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好”怎么翻译?

外国人说“新年快乐”和“圣诞快乐”基本上是有一个固定的表达方式,分别是“Happy New Year”和“Merry Christmas”;但对于中国的春节,则有多种表达祝福的方式。根据我的经验,常见的主要是两种: 阅读更多

“菜头”的正确英文翻译是什么?

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法,菜头是闽南方言,也就是白萝卜。如果没有这个解释,我只能将其理解为可能是“菜根”的另一种说法了。

所以“菜头”的翻译也就变成了“白萝卜”的翻译,这就印证了翻译中不能望文生义。 阅读更多

“Downtime”翻译成“宕机”还是“当机”?

最近在翻译一个主机服务器的使用文档时,看到一个词“downtime” (…during downtime),我知道它的意思是“停止运行时间”,但印象中应该有一个更专业更简短的译法。

经过查找,发现“downtime”有一个看似专业的译法,叫“宕机”。但根据搜狗百科的说法,这是台湾地区的译法,而在大陆应该叫“当机”。 阅读更多

阿希效应:实际翻译经验的重要性

我之前在《我所知道的几种翻译社群》一文中提到过,国内大多数所谓的翻译学习社群并不靠谱。这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绝大多数发起者和组织者本身水平有限;其次,愿意花钱进入翻译社群学习的人水平也很一般。

为什么我强调翻译社群中其他成员水平的重要性?今天就通过一个心理学效应来重点谈谈这一点,它就是“阿希效应”。

这是一个关于从众心理的实验,我们都知道有从众心理这么一种效应。但是直到最近我了解到阿希效应,才知道从众心理可以有多么严重,这让我联想到,自己在翻译经验不是很丰富的时候,特别容易受到一些错误翻译的影响。 阅读更多

浅谈“博客”一词的翻译

博客一词翻译自英文“Blog”,这个译法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即便是这样,这个词还是会引起各种各样的争议和困惑,尤其是对那些不写博客的人。

其中一个很大的困惑是,博客到底是指“网站”本身还是指“内容创作者”呢?因为其中的“客”显然是指人,而非事物。从这个角度来说,“博客”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翻译。网上有人疑惑,同样是音译,为什么没有采用“部落格”?在我看来,后者的唯一缺点只是太长。 阅读更多

好的CAT软件应该兼具笨功能和快捷功能

十几年前进翻译公司时,当时的Trados也很贵,我们只能用破解版,那时候的CAT软件似乎都还很初级,说起来是可以方便工作和排版,但实际上处理不好可能会让排版更乱。所以用起来很小心,而且主要用来处理排版比较复杂的文件。 阅读更多

过年内涵的回归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培养起过年必须开心的“习惯”,那时候一大家子团圆在一起,热热闹闹,欢声笑语,小孩不都喜欢这样吗?好像平日再大的阴霾和沉闷也会因为“过年”这两个字一扫而光。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于我而言变得越来越牵强和尴尬,大概是热闹的程度打了折扣,而我也已经长大,心思不再那么单纯。 阅读更多

网络绑架

原来总觉得年不就是一个人为定义的概念吗,但是从2018到2019,我还是体会到了这种“人为定义”本身也是一种巨大的影响力。于是我开始对过去一年进行反思,对新的一年进行展望。其中一个反思就是我觉得我的某部分生活似乎是被网络所绑架了。

我这里说的绑架当然是一种被动的接受,而不是闲暇时主动地通过网络去找些乐子。就好比刚刚我的手机收到一条通知,是知乎发来的。 阅读更多

翻译书籍和背单词

前段时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金融时报》出的一本财经词典,叫做“英国《金融时报》财经词汇”,看到网上评价不错,买的人也多,就在淘宝买了一本。

小小薄薄的一本竟要69元,一分钱不便宜。买回来后尝试着看了几次,却压根没看进去。看来我还是高估自己背单词的耐心了。

从高中做英语课代表到大学考专业八级,我从来就背不进去单词,好在考试靠蒙也基本能考得不错。

从事翻译工作后,在线查词这么方便,背单词更是不可能背单词了。《金融时报》的这本财经词典,放在柜子里几个月,刚刚又翻了一下,还是觉得没意义。 阅读更多

试译为什么经常找不到合格的翻译人才?

试译是招聘翻译人才的必经流程,但实际上很多公司并没能通过试译来找到他们想要的合格的译员,包括翻译公司和非翻译公司的企业。

我在工作中也接触过一些企业的内部翻译,甚至其中有一些大型企业的内部翻译也让人难以恭维,包括他们的翻译水准、思维能力和工作态度。

这就很奇怪,按道理来说,试译就相当于一次笔头考试,不应该出什么差错,尤其是现场翻译测试。但是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试译在以下两个方面是很容易出现偏差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