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博客”一词的翻译

博客一词翻译自英文“Blog”,这个译法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即便是这样,这个词还是会引起各种各样的争议和困惑,尤其是对那些不写博客的人。

其中一个很大的困惑是,博客到底是指“网站”本身还是指“内容创作者”呢?因为其中的“客”显然是指人,而非事物。从这个角度来说,“博客”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翻译。网上有人疑惑,同样是音译,为什么没有采用“部落格”?在我看来,后者的唯一缺点只是太长。 阅读更多

好的CAT软件应该兼具笨功能和快捷功能

十几年前进翻译公司时,当时的Trados也很贵,我们只能用破解版,那时候的CAT软件似乎都还很初级,说起来是可以方便工作和排版,但实际上处理不好可能会让排版更乱。所以用起来很小心,而且主要用来处理排版比较复杂的文件。 阅读更多

过年内涵的回归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培养起过年必须开心的“习惯”,那时候一大家子团圆在一起,热热闹闹,欢声笑语,小孩不都喜欢这样吗?好像平日再大的阴霾和沉闷也会因为“过年”这两个字一扫而光。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年于我而言变得越来越牵强和尴尬,大概是热闹的程度打了折扣,而我也已经长大,心思不再那么单纯。 阅读更多

网络绑架

原来总觉得年不就是一个人为定义的概念吗,但是从2018到2019,我还是体会到了这种“人为定义”本身也是一种巨大的影响力。于是我开始对过去一年进行反思,对新的一年进行展望。其中一个反思就是我觉得我的某部分生活似乎是被网络所绑架了。

我这里说的绑架当然是一种被动的接受,而不是闲暇时主动地通过网络去找些乐子。就好比刚刚我的手机收到一条通知,是知乎发来的。 阅读更多

翻译书籍和背单词

前段时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金融时报》出的一本财经词典,叫做“英国《金融时报》财经词汇”,看到网上评价不错,买的人也多,就在淘宝买了一本。

小小薄薄的一本竟要69元,一分钱不便宜。买回来后尝试着看了几次,却压根没看进去。看来我还是高估自己背单词的耐心了。

从高中做英语课代表到大学考专业八级,我从来就背不进去单词,好在考试靠蒙也基本能考得不错。

从事翻译工作后,在线查词这么方便,背单词更是不可能背单词了。《金融时报》的这本财经词典,放在柜子里几个月,刚刚又翻了一下,还是觉得没意义。 阅读更多

试译为什么经常找不到合格的翻译人才?

试译是招聘翻译人才的必经流程,但实际上很多公司并没能通过试译来找到他们想要的合格的译员,包括翻译公司和非翻译公司的企业。

我在工作中也接触过一些企业的内部翻译,甚至其中有一些大型企业的内部翻译也让人难以恭维,包括他们的翻译水准、思维能力和工作态度。

这就很奇怪,按道理来说,试译就相当于一次笔头考试,不应该出什么差错,尤其是现场翻译测试。但是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试译在以下两个方面是很容易出现偏差的。 阅读更多

当维基百科也开始使用谷歌翻译

刚刚看到一则新闻,说“Wikipedia为志愿者准备的翻译工具已将Google翻译整合其中。”让我有些惊讶,但很快又觉得理所当然。 阅读更多

谷大白话的崛起和职业翻译的困境

谷大白话最近掀起了一些翻译上的风波,好像是说他发布的一些视频翻译其实不是他本人翻译的,但是署的是他自己的名字。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也不感兴趣。

关于谷大白话,虽然他似乎只是业余做翻译,但我还是挺欣赏他的。恕我孤陋寡闻,我也是前几天偶尔看到一个采访,才知道有这么个知名翻译爱好者。采访中谷大白话说中国的电影公司引进外国电影时,字幕翻译得太差,这是因为国内电影公司对翻译质量不重视,觉得观众能看懂就行。 阅读更多

向翻译公司提供简历和测试时需要注意什么?

翻译公司和其他公司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翻译公司会常年招聘兼职译员。在招聘的时候,就不可避免会要求译员提供各种个人资料,并要求签署相关协议和进行翻译测试等。 阅读更多

莫欺少年傻

这两天看了以前写的一些东西(不限于博客),感觉自己很幼稚。以前也看到过别人发表过同样的言论:过了几年再回头看自己,感觉很傻。

这就是成长吧,年轻时傻点也正常。不是谁都出身大户人家,从小就见识过各种人和事,就了解自己适合什么位置,又或者父母本身很有见识,能很好地言传身教。普通人一路摸爬滚打,难免受到一些不那么好的或者有违自己本心的人和事的影响。

经常有人说,就怕到了三四十岁,活成了自己曾经鄙视的模样。可是我现在到了三十多岁,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有一部分不是真正的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