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互联网从业人员和独立博客作者,了解互联网行业的大环境以及其中的主要细节是很重要的。

玩坏了

国外的咱不清楚,国内的互联网真是玩坏了。

深夜睡不着,突然有股冲动,想探索一下平时不常上的网站,其实也就是想像大学时那样探索互联网。

那是十几年前了,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发现什么好玩有趣的网站。无论是像“心静如水咖啡屋”这样的三级域名迷你社区,像“年轮日记”这样独特的网络日记本,还是像叫不上名字但是资源贼丰富的外国H站。

它们共同的特点是真实。

你再看看现在的这些网站,同质化就不用多说了,所有的新闻网站几乎都在报道同样的事。

论坛也不用说了,早就衰落了,我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人在论坛里玩,反正我的印象是满眼望去都是垃圾。那些意淫中国超级武器吓死美国日本的文章到处泛滥,这不必说。我曾经在几个主流论坛发举报帖,后来这件事解决了,自己的帖子愣是删不掉。打电话、发邮件、填表格,一通折腾,好容易是删掉两个。这样的用户体验真是无语到家。

再说个人网站,你真正见过几个诚恳写文字的个人博客?不是玩SEO的就是发心灵鸡汤的,除了装逼的还是装逼的。

就连在知乎上搜“小众网站”,找到的不是软文就是那些烂大街的网站。

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类似于QQ。早年大家都很单纯,跟素未谋面、身处远方的异性朋友聊的不亦乐乎。现在呢?还会这么干的基本是在找炮友。

现在的网站由于充斥SEO内容、软文、广告、虚假信息和装逼内容,大家互相之间早已失去信任,剩下的就是比谁更没有底线了。

也难怪莫言说现在“人一上网就变得厚颜无耻”。

也难怪像“罗辑思维”这样的“自媒体”靠语音和视频能打下一片天地,人家不跟你玩文字了,人家主打声音和画面啊,把现实中的一套搬到网上了,免得你们觉得我“造假”。

一声叹息,想安静还是去看书吧。

才几年,网络就被你们玩坏了。看来书籍才是永恒的心灵港湾啊。

Win10公用网络设置成专用网络方法在这里

前几天发现家里的路由器被感染了病毒,一打开网页,不论是电脑还是手机,都是广告。无奈之下重置了路由器。

结果是今天Skype会议各种连不上,初步判断是网络的事。

上网搜Win10公用网络怎么换成专用网络,找到无数网页,就是没一个靠谱的。如果没有那些“答案”,兴许我很快就能找到设置方法,可是在那些答案的误导下,我愣是忙活了一晚上,最后好容易知道怎么设置了,这里破例分享一下,就这个答案靠谱,其他都是扯淡!

直接打开“开始”——“设置”——“网络和Internet”,这时候如果你用的是无线,你应该看到第一行是WLAN,把鼠标拖到最下面,略过各种无线网络,看到“高级选项”,打开,看到以下截图:

高级选项

第一个点击成“开”就是了。话说这几行字也真墨迹,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与专用网络的设置无关。

如果你用的是宽带连接,则在所连接网络下面就有“高级选项”,打开后一样设置。

就这么简单。

奶奶的,耽误老子老多事。

这帮混蛋,有这技术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来害人,搞TM的路由器广告病毒,为什么这么没底线,干这种没良心的事!

让我诅咒你点什么好呢?

跟淮安市政府网站正式拜拜

前两天淮安市政府办的刘主任打电话给我,很委婉地告诉我,淮安市政府网站外文版的工作由他们内部人员正式接手了,我坦然地说“早该如此”。

这件事确实是预料之中,自从政府网站前年八月份并入政府办,我已经又接着兼职了一年多。在此之前,我是2012年年初辞职,从那时算起,更是有好几年了。

提到淮安市政府网站英文版的工作,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无论是在职时还是离职后的兼职。这次他们接手,对我来说是一个解脱。

我维护英文版这几年,发布的信息量不算多也不算少。可能别人看我干得很轻松,其实很大一部分是熟能生巧。我本来就在翻译公司干过,加上政府新闻和文件翻译的多了,说来说去就那些词汇。记得一开始另外一位同事往往做了半天时间都做不好的东西,我不到一小时就搞定了。后来则更快。

