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内涵的回归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培养起过年必须开心的“习惯”,那时候一大家子团圆在一起,热热闹闹,欢声笑语,小孩不都喜欢这样吗?好像平日再大的阴霾和沉闷也会因为“过年”这两个字一扫而光。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于我而言变得越来越牵强和尴尬,大概是热闹的程度打了折扣,而我也已经长大,心思不再那么单纯。 阅读更多

莫欺少年傻

这两天看了以前写的一些东西(不限于博客),感觉自己很幼稚。以前也看到过别人发表过同样的言论:过了几年再回头看自己,感觉很傻。

这就是成长吧,年轻时傻点也正常。不是谁都出身大户人家,从小就见识过各种人和事,就了解自己适合什么位置,又或者父母本身很有见识,能很好地言传身教。普通人一路摸爬滚打,难免受到一些不那么好的或者有违自己本心的人和事的影响。

经常有人说,就怕到了三四十岁,活成了自己曾经鄙视的模样。可是我现在到了三十多岁,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有一部分不是真正的我。 阅读更多

翻译、书法和古体诗

前两天天气骤冷,今天才好些,不过我感冒却是将近一周前的事了,今天也好多了。最近博客更新不多,主要是因为杂事太多,无暇顾及,另外也有点疲惫。我写这个博客,从2012年一开始就是为了记录和发表一些自己的真实看法,有些可能是错的,甚至荒诞,也在所难免。现在转向写翻译,虽然有很多话题可以写,但是有些话题却懒于去写,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缺少一个干净的讨论环境,我想很多译者也是一样。 阅读更多

误人子弟:谐音法记单词的魔爪伸向少儿英语学习领域

今天在看一篇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时,无意中看到文章下面的一个广告,广告标题是“宝宝轻松记500单词的秘密”,然后下面是一组漫画,每个漫画上方有一个中文词,下面是对应的英文单词,再下面就是这个单词的中文谐音。
谐音记单词手机app我看到这个广告非常吃惊。我早就知道有通过谐音联想记单词的方法,这个方法我也曾经尝试过,但是对我而言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效果,或者说我也不需要这样去记单词。

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学习方法,而且很容易产生各种副作用和后遗症,得不偿失。这种方法唯一的合理用途是,针对那些已经丧失语言学习天赋,又不愿意真正花时间学英语的成年人,让他们能突击记住数量有限的单词。 阅读更多

没见过比飞利浦剃须刀更差的售后服务

这篇博文和翻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想借这里发个声,因为我多次通过官方渠道申诉,都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答复;另外也是给大家提个醒。

去年11月1日,我从京东购买了一款飞利浦剃须刀,价格199元。从我买回来第一天起,这个剃须刀刮胡子就有疼痛的感觉,而且很多地方反复刮都刮不干净。

因为我从来没用过剃须刀,以前用的都是刮胡刀,加上我对飞利浦的印象还不错,所以我一直以为这是正常现象。到了今年6月份,这种现象更加明显,我于是怀疑飞利浦的刀头从一开始有质量问题。 阅读更多

十三邀第三季:是时候说再见了

前几天偶然看到十三邀第三季第一集的预告片,说是过两天会上线。可过两天再看腾讯视频的相关网页,却发现“最新一期”仍是姜文。

后来好容易才在“第三季”的页面里找到张艺谋的采访。十三邀网页导航的混乱也正如其季度划分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管怎么说,让剧迷们苦等三个月,总算是更新了,但首访乃张艺谋,让人失望。结果证明,也确实如此。 阅读更多

被低估的智永

郭沫若和一些书法爱好者相信,《兰亭集序》乃是出自王羲之七世孙智永之手,而非王羲之本人,并从笔法对比、历史背景等方面进行了充分论证,在此不多赘言。

而对于智永本人,虽然也有不少临摹者,但总体知名度不如王羲之、颜真卿、赵孟頫这样的大咖。甚至有人认为,智永的字过于中规中矩,而缺少创新。对此观点,我不敢苟同,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

一是智永用笔之精妙举世罕见。清代何绍基在《东洲草堂金石跋》对智永评价“笔笔从空中落,从空中住”可谓一针见血。其中最重要的是“笔笔从空中落”,也就是他几乎每一个起笔都纤毫毕现而且方向多变,这和兰亭序一致,非常难做到。 阅读更多

特金会谈些什么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特:金主席很高兴见到你!

