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消息和老道消息

当小道消息三天前发布的最近文章,也就是上上篇发布的消息的阅读量才过一万时,老道消息昨天发布的最新文章的阅读量已经是四万多。我之前从未刻意去关注过小道消息的阅读量,但是对老道消息的这个阅读量,我却一点也不感到意外。顺便说一句,我大概有一年没有看小道消息的文章了。我对其主人Fenng没有任何成见,我也欣赏他的各种真诚的分享,他可能不是互联网行业的顶尖人物,但是他的分享精神还是值得钦佩的,每个行业也都需要这样的人,来总结经验,启发从业者。

也许小道消息和老道消息并不具有什么可比性,前者相当于个人博客,充满个人特色乃至情绪化,而后者则更像是一份报纸,属于团队运作。

毫无疑问,相比成名很早的小道消息来说,老道消息借鉴了前者的名号,这种做法即便是在抄袭成风的互联网行业,恐怕也不受人待见。

但令人略感意外的是,老道消息的影响力日渐增长,甚至超越小道消息。这个结果居然也不令我觉得太意外。

老道消息文笔老辣却又处处透着真诚,尽管某些文章被公认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洗白文,却能保持总体上的说服力。

相比而已,小道消息更像是某种披着深层心灵鸡汤外衣的中浅层心灵鸡汤,他的文章似乎很有情怀,也能给人以启发。可看多了又似乎只是老调重弹,以至于有心灵鸡汤的嫌疑。又或者说,大家觉得即便是心灵鸡汤,又有何妨。

互联网行业日新月异,每天都有大量新人涌入,即便是很多老人,也愿意认定某个人物不松口,这大概相当于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IP”,因此小道消息总能保持着比较巨大的影响力。又或者说,这个行业里任何一个有些地位的人物,只要愿意或者热爱每个星期写个一两篇的评论,抱着拥抱屌丝和批评巨头的准则,吸引一大批粉丝是绝无问题的。

至于你应该选择粉哪家,当然是你个人的决定,但从阅读量来看,时有新意的老道消息无疑更加成功。看来老调重弹总是不太讨喜的。

电信路由器设置好了上不了网怎么办

今天把电信宽带的路由器换了,原来用的是自己的路由器,感觉大材小用了,换成电信送的路由器。

按照原来的流程设置完了以后,怎么也上不了网,把猫重启也没用。

总感觉少了哪个步骤,可是看电信的说明书,也没少,而且电信路由器的安装引导也都完成了。

上网找也找不到答案,要说现在的搜索引擎真的是越来越难堪大用,垃圾信息太多。

后来找到一个帖子提到上网方式,我受到启发,在路由器页面中更改了默认的网络连接方式,输入宽带账号名和密码,这下总算是连上了。

记录在此,以防忘记。

创建子主题步骤

一般:

1.建一个文件夹,命名为子主题名称;

2.文件夹内放入一个style.css文件,文件中写入: 阅读更多

vlookup终极简易步骤

vlookup函数看着挺唬人的,名字长,公式更长。很少要用到,但每次用到都头疼。这次下决心把步骤记下来,以后不用再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教程了。

像这种公式类的东西,完全没必要像网上那些教程去解释,那些SB解释半天把我都绕晕了,显示自己很懂是吧……公式怎么写都是微软的人定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可以这样写,也可以那样写。所以最关键的是步骤不能错。 阅读更多

冯唐译飞鸟集诗四首书法习作

前两天写毛笔字抄了几首冯唐译的飞鸟集,发现除去少数几首包含不雅字眼的诗不说,其实译得挺好的。

比如之前看过一首飞鸟集的诗是这样的:

我今晨坐在窗前

世界如一个路人似的

停留了一会

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据说是郑振铎的版本。

而冯唐的译本是这样的:

新的一天
我坐在窗前
世界如过客
在我面前走过
停了
点头
又走了

看了很有感觉,觉得还是这个好。

郑振铎译本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废字”太多,比如最后一句“又走过去了”,其中“过去”两字纯属多余,简直不要太啰嗦,类似的字眼就连我在平时的非诗歌文本翻译中也是尽量避免的。而冯唐版的“又走了”简洁有力。

下面放出我抄的四首冯唐译本习作,献丑了: 阅读更多

自由职业者每天需要工作多长时间?

