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好”怎么翻译?

外国人说“新年快乐”和“圣诞快乐”基本上是有一个固定的表达方式,分别是“Happy New Year”和“Merry Christmas”;但对于中国的春节,则有多种表达祝福的方式。根据我的经验,常见的主要是两种: 阅读更多

“菜头”的正确英文翻译是什么?

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法,菜头是闽南方言,也就是白萝卜。如果没有这个解释,我只能将其理解为可能是“菜根”的另一种说法了。

所以“菜头”的翻译也就变成了“白萝卜”的翻译,这就印证了翻译中不能望文生义。 阅读更多

“Downtime”翻译成“宕机”还是“当机”?

最近在翻译一个主机服务器的使用文档时,看到一个词“downtime” (…during downtime),我知道它的意思是“停止运行时间”,但印象中应该有一个更专业更简短的译法。

经过查找,发现“downtime”有一个看似专业的译法,叫“宕机”。但根据搜狗百科的说法,这是台湾地区的译法,而在大陆应该叫“当机”。 阅读更多

浅谈“博客”一词的翻译

博客一词翻译自英文“Blog”,这个译法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即便是这样,这个词还是会引起各种各样的争议和困惑,尤其是对那些不写博客的人。

其中一个很大的困惑是,博客到底是指“网站”本身还是指“内容创作者”呢?因为其中的“客”显然是指人,而非事物。从这个角度来说,“博客”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翻译。网上有人疑惑,同样是音译,为什么没有采用“部落格”?在我看来,后者的唯一缺点只是太长。 阅读更多

帽子戏法(Hat-Trick)的由来及其他足球进球术语的翻译

中国人对四字成语的喜好在足球进球术语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同场比赛进两球、三球和四球都已经有了术语化的表达,记者和解说们屡用不爽,它们分别是:独中两元(或者梅开二度)、帽子戏法和大四喜。当然,这里的“成语”用的很合理,而且用在标题里很喜庆很醒目,比以前我多次提到的翻译中的那些成语滥用高明得多。 阅读更多

微信公众号中的“阅读原文”为什么翻译成“Read More”?

翻译中的任何细节都有可能反映了背后的诸多背景,我平常不喜欢过度解读,但像微信这样的巨头产品,其每个产品细节,每个产品文本,都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近来我就发现,微信公众号文章下方的“阅读原文”在其英文版中翻译成了“Read More”,这让我多少有些意外:微信团队还真是了解中外互联网的差异,也还真是比一般公司细心。 阅读更多

“Subscribe to”只能翻译成“订阅”吗?

翻译实践中遇到“subscribe to”或“subscriber”一般有三种情况:一是“subscribe to”某种报刊;二是“subscribe to”某项服务,包括酒店服务、软件服务等;“subscribe to”某个应用程序,即软件本身。第一种当然是直译成“订阅”,后两种则比较纠结,翻译成“订阅”某项服务或者某个应用,总觉得不太搭。 阅读更多

这些名称翻译错了,可是那又怎样?

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关于名称翻译错误的讨论,有些人可能对某一些概念比较有研究,就列举了一些所谓的翻译错误。

比如有人说莫西干这种发型它根本就是翻译错了,人家莫西干人根本就不剃那个发型,你们说的这个发型其实是叫莫霍克发型。还有说为什么国外的樱桃就要叫车厘子,非要搞得很高大上的样子,它明明就是一种大樱桃嘛,为什么不能叫“大樱桃”呢?

很多人对类似这样的翻译错误义愤填膺,对其大加鞭挞,觉得这些错误的翻译很可笑,表示他们都在生活中都很抵触这些说法,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样子。 阅读更多

夫妻肺片的直译菜名真有那么可笑吗?

夫妻肺片翻译

网上很多文章在写菜单翻译的时候,都喜欢拿“夫妻肺片”的一个翻译(Husband and wife’s lung slice)举例,用来说明很多菜的译名是多么地荒诞可笑。但实际上,夫妻肺片的这个译名并没有那么可笑,我甚至怀疑这些文章的作者根本就不懂翻译是怎么回事。 阅读更多

AP、EMEA等地区缩略语的翻译

最近遇到几个地区的英文缩略语,其中有两个并不常见,网上也没有正确的翻译,所以罗列如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