但说实话我翻译的量也并不算多,这就是我的心结所在。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喜欢做没有意义的事。以前给翻译公司或者企业做翻译也是,如果对方的稿件只是用来应付,对质量没什么要求,只要求单词别拼错,基本的语法别错就算完成,这样的稿子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至于说政府网站,并不是说它对翻译质量的要求不高。这部分工作由我自己来把控,包括筛选信息、翻译和发布,我不可能糊弄自己,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但问题就在于,你翻译的那些东西有用吗?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翻译“有用、有意义”的东西,但是对于一个经济落后而且也没什么太多拿得出手的文化、旅游项目的地级城市来说,这种内容很少。浏览几十条新闻却找不到一条合适的,这种情况几乎每个月每周都有。这就搞得我非常纠结。

有人也许觉得,你这也就太较真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找两条差不多的翻翻得了。我还真不是偷懒,可是你让我随便找两条应付,我实在是翻译不下去。你可能没做过翻译,更没翻译过政府官员的那些空话套话,翻译起来真叫个折磨。

不过对于有些译员来说,这可能就完全不是问题。我以前在翻译公司是见过坐一天全是在翻译不会走神的人的,我们都很佩服;而且我看目前淮安市政府网站的编译人员似乎也对翻译那类内容没有障碍。

我这里说这些真的不是要贬低任何人,这个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我真的不太适合干这个。

我理想中的政府网站,要么本身中文信息来源就非常丰富,有足够的可用的内容,包括投资、文化、旅游等等,那些翻译起来才带劲,一般来说,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都能满足这个条件;另一种就是经济怎么样先不管,但是我有足够的人才、资金和领导支持来自己做采编,即便对于淮安这样的城市来说,也有不少老外,这些老外难道就没有对本地信息的需求?有,但是你没有满足他们,仅此而已。如果英文版有自己的采编团队,而不是严重依赖当地的党报,那么英文版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虽然年年获奖,但流量并不高)。

我看过一些在中国的老外自己做的博客类网站,他们会写一些关于本地的新闻和评论,他们的流量绝不比国内大多数政府英文网站低,这也证明了我的想法的可行性。

可是现实情况是,我看不到中国的大多数地方政府有这样做的动力和可能性。对于他们来说,政府网站英文版即便不是个摆设,也基本就是中文版网站的翻版,主要功能是对外宣传的窗口,很自我,不太会去追求满足受众的需求。

我维护淮安市政府英文网站的另一个纠结的地方就是,一系列永远都得不到改正的网站技术性问题。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浏览器兼容问题,改正方案每年都写,但永远都解决不了。这类问题在全国其他一些地级市政府网站也存在。可是这种问题别说在国外,就在国内都已经是老掉牙的问题,在商业性网站中早已不存在,在政府网站却莫名其妙地成为顽疾,对用户体验非常不利。

写了这么多都是在谈政府网站本身。说起淮安市的政府网站,我还是心存感激的,我感激那里的领导和同事给我的机会和信任,也怀念在那里的时光。我光是全职就干了三四年,是目前为止我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份工作,从我目前做自由职业来看,这也可能是我这辈子给某个单位工作的时间最长的一次。

站长们发了?原来是做梦。

前两天做了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梦,梦见偶然得知以前认识的几个草根站长都发财了。原来毫不起眼的小网站被收购或者得到壮大,都成了亿万富翁。我既为他们高兴,也感到懊悔,因为自己不够坚持,没能跟他们一样发财。

其中有一个站长把网站搭在南京脑科医院的旁边(话说网站是怎么搭成房子的?这个待解,也可能是他原来住的小窝),结果现在已经被该医院以一亿元的价格收购,盖成了一座洋气精致的办公小楼。

醒来脑子里还留有这位站长的印象,他的长相和气质却像是我的一位学医的同学。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回到现实中,我还真不认识几个站长,几乎也都是在网上聊过而已,其中有些能不能称为站长还是个问题,因为他们只是写写文字而已。不关注他们都已经有一两年了,不过应该不会因为做网站发了吧?前两天还有个站长在我的空间里发小广告……

说起做网站,传说中是有一批牛人因为做网站发了,不过那都是早期。这两年还有很多人想复制月光博客之类的,可是就没见到成功。原因有个人能力问题、态度问题,也有时机问题。