自由职业者每天工作多长时间?这个问题一度连我自己也回答不了。

一是曾经工作时间很不固定,主要是因为自己接项目没经验,时间没安排好,有时工作时间长,有时工作时间短;二是工作量不稳定。

关于第二点,工作量稳不稳定都是相对的。即便是全职工作,工作量也没有绝对稳定的。我目前工作量的稳定度已经可以和全职工作相媲美,甚至赶超某些全职工作了。

可是你现在问我,每天工作多长时间,赚多少钱等等问题,我还是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楚。

为什么呢?这就涉及到第三点:自由职业者的“非盈利时间”,这个词是我发明的,意思是“不赚钱的工作时间”。

众所周知,自由职业者一般都是按照时间算钱,或者自由翻译是按照字数算钱,但其实也可以转化为时间。那么比方说假如我一小时的时薪是150元——这是我跟合作公司谈好的价格,是不是说我每天只需要工作4小时,就能赚600元?

理论上是这样,可是实际上为了这600元,你可能需要工作5小时甚至7小时。

原因是,你需要花时间在沟通、安排工作和寻找更好项目等事务上。当然,如果你的工作是按照时间算钱,其实沟通所花的时间也可以列入工作时间,并且有钱可拿。

可是对于另外两点,特别是“寻找更好项目”这一点,就只能成为“非盈利时间”了。

你说为什么要“寻找更好的项目”?

自由职业者是可能有一两家固定的长期的合作对象,我也是这样,但即便是固定的、长期的,也难免有工作量跟不上的时候,或者,有的公司并不是所有项目都是合算的(cost-efficient),也就是说,你可能花同样的时间或精力,换一个项目做,能赚得更多,那么如果有可能找到更加合算的项目,我为什么一定要来者不拒,去做那些不合算的任务呢?

毕竟,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时间或精力才是最宝贵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花费最少的时间和精力,赚最多的钱。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

那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要花费“非盈利时间”来寻找、洽谈和权衡潜在的更好的项目。

当然,这个目标不是最理想的情况,最理想的情况应该是像巴菲特说的那样,睡着觉也能赚钱。

我一直也在寻找这样的赚钱方式,我喜欢做网站,可是这么多年,做了大大小小十几个网站,几乎没有盈利,最后硬生生逼成了一种兴趣。但好歹是积累了很多做网站的经验,现在通过自由职业把这些经验转化为报酬,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妖言惑众:网络谣传小苹果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

前两天在一个微信群看到一个视频,内容是俄罗斯的一个交响乐团在演奏,演奏的正是风靡全中国的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视频的字幕里大义凛然地写着:小苹果乃是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云云……

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互联网老兵都几乎被骗了,但想想不对啊,没有听说过有关小苹果抄袭的传言啊。如果真是抄袭的什么列宁格勒交响曲,应该早就被爆料出来了,而不是等到今天。

今天工作之余想起这件事,就上网搜了搜,搜索得出的结论是:那则视频是假的,画面是国外交响团在演奏,而声音则是另一个交响团的演奏音频(很可能是哪个国内交响乐团的作品)。通过把画面和音频结合成一个视频,诬陷抹黑《小苹果》和筷子兄弟。

关于小苹果抄袭列宁格勒这则谣言的所有相关信息也都集中在今年9月份,也就是这几天,所以这则视频也是最近才发布出来的。而且这些信息全部发布在社交媒体,正规新闻网站无一报道。我特意听了列宁格勒,其曲调和小苹果完全不同,这一点也有网友指出,另外新浪博客《人到中年024的博客》也断定此视频为诬陷。

视频作者在视频字幕里痛心疾首,表示抄袭丢人,但实际却是故意欺骗观众,实在是令人发指。视频传播甚广,对筷子兄弟的名声当然是很大的伤害,但却无从追究,正所谓暗箭伤人。

最让我惊叹的则是人心之险恶。

English blog about Huai’an city

人到了一个新地方,都是新奇的,好像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一屋一瓦都不一样。哪怕是故地重游。

