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朴树的“No fear in my heart”谈英文歌名的采用和翻译

首先,No fear in my heart 这首歌虽然歌名是英文的,但歌词中的英文很少,除去一小句“Yo buddy”,就只有四句:

Just let time go on

Your kneeling now stand

With no fear in my heart

God comes into my mind

相比朴树的其他英文歌词,意思也简单明了得多。翻译如下: 阅读更多

电影《边境风云》英文译名探究

前两天看了早就想看的《边境风云》,后来一查,导演居然就是《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导演程耳。今天还想再看一遍,却没抽出足够的时间来,只看了个开头。

影片开头显示其英文译名是“Lethal hostage”,反译过来就是“致命人质”,让人想起外片《致命魔术》和《绝命毒师》。

不过后两者的英文原名却都和“致命”或“绝命”毫无关系。《致命魔术》的英文原名是“The Prestige”,直译是“声望”的意思,符合很多美国电影名称的简洁取向;而《绝命毒师》的英文原名“Breaking Bad”则很晦涩,经查连很多老外也搞不懂,其源自美国方言,乃是开车俗语,大概就是“改行正道”的意思,词典中却有“超越罪恶”的含义,不知又是哪位同仁主观臆断的结果。 阅读更多

试译朴树《Colorful Days》英文歌词

《傲慢的上校》中的英文歌词一样,朴树的《Colorful Days》也比较晦涩,但不晦涩就不是朴树写的歌词了。

而网上现有的翻译,包括百度百科中的译文,都只是根据流行歌曲的用语习惯和部分单词的含义主观臆测,看起来很通顺很自然,但严重脱离原文。甚至原文都写错了,下面原文中加粗的部分都是网上写错的。 阅读更多

黄颡鱼等中国原生鱼的名称如何翻译?

这两年中国原生鱼越来越热门,原来大家都养热带鱼,但现在很多人开始着迷于原生鱼。在目前的原生鱼宠物市场上,很多原生鱼的价格已经超过普通的热带鱼,几十块钱一只乃至上百块一只都很常见。而且原生鱼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冬天不用加温。

另外,很多原来不受食客待见的小型原生鱼,也开始在餐桌上热门,比如黄颡鱼、沙塘鳢等。

那么,随着原生鱼在宠物市场和餐桌上的流行,在此过程中难免会接触到在华的外国人。在向外国人介绍原生鱼的时候,一大难题就是其名称的翻译。

就拿黄颡鱼来说,在中国是一种很常见的鱼,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称呼。比如在江苏,我们一般称之为昂刺鱼,而在湖南,则是一道有名的湘菜,称为黄鸭叫。

这些名称显然都是口语化的民间叫法,可对应的英语中,却没有这样的口语化名称。 阅读更多

试译朴树「傲慢的上校」英文歌词

朴树的「傲慢的上校」中夹杂了两段英文Rap。

其中最开始的第一段是由朴树亲口唱出,而中间那段似乎并非出自朴树之口,而且声音极低,如果不是网上有歌词提供,完全无法辨识。

和朴树的很多中文歌词一样,这两段英文歌词也比较晦涩。我在翻译时尽可能尊重原文,没有随意改动和发挥: 阅读更多

网站还是微信公众号,选哪个?

选择网站还是微信公众号,这对很多大公司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当然是两者都做了。但是对于传统行业的企业以及政府部门来说,这很可能就变成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们往往无法根据客户需求和实际情况进行合理的安排。下面分别举一个政府部门和一个企业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前两天需要去本地的一个政府部门办社保的事情,由于我住的地方和这个部门的地址相距太远。所以我选择先通过电话和网络咨询办事流程。

结果打他们专门的服务热线12333,却联系不到指定区域的相关单位;我又在这个区域的政府网上办事大厅问,问题提了两天,没有得到一个回复。

网上搜索本地流程更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能抽时间,带着一堆材料,直接去部门所在地碰运气。 阅读更多

英译中新造词遐想:想意

很多人喜欢在平时说中文时夹杂着一些英文,其实不一定是装逼,也可能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对应的汉语词汇。

比如商业社会中人们常说的“idea”,这个词的本意是“想法”、“点子”、“意见”乃至“创意”,这些词多多少少都可以用来解释“idea”,可就是没有一个完全对应的词。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汉语过于“博大精深”,从字面意思来看,每种翻译都对,但是在约定俗成中,这些词的用法又各有着重和偏向,所以竟不能和idea对应。

拿“创意”来说,这个词本来应该是和“idea”的用法很相近,都形容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比较独特的主意,但不同点在于,“创意”过于严肃和书面化,中国社会对“创意”的标准要求也比英语中对“idea”的高,所以一般人不敢轻易说自己有什么创意。而与之相对的是“点子”,似乎又过于口语化和不严肃了一点。 阅读更多

翻译是一种再创作吗?

提起翻译,很多翻译圈的从业人员和一些翻译公司都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说翻译是一种再创作。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翻译嘛,就是把内容从一种语言转化为另一种语言,这里面肯定是需要创造的,因为两种语言往往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说英语和汉语,他们的语法、结构、语序、词汇各方面都很不一样。如果说翻译只是一种机械的转化,那么人工智能翻译,或者说机器翻译,早就已经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可是尽管如此,翻译真的是一种再创作吗?我看不然。

在真正的翻译实践中,翻译和创作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阅读更多

人工翻译和机器翻译之争中的种种谬误

早上看到网易的有道人工翻译在招英文译审,网易大概是最早做人工翻译的互联网公司了,翻译怎么说也是个传统的手工活或者嘴活,互联网公司做的很少。

但网易就是有个性,后来百度也做了。可见,即便是在这些互联网巨头看来,人工智能翻译要取代人工翻译也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

但长不代表不会。现在很多翻译就老是有一种幻觉,觉得对翻译这件事,机器是永远不可能取代人工的。 阅读更多

今日头条们冤吗

前两天我在凌晨发了一篇抨击凤凰网内容取向的文章,结果当天上午就有一批新闻客户端被从安卓应用商店下架,凤凰新闻首当其冲。

而这早已不是我第一次抱怨曾经喜爱的凤凰网的诸多问题了。紧接着就是今日头条及其旗下的一众手机软件被处罚。

换做几年前,很难想象一个网站或者应用会因为这种擦边球的内容而遭到处罚或限制。换句话说,这些网站或应用的尺度很大——至少相比电视和报纸,那是大出好几倍甚至几十倍了,但有关部门似乎对网络采取的是另一种标准,而这些新媒体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擦边球的方式在娱乐大众的同时赚得盆满钵满。

我为什么一直在写凤凰网这些比较传统的新闻网站,却忽视了今日头条这类更加热门的基于算法的新闻客户端,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是,我手机里根本就没有安装今日头条这类软件。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