现在你要真有本事,那就去做个公众号吧。写出一篇牛文来,那粉丝也是蹭蹭地涨,还不用考虑什么SEO。这比做网站高端,说出来也有面子。或者说“站长”这个词早已经被玩坏了。早期那些牛X站长现在还有谁在做网站?现在有些博客只不过是装逼,号称知名博主,可是一到知乎或者公众号,就知道到底几斤几两。

我自己也已经不做网站很多年。虽然这两年做的事跟网站有关系,不过我是在做新媒体。今年回到老本行,因为我是学英语的,之前又做手游行业媒体,所以做了个这方面的英文站,不过因为领域和受众的关系,也没有考虑SEO。

恐怖的“游戏疗法”

《游戏改变世界》作者简•麦戈尼格尔

《游戏改变世界》作者简•麦戈尼格尔

这两年《游戏改变世界》这本书很热,很多游戏圈的人士将之奉为宝典,似乎可以让一切怀疑和反对网络游戏的人闭嘴。但不管这本书论证得有多对,现实往往和理论是相悖的。这两年史玉柱挨的骂似乎并没有减少。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改版后的八个变化:简洁+清爽

本文为转载文章,原文链接见文末。
ny1

《纽约时报》网站今日上线了七年以来的最大一次改版。从业界和用户的反馈声音来看,好评数居多。

这次改版到底让网站发生了哪些改变?

1、网页更加简洁,界面大量留白,去掉众多琐碎模块

登陆改版后的《纽约时报》网站,最重要的感觉:网页变干净了。无论是主页还是文章页,总体体验更为清爽,带给用户更舒适的阅读体验。

此前网站文章页的左右两边都分割了众多的模块,包括“推荐文章”、“相关文章”、“广告图片”、“相关观点”以及各种导航栏,基本上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文章页的两边。为读者的阅读带来了很多干扰。 阅读更多

参加2013 TechCrunch上海峰会

techcrunch上海峰会

本周参加了国外知名科技媒体TechCrunch在上海的峰会,TechCrunch最近开通了中文站,然后就搞了这样一场大会。

按理说,这么牛逼的科技博客的峰会,起码也来些大佬什么的啊,可是大佬真没有。不是互联网行业的人,估计一个都不认识。会议嘉宾里,也就91无线CEO胡泽民和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最有名气,另外还有龚海燕和戴志康也比较有名。

也许是因为没有大佬,所以这场峰会似乎并没有引起媒体界的什么动静。但比起我参加过的其他互联网大会,这场大会毫不逊色,不论是有名的还是没名的,都是很真诚地分享。基本上观众也听的特别认真,没什么人聊天。

持续两天的演讲和圆桌会议嘉宾中有不少投资人,还有国内外互联网公司高管。有外国人,也有中国人,中国人以海归居多。所以,好几场是用英语讲的。我虽然是英语八级,但是乍一听还是有点吃力。

观众里面也有不少是老外,这其中不仅有白人,也有韩国人,另外还有一些人来自香港、台湾等地。

上海TechCrunch峰会2013会场

会场不大,而且有很多空座。不知道是报名的人太少,还是门票太贵。我问了一家公司,他们部分票是申请的,其他是买的,1000多元一张。之前我在微信里还看到有人声称他的票值3000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的票是以牌巴子博客的名义申请的,没想到居然会通过。

会场外的展区有不少来自国内外的新颖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其中韩国厂商的展台宣传比较到位,工作人员会说英语和汉语,很乐于介绍,而且会赠送中英文的宣传册。中国的展台就没那么主动了,连宣传册也没有,往往只有一张说明书,有的连说明书也没有。不过部分中国展台比较热衷于让你加他们的微信,或者参加抽奖,然后送小礼品。我因为急着去会场,看演讲比较多,没拿到什么礼品,之前随便拿了件TechCrunch的T恤还小了。

展台中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还是很少,我记得的产品基本只有两个,一个是韩国的一个用于教给小孩恐龙知识的应用,你可以把恐龙每个部位的骨骼拼接完整,另一个是中国的一个“智能戒指”,不过这个戒指目前只能用于在手机上显示你的社交网络帐号,功能过于简陋。其他的产品你貌似是看懂了,但是看完介绍后还是不清楚到底是干嘛用的,还有一些产品在市场上已经见怪不怪了。