一年前回到淮安市,那时已经阔别四五年。这座城市变化比较大,原来画在图纸上的一些建筑已经矗立在那里。住处附近的街道也变得热闹的多。一些故人热情欢迎我回来,也有故人冷眼相待,大约是因为我们早无利益关系,可是为什么在我走后一直还保持联系,回来了却不理了,真是人心叵测啊。类似的情况在我当年跳槽去南京时也发生过,就是本来好好的,真在一个城市了反而冷淡了,所以我都习惯了。所以多换换城市,能自动筛选掉假朋友。

不管怎样,我还是以新奇的眼光看待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但这种新奇感就像恋爱的新鲜感,不知什么时候就几乎消失殆尽,以至于没有了继续探索的动力。

好在在我还处于新奇期的时候,有感于我曾经工作过的淮安政府英文网站停滞不前,作用依然极其有限,我建新站的热情被触发起来,一口气写了好几篇关于淮安的英文文章,发表在一个主题英文博客上。

后来生活趋于固定,新奇感褪去,也就没了更新文章的灵感了。

不过尽管文章数量和域名年龄远不及淮安政府网站,也偶有一些访客来访,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了。要知道我几乎没有推广过这个网站,以至于我自己都快把它遗忘,连网站空间都是趁着去年的黑色星期五买的,仅仅花了一美元。

今天在此推荐一下,有兴趣的可以访问,关于淮安的英文博客:All things about Huai’an City

 

自由职业者:平衡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

很多人对自由职业者有一些误解。比如有的人会认为,自由职业跟上班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也就是一个在家工作,一个在办公室工作;还有人以为,像自由翻译这种活,也就是每天在家翻译一些稿子,做一些机械的活,所以没必要去办公室。

其实大错特错。

我有一次在朋友圈抱怨,说自己一天之内同时在做六七个完全不同的项目,忙死了也赚不到多少钱。这些项目里,除了翻译,还有关键词研究、文化咨询、创译、数据整理、校对等等。都是些小项目,所以加起来也没多少钱。其中每一个项目,不是说你接了,做完了发回去这么简单,都需要进行各种选择和沟通。

虽然没多少钱,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比如很多时候做的都是国际知名的品牌,非常高大上。

大项目有没有?也有。

大项目钱多,但也有它的缺点。比如周期长,这会导致拖延症发作,前面动作缓慢,不到后面不着急——其实拖延症也是跟完美主义有关的,往往是完美主义导致对大项目,特别是陌生的项目,过于谨慎,迟迟不敢动手。

另外周期长也会导致后面如果有其他的项目,很难插进来。如果是可以拒绝的、不重要的项目,放弃也没什么,我每天都在放弃各种各样的项目。但如果是重要的、难以拒绝的项目,就麻烦了。记得有一次接了一个六七万字的稿子,要忙好几个星期,可是恰恰在这段时间,又来了很多拒绝不了的校对,因为之前已经签过协议,所以不能随便拒绝。结果就是忙成了狗——当然狗也没那么忙。

大项目周期长的最不好的后果就是导致自己太沉浸其中,而疏忽了长期发展。这一点在我几年前做兼职翻译时就已经察觉到了。

当时忙于一些大项目,甚至错过了重要的人事考试信息,或者连重要考试的复习都疏忽了,这就损害了长期的利益。

虽然现在我作为自由职业者,不太需要考虑考试的问题,但仅从职业来讲,也要有一些着眼于长期利益的动作。比如关注行业动态,关注最新招聘信息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比如思考将来如何发展,是侧重翻译还是侧重SEO,比如如果进行个人推广等等。

以上每一点都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而大项目往往让人无心或者无力投入到眼前工作以外的事情上。

所以,这就是自由职业者的一种困境。没有大项目,赚不到钱,有了大项目,会难以避免地疏忽其他事情。

具体如何平衡,如何调节,就要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去尝试和验证了。

如此下去,锵锵三人行停播指日可待

后记:本文9月9日发表三天后的9月12日中午,凤凰卫视官微宣布锵锵三人行停播。媒体纷纷马后炮地分析停播之前的种种“迹象”。我的预测这么快应验,很大程度上也只是巧合,因为我已经一年左右没有关注这个节目,对那些“迹象”也一无所知,但停播只是早晚的事。有人认为停播是上面的意思,但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分析。少一些阴谋论,多一些独立思考,世界会更加美好。我也相信文涛等栏目组成员会有更加灿烂的明天。为证明此文发布日期的真实性,以下是百度快照9月10日的收录情况截图:

