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efit在不同语境下的各种译法

Benefit的字面意思是“好处”或“利益”,但在实际翻译应用中,大多数情况下这样直译却是错误的,至少是不自然不通顺的。一般我遇到这个单词是在以下三种语境。 阅读更多

说明书中的 allow 怎么翻译

最近在校对一个软件操作说明的翻译项目。其中经常提到XX功能“allows you to…”。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译员通通把allow翻译成了“允许”,即“XX功能允许你…”。

这样的错误很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译员所犯的错误。其实即便不知道allow怎么翻译好,稍微动动手指查一下,应该也能找到更恰当的翻译。这里翻译成“允许”显然是不通顺的。虽说软件用户也许能够大概理解意思,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译法。 阅读更多

荒唐:拾荒大姐翻译质量秒杀大多数译员,却被建议考证才能做翻译

今早看到一则新闻,荒唐至极。一个拾荒大姐从92年开始自学英语,至今已有26载。这两年为了回击那些嘲笑她看不懂英文报刊的人,翻译了一本长篇英语原著小说,现在被媒体报道了出来。

先不管她翻译的到底怎么样,这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很多网友也这么觉得。但从报道来看,人家翻译得还相当不错。 阅读更多

译员水平高低分水岭之一:对背景资料和语境的思考和调查能力

很多人对翻译不了解,以为翻译就是一种机械的语言转换,尤其是的一些翻译客户,自以为懂一些英语,就把翻译这项工作放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这种思想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国内翻译价格的过于低廉,从而间接阻止了优秀人才进入翻译行业,形成恶性循环。

而部分译员自己也过于强调翻译本身,而忽视了其他方面的能力,比如对稿件的背景资料和语境的思考和调查能力。具体来说,这涉及到译者的知识面、逻辑思维以及信息检索能力。 阅读更多

我所知道的几种翻译社群

前两天博文里提到,中国事实上没有什么翻译圈。一方面,中国的翻译行业严重缺少交流,没有像样的平台,更没有氛围;另一方面,所谓的翻译圈,要么太Low,缺乏水准,要么太窄,不接地气。

今天就具体写写,我从事翻译工作十几年,所接触的那些翻译社群。 阅读更多

语言表达啰嗦化背后的合理性

前些天写文对中英文做了一些对比,结合翻译中的感受,得出中文啰嗦化趋向的结论。但最近听“得到”里面一个音频,多少扭转了我的这种看法。

这个音频的标题叫做《怎样传递信息最有效》,其中举了一个非洲部落通过敲鼓传递信息的例子,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把简单的信息啰嗦化,比如把“别害怕”敲成“把你的心从嗓子眼放回原处,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现在把它放回原处”这么啰嗦的句子,也就是故意造成大量信息冗余。

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啰嗦”和“重复”加深受众的印象,并避免潜在的误解。这一点在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对比中也能明显看出来。 阅读更多

不要给专业译员太长的翻译风格指南

真正专业的翻译公司经常会为客户特别准备一份翻译风格指南(Style Guide),用来指导多名译员和校对人员在项目过程中保持用词风格、术语和格式等的统一。

有时也是应客户的要求这样做,因为有些客户会对自己的稿件有某种偏好,比如要求偏意译或者偏直译。

但在实际的翻译实践中,总体上我并不赞成制作过长的翻译风格指南,甚至可以将其删减至一两页即可。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 阅读更多

直译和意译的分界线在哪?

对译员来说,直译和意译的含义不言自明,似乎没什么可解释的。如果要解释,不如从它们的英文翻译来解释,直译是Translate literally,意译是Paraphrase,反译成中文分别是“字面翻译”和“改述/释义”,两者的含义也差不多是这样,区别很明显。但在翻译实践中,这条分界线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明确。 阅读更多

国内翻译圈和书法圈的相通之处

我从没有在这里写过和书法有关的内容,但实际上我是一个重度书法爱好者,我的博客名称“知行博客”四个字就是我自己写的,这是我比较早期的书法风格,现在写的话可能又不一样了。

我原来主要都是自己单练,一来找不到合适的书法老师,二来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喜欢自己探索,毕竟公认的是王羲之笔法早就失传了,而且写字这件看似简单的事,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具体问题。

最近才加了一些书法的微信群,结果有一些惊喜,但更多的是失望。 阅读更多

自由译者需谨防网络诈骗

前几天,在职业社交媒体领英(Linkedin)上收到一条信息,对方说想找自由译者或者翻译公司,让我把个人简历或者公司简介发到他邮箱。

Linkedin翻译项目Offer

我看了一下对方的领英个人资料,发现对方是一家英国工程公司的CEO,但长着一张华人面孔。这个领英账号似乎是最近刚创立的,加了不少自由翻译,看上去都是一些资历不错的译者。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