参加这种行业大会,我发现往往是越小型越没有大佬的会议,越是比较有料。记得之前看到知名记者曾航说真正牛的东西人家不会在台上跟你分享,我想大佬更是如此,相反一些不太知名的人愿意说一些真话。

现在互联网行业各种大会不少,有多少是有料的,我想很少。

参加极客公园在南京的活动

极客公园2013南京活动

最近极客公园在南京搞了一场“路演”,主题是关于4G的,现场也试用了一下电信的所谓“4G”,发现网速还不如家里的Wifi,可能是人太多的原因。

但其实这场秀是关于移动互联网产品的。

几个做的不错的产品轮番上台,介绍完自己的产品接受嘉宾的询问和点评。嘉宾包括搜狗的王小川,啪啪和点点网的许朝军,友盟的蒋凡。

这是个不错的形式。产品负责人得到了十分中肯的建议,点评者展示了自己的眼光和品味,现场观众也获益良多。

后来主持人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又和以上嘉宾一一对话。

这次参会,更加发现王小川是个儒雅随和的人;另外许朝军的气质比较接近乔布斯;蒋凡看上去很年轻,但因为做行业数据的缘故,对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了如指掌;主持人张鹏看上去有些大大咧咧,但实际上很细致。

和其他略显刻板的互联网大会不同,极客公园社区的活动还是比较自然和活泼的。

唯一不足就是现场礼品只有一瓶纯净水,同时连常见的广告袋也省略了。还有一点就是,现场观众之间的交流实在太少,不仅活动主办方没有促进,大多数观众也都显得比较内向,不太愿意交流。

参加智能电视和微盒开发者大会记

智能电视和微盒大会

今天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2013智能电视及微盒开发者大会”,听会名像是一个大型会议,其实参加会议的人数大概只有五六十人。

会议的主办方就是这个“微盒”的生产商,这个盒子跟传说中的各种盒子差不多,包括盛大盒子,小米盒子,Apple TV等等,就是电视机的一种机顶盒。主办方说这是个拼爹的时代,没有爹就只好抱团,于是和在场的各种小型开发商和生产商合作。

主办方用PPT详细介绍了“微盒”的各种功能,可以点播各种节目那就不用说了,最主要的是可以跟各种家用硬件联结,包括电风扇、电灯泡、血氧计等等,然后通过盒子来遥控这些硬件。

听上去很高端,不过牌巴子博客有一些怀疑,比如首先这些硬件的制造商恐怕得先装好你要的接口,另外多少人能接受或者需要这种控制,会不会导致一些安全问题,比如不小心在工作时把家里的电磁炉打开,把水壶烧爆炸了,最后这个盒子在面对巨头的同类产品时,是否还有生机? 阅读更多

向前看,向后看?

【此文有扯淡嫌疑,慎读。】

如今在一些投稿平台总能看到作者在投稿下面留下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而不是过去常见的博客链接。我不知道留下的这些公众号做得怎么样,反正我是从来没关注过它们。

一来相比点击博客链接那么容易,掏出手机打开数据连接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这太麻烦了;二来我在微信里加过的公众号都是经过“严格论证”的,一共也就关注了那么几个,而且其中有一些都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我已经不想关注更多了。

相比而言,我在订阅器里订阅了几十个博客和网站,其中大多数文章我都会看。

这样的情况不只出现在我身上,之前也不止一次看到过有人讲过类似的话,说微信里的公众平台不会关注太多,看的文章也不会太多,多了会觉得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我个人来说,我看微信都是利用一些碎片时间,比如蹲坑的时候,坐公交的时候,等饭的时候,总之都是无所事事的时间。这种时间每天都会有,但问题是这些时间加起来也不会太长。

你会为了把微信里的文章看完而在厕所蹲上半个小时吗?可能看到好文章时会,但肯定不会经常这样。但在电脑上耐心地看完一篇博文会容易得多。

继续深究这背后的原因,你也许会认为这还跟习惯有关。就像人类读了上千年的纸质书,但如今纸质书还是正在被电子书取代。是的,纸质书和电子书之间的对比,跟博客和微信之间很像。前一种都更考验耐心,后一种相对而言都比较碎片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