捕获



 

曾几何时,我也算是《锵锵三人行》的忠实观众。那大概是2011年到2015年这当儿,虽然不是每集都看,但时时想知道他们又聊些啥。忙的时候可能看得少些,但只要是吃晚饭的时候有些无聊,想看节目的时候,就会想起锵锵。

大概是从一两年前开始,不那么热衷了。看得越来越少,反而是看《总编辑时间》比较频繁。直到大约两个月前,因为政策原因,凤凰卫视的所有节目都不再在凤凰网播放,自然是想看也看不了了。

今晚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这个号称凤凰台最长命,亦或是全中国最长命的谈话类节目,也许真的离停播不远了。

搜了一下微信公众号,发现有叫做“锵锵三人行”的号,可是竟然连认证也没有,不知真假。点进去一看,居然有窦文涛的祝福视频,浏览量也上万,看来不假。

可是偶尔才更新一条的频率,相比任何电视节目的公众号,恐怕也是太慢了。这也正像锵锵在任何社交平台的风格。

我猜锵锵的团队肯定不是没想过多多利用社交媒体,但也许是因为政策的原因,不敢大张旗鼓,只能低调行事。

如今,唯一的网络导流渠道凤凰网也戛然停止首页推送,锵锵的流量难免出现断崖式下跌。这种下跌在十几年前乃至几年前,也许都是窦文涛他们所不以为然的。据说当时台长要求凤凰卫视为凤凰网提供协助,那边还不情不愿。

锵锵的团队也许早已习惯了低调,正如窦文涛所抱怨的,播放时间都安排在深夜的冷门时段。可是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过于低调恐怕就是慢性自杀了。播放量如果不高,就怕连嘉宾都不好请。

那些从锵锵走出来的大V,哪个不是早就有了自己的自媒体渠道,梁文道、马未都、叶檀、马家辉,并且都搞得红红火火。

就连窦文涛自己,都在某个网站开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但是恐怕是因为宣传不够,投入不够,我都忘了到底是在哪个网站。

细想为什么连我这样的热心观众都逐渐冷落了锵锵,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现如今人的注意力实在是太稀缺了,而且有了比锵锵更好的信息获取渠道。

曾经我还在替锵锵栏目组担心,万一哪天窦文涛不做锵锵了,或者临时出差,全中国究竟有谁能真正替代他呢?

记得有一次是央视跳槽过去的一个主持人代班,但效果不太好,网络评价也不高。

后来看了罗振宇的节目,我一拍大腿,这家伙就能替代窦文涛啊!如今想想,不仅这两人性格很不一样,不存在替不替代的问题。就算你让罗振宇去主持锵锵,也早已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了。人家罗胖的得到是做得蒸蒸日上啊。

当年罗胖在罗辑思维策划会里说的,脱口秀必须是单人对着镜头讲,还真就是这样。现在自媒体哪个不是这样?常年在央视接受业余主持人提问的局座,都开始了单人脱口秀的生涯。人们也愿意直视这些家伙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锵锵曾经自鸣得意的“铁三角”,在我最后看锵锵的记忆里,好像梁文道和许子东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就连马家辉似乎也忙着闭关写长篇小说挑战自我去了。就算出现了,恐怕也难以恢复当年的收视辉煌。

他们三四个人形成的小气候,他们的谈笑风生、嬉笑怒骂似乎离这个时代渐渐远去。宁愿这变成一种回忆,却不愿其发生在当下。也许观众更愿意成为谈话的其中一人吧,而单人脱口秀正能造成那样的错觉。

锵锵三人行当然还是有一大帮铁杆粉丝,只要你想,永远都能有办法看到最新一期的锵锵。可是仅靠这一帮铁杆,能支撑锵锵在这个多变而快速的世界走多远?只能拭目以待了。



 

后记:这篇文字是2017年9月9日晚的一时感慨,写的比较乱。这里总结一下文章想说的锵锵三人行可能停播的三点原因:

  1. 单人脱口秀大行其道,三人对话的节目形式越来越不合时宜,而且越来越有老生常谈的味道;
  2. 锵锵三人行过于低调,观众注意力容易被其他节目夺走;
  3. 凤凰卫视网络播放被禁止,锵锵三人行失去唯一推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