金:Me too!

特:既然你英语说的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让这些翻译出去呢?

金:我小时候是去国外留过学,但是我的英语已经退化得很厉害了。

特:我是很认真地提出这个建议,因为你看,我们不远万里跑过来见面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越过那些层层级级,亲自见个面,说些真心话。但是翻译在场,还是一道不必要的阻隔。而且翻译有可能泄密,可这又不是古时候,我们总不能把他们都处死。

(美国译员偷笑)

金:我能理解您的看法。但如果您觉得有必要的话,(指了指朝方译员)我可以对他做到那一点。

特:Oh, shit!你是在嘲笑我没有你的权力大吗?告诉你,我们的核弹分分钟就能灭了你的国家。

金:你是在威胁我吗?我的火炮分分钟就能让几万驻韩美军变成炮灰。

特:Oh,这是个不小的进步,你居然没提核弹,很有自知之明。

金:核弹是用来对付你们美国本土的!

特:你试试!

金:你以为我不敢?我一向说到做到!

特:Fxck!

金:你说什么!Fxck you!

特: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金:你个糟老头子牛逼什么,一脚踹死你!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保安冲进来将其分开……谈崩了……)

记者见面会:

特:我们谈的很好,充分表达了各自立场

金:同意

从负责任的传统媒体到不要脸的新媒体要用多久?

十几年前上大学的时候就接触凤凰卫视,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接触了凤凰网,再后来了解到了凤凰网的艰难创业史,也感到佩服。

凤凰一直是一个权威中立的象征,凤凰网也基本继承了卫视的这一特征。翻看过去发的一些微博,我在13年的时候还称赞凤凰网的历史频道犀利: 阅读更多

那个姓和名菜头的作家

我知道和菜头(英文译名Hecaitou,参见下图)这个人至少已有十年的时间,那时他是一个知名博客,他的博客上总是发表着长长的文章,我水平有限,是看不太懂的。

知道这位作家的缘由大概是偶然一次看到他辞去航空公司工作独自去北京闯荡的传奇经历,又或者更早。总之这很契合我当年从事业单位出走去大城市打工的经历,对我是一种鼓舞。

于是我把这篇文章转到了当时的校内网,也就是后来的人人网,并且附上自己的几句感言。可是当时的校内网还停留在“看看我现在多牛逼”和“看看我现在多好看”的层次。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同窗对我这种文艺青年,或者是很多人口中所谓的“伪文青”,大概是不屑于理会的。

后来发现,我始终走在时代前沿的威廉唐同学经常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这位和大作家的文章。又后来发现,当时我膜拜的罗振宇先生动辄提到和菜头,说他的这位好朋友又给他带来了什么样的启发。

我再去找和菜头的那个名叫什么驴槽的博客,却找不到了。这让我很疑惑,对于我们这种网站迷(姑且这么称呼吧,毕竟我不是专业做网站的)来说,放弃一个权重很高的域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不过我总算找到他在微信的公众号。发现这家伙人气还真不低,每篇文章都有好几万的阅读量。而那些文章依然很长,让我觉得既啰嗦又晦涩,似乎总要把一个浅显的道理用深刻无比的论证来讲述。关于这点看法,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水平有了提高,还是因为我停留在了以前的水平,可是后来我再没机会去验证了。

因为更让我疑惑的是,我找不出他通过微信公众号来赚钱的方法。当时的公众号既没有打赏功能,也没有放置广告的功能。而原来的博客网站是随时可以放广告的。

我疑心微信找他这样的人气作者去公众号安家,抬高公众号的人气,而放弃原来的博客显然更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是能够解释我心中种种疑惑的唯一答案。

我把这个猜想变成和大作家某篇伟作下的评论,想得到他的某种确认,可下一分钟等我再去看自己的评论时,发现连文章也看不了了。显然,我触犯了和菜头的某根敏感的神经,于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被果断拉黑了。

于是我再也无法欣赏威廉唐在朋友圈分享的那些人气爆棚的哲理文章,而和菜头大概早就通过打赏和广告功能赚得盆满钵满了。

我多多少少能理解和菜头,因为我也是一个敏感的人,可是我不太理解的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捏死过一只蚂蚁了……

相关文章:“菜头”的正确英文翻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