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职业者最怕什么?

作为一个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我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拖延症的。好在自从成为自由职业者以来,我在时间管理方面精益求精,基本上已经做到不拖稿不延期了。不过这和我的工作性质也有一定关系。翻译这项工作和创意型工作不一样,时间还是比较容易掌控的。所以我是不太理解,为什么很多译者会出现拖稿的情况。 阅读更多

人若无好恶

之前听说一个故事,说马克吐温不喜欢听废话,有一次去教堂,原本打算捐30美元,结果神父演讲10分钟时,马克吐温不耐烦,只想捐10美元,后来神父磨叽了30分钟,马克吐温不但一分钱没捐,反正拿走10美元。

这个例子听起来有些极端,但反映出马克吐温的某种个性,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在我看来,人都应该是有好恶的。人若无好恶,我不能想象这是个什么样的人。鲁迅说他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这当然又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奇怪的是,我所喜欢的优秀的人,也都是好恶分明的。 阅读更多

“缩水版”怎么翻译?

最近遇到一个英文表达,中文意思是“打折扣的版本”,类似于“山寨版”或“精简版”,但又不完全是。总觉得有一个对应的常见中文表达,可一时想不起来。后来突然想起来,应该是我们常说的“缩水版”。 阅读更多

社交网络:有人用它炫耀,有人用它思考

今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我在博客和微信朋友圈中似乎很少发什么开心的事情,可是实际上我生活中开心的事情也并不少。

而我发的都是些什么呢?我想了一下,大多数是思考和记录。比如对工作和生活的思考(包括转发的一些文章),比如记录一下最近的练字。提起练字,炫耀的成分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并非重点。因为朋友圈中大多数人并不真的懂书法。如果我单纯只是为了炫耀,完全可以投其所好,像很多书法练习者一样多发那些以极慢速度临摹出来的楷书,而非即兴创作的行书。

阅读更多

是互联网变了,还是我变了?

经常感慨互联网变了。比如说十年前喜欢的一些小论坛、小网站统统不见了,域名经常是处于待售状态,感觉互联网用户都被巨头们吸走了,像微信、微博、抖音乃至贴吧;再比如,曾经风靡一时的ChinaRen在我心里就是大学班级的最后根据地,可是连我自己也已经N年没登录了。 阅读更多

皮扬特克还是皮亚特克

足球球迷朋友都知道这两年波兰神锋Piątek的崛起,但对同一个球员的名字,不同网站却有不同译法。 阅读更多

谷歌翻译的几种典型错误

谷歌翻译一直是机器翻译领域的领头羊,但蹊跷的是在谷歌翻译的翻译结果中,竟然会出现一些典型的低级错误。

但是这些错误之所以没有被解决,也许恰恰体现出谷歌翻译的某种优势,即谷歌更重视和擅长对语义的理解和翻译,而非形式上的自然和通顺。这一点要超过其他一些机器翻译软件以及很多人工翻译。 阅读更多

黑色喜剧和绞刑架幽默

黑色喜剧的英文原文是“Black Comedy”,这当然不难理解,但略显蹊跷的是,“Black Comedy”的维基词条所对应的中文词条却是“黑色幽默”;可是,在词典中查“Black Comedy”,对应的句子又大多是讲“黑色喜剧”,而非黑色幽默。 阅读更多

浅探“进化”和“退化”的翻译

我在《进化退化》一文中,为非人工培育的黑壳虾打抱不平。最近恰好又接触到“进化”和“退化”这两个词的英文翻译,发现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阅读更多

“过年好”怎么翻译?

外国人说“新年快乐”和“圣诞快乐”基本上是有一个固定的表达方式,分别是“Happy New Year”和“Merry Christmas”;但对于中国的春节,则有多种表达祝福的方式。根据我的经验,常见的主要是两种: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