斯世界杯,中国企业是欧洲企业的广告接盘侠,好多原本应该属于欧洲公司的广告合作由于俄罗斯和欧洲关系紧张而黄掉了,都被中国企业接了过去。 阅读更多

“知行合一”怎么翻译才最符合其深刻含义?

“知行合一”是王阳明心学的一个核心思想,对我很有启发。“知行合一”的内涵很深,并不止于字面的意思或者平常人们的理解,即所谓的“知”和“行”要结合,不能只是光说不练。所以,翻译“知行合一”,首先必须深入理解它,否则就会贻笑大方。

比如说,王阳明认为“一念发动处即是行”。也就是说,你大脑里的思维活动也是一种行。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些思维活动是可以通过脑电波检测到的,是大脑里的化学反应。相比来说,脑死亡的大脑虽然也在运行,但没有思维活动,也就检测不到相应的脑电波,也就没办法“行”了。

前段时间从“得到”里听到的一个音频,里面提到根据心理学最新研究,人脑作出一个决定比人们自己认为的还要提前,人的大脑会对每个决定进行解释,而这个解释的过程就是我们所意识到的决策过程。对此,我自己的理解是这样,比如说你喜欢一个人,第一眼看他/她就顺眼,他/她说话动作你都喜欢,你大约是一见钟情了,可还觉得心里没底,总想用理智去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她,于是去发现他/她的优点,自己给自己编造出一堆理由来。 阅读更多

高端人工翻译:特朗普和奥巴马的推特哪个更高端?

提起高端人工翻译,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涉及到不同的翻译领域,也多少有差异。就拿法律翻译来说,那当然是懂中英文法律专业用语的法律专家,可以称为是最高端的法律人工翻译了。

但就像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法律等翻译领域涉及到太多约定俗成的说法,机械性比较强,以后随着法律的不断完善和人工智能翻译的发展,会比较快被机器翻译取代

而创造性翻译,即创译,是不太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人工智能最多只能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

比如来了一段原文,先用机器检索一下有没有类似的文档以前被翻译过,如果有的话,在进行创译的时候,要避免出现雷同;或者别人的翻译,也可以拿来作为一种参考,这种参考不是抄袭,只是一种灵感的启发。但最终的翻译结果一定是由人脑决定的。

上面提到的这些可能就是未来高端人工翻译的部分景象。下面结合最近的两个热点来具体谈谈。 阅读更多

自由职业者:越是创意类工作,越要做好精力管理

工作十年,我养成了一个陋习,就是疏忽了精力的分配和管理。

原因一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翻译公司,做的是那种很机械的流水线式的翻译工作——也就是时间紧,工作量大,最重要的是对质量要求不高,这也是国内翻译公司的常态。

这就造成,时间管理很重要,但精力管理不重要。因为公司逼着你在很累的时候还继续翻译。

第一份工作对人的影响当然是很大的。

原因二是,我在做自由职业之前,企事业单位无法克服的工作流程和模式——不论你今天状态怎么样,不论你今天想怎么分配自己的工作,领导给你安排任务了,你必须硬着头皮干。

这两个因素在我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后,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观。

首先,由于我现在从事的不仅仅是翻译工作,还有网站本地化、SEO、创译等方面的创意性工作,这些工作光靠耗时间是不能保证质量的,所以精力管理显得更加重要。

通过这些工作,我能想象到,你让一个艺术家在疲惫的状态下,是无法完成优秀的作品的。王羲之那天如果不是心情舒畅,精力充沛,又怎么可能写得出《兰亭序》?

其次,我现在是自由职业者,而且我自信自己的自律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我不需要别人来时刻监督我工作,别人的监督对我来说不仅多余,而且还会造成负面效果,导致精力的无端损耗。只要你给我足够的钱,只要我不讨厌手边的工作,一切就没问题。

由于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有着充分的把控力(当然偶尔也会因为没安排好项目而有些失控,但这种情况越来越少),我能够根据自己的状态、时间安排和精力情况将工作的安排最优化。

当然这种最优化不是轻易就能实现的,也是通过工作经验的积累而不断优化的。

比如我最近做的一个网站本地化/SEO项目,原来我是喜欢一气呵成。自以为尽量一次性做完,这样能保持思维的连续性,做完后又能全身心投入到其他项目中,从而保持高效工作。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错了。这个项目对创意要求较高,也就对精力要求较高。一次性做完,很难保证后半程自己精力能跟得上。精力跟不上的结果就是容易出错,当然我从2009年开始做网站,有这么多年的网站SEO经验,出错倒还不太可能,但影响工作质量是有可能的。

另外,即使我勉强维持自己的精力,保证高质高效完成工作,但完成后由于精力损耗严重,无法以良好的状态投入到其他项目中,所以从整体来看,工作效率并不算高。

所以我现在是分时间分步骤,把这个项目进行切割,然后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实现时间分配均匀化的同时,也保证了精力的均匀化和可持续性。

当然我能够实现良好精力管理的前提,还是国外公司在时间上给予的宽裕度。这一点不仅是对自由职业者的尊重,同时也是对工作质量的很大保证。

另外,要想做好精力管理,首先也要锻炼好的身体,没有好的身体,又何来充沛的精力,没有充沛的精力,精力管理也就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一点自由职业者很容易疏忽,我自己也不例外,还需要加强。当然,自由职业者在这方面也有优势,就是可以灵活地安排锻炼身体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