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ookup终极简易步骤

vlookup函数看着挺唬人的,名字长,公式更长。很少要用到,但每次用到都头疼。这次下决心把步骤记下来,以后不用再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教程了。

像这种公式类的东西,完全没必要像网上那些教程去解释,那些SB解释半天把我都绕晕了,显示自己很懂是吧……公式怎么写都是微软的人定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可以这样写,也可以那样写。所以最关键的是步骤不能错。 Continue reading →

冯唐译飞鸟集诗四首书法习作

前两天写毛笔字抄了几首冯唐译的飞鸟集,发现除去少数几首包含不雅字眼的诗不说,其实译得挺好的。

比如之前看过一首飞鸟集的诗是这样的:

我今晨坐在窗前

世界如一个路人似的

停留了一会

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据说是郑振铎的版本。

而冯唐的译本是这样的:

新的一天
我坐在窗前
世界如过客
在我面前走过
停了
点头
又走了

看了很有感觉,觉得还是这个好。

郑振铎译本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废字”太多,比如最后一句“又走过去了”,其中“过去”两字纯属多余,简直不要太啰嗦,类似的字眼就连我在平时的非诗歌文本翻译中也是尽量避免的。而冯唐版的“又走了”简洁有力。

下面放出我抄的四首冯唐译本习作,献丑了: Continue reading →

自由职业者每天需要工作多长时间?

自由职业者每天工作多长时间?这个问题一度连我自己也回答不了。

一是曾经工作时间很不固定,主要是因为自己接项目没经验,时间没安排好,有时工作时间长,有时工作时间短;二是工作量不稳定。

关于第二点,工作量稳不稳定都是相对的。即便是全职工作,工作量也没有绝对稳定的。我目前工作量的稳定度已经可以和全职工作相媲美,甚至赶超某些全职工作了。

可是你现在问我,每天工作多长时间,赚多少钱等等问题,我还是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楚。

为什么呢?这就涉及到第三点:自由职业者的“非盈利时间”,这个词是我发明的,意思是“不赚钱的工作时间”。

众所周知,自由职业者一般都是按照时间算钱,或者自由翻译是按照字数算钱,但其实也可以转化为时间。那么比方说假如我一小时的时薪是150元——这是我跟合作公司谈好的价格,是不是说我每天只需要工作4小时,就能赚600元?

理论上是这样,可是实际上为了这600元,你可能需要工作5小时甚至7小时。

原因是,你需要花时间在沟通、安排工作和寻找更好项目等事务上。当然,如果你的工作是按照时间算钱,其实沟通所花的时间也可以列入工作时间,并且有钱可拿。

可是对于另外两点,特别是“寻找更好项目”这一点,就只能成为“非盈利时间”了。

你说为什么要“寻找更好的项目”?

自由职业者是可能有一两家固定的长期的合作对象,我也是这样,但即便是固定的、长期的,也难免有工作量跟不上的时候,或者,有的公司并不是所有项目都是合算的(cost-efficient),也就是说,你可能花同样的时间或精力,换一个项目做,能赚得更多,那么如果有可能找到更加合算的项目,我为什么一定要来者不拒,去做那些不合算的任务呢?

毕竟,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时间或精力才是最宝贵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花费最少的时间和精力,赚最多的钱。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

那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要花费“非盈利时间”来寻找、洽谈和权衡潜在的更好的项目。

当然,这个目标不是最理想的情况,最理想的情况应该是像巴菲特说的那样,睡着觉也能赚钱。

我一直也在寻找这样的赚钱方式,我喜欢做网站,可是这么多年,做了大大小小十几个网站,几乎没有盈利,最后硬生生逼成了一种兴趣。但好歹是积累了很多做网站的经验,现在通过自由职业把这些经验转化为报酬,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妖言惑众:网络谣传小苹果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

前两天在一个微信群看到一个视频,内容是俄罗斯的一个交响乐团在演奏,演奏的正是风靡全中国的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视频的字幕里大义凛然地写着:小苹果乃是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云云……

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互联网老兵都几乎被骗了,但想想不对啊,没有听说过有关小苹果抄袭的传言啊。如果真是抄袭的什么列宁格勒交响曲,应该早就被爆料出来了,而不是等到今天。

今天工作之余想起这件事,就上网搜了搜,搜索得出的结论是:那则视频是假的,画面是国外交响团在演奏,而声音则是另一个交响团的演奏音频(很可能是哪个国内交响乐团的作品)。通过把画面和音频结合成一个视频,诬陷抹黑《小苹果》和筷子兄弟。

关于小苹果抄袭列宁格勒这则谣言的所有相关信息也都集中在今年9月份,也就是这几天,所以这则视频也是最近才发布出来的。而且这些信息全部发布在社交媒体,正规新闻网站无一报道。我特意听了列宁格勒,其曲调和小苹果完全不同,这一点也有网友指出,另外新浪博客《人到中年024的博客》也断定此视频为诬陷。

视频作者在视频字幕里痛心疾首,表示抄袭丢人,但实际却是故意欺骗观众,实在是令人发指。视频传播甚广,对筷子兄弟的名声当然是很大的伤害,但却无从追究,正所谓暗箭伤人。

最让我惊叹的则是人心之险恶。

English blog about Huai’an city

人到了一个新地方,都是新奇的,好像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一屋一瓦都不一样。哪怕是故地重游。

一年前回到淮安市,那时已经阔别四五年。这座城市变化比较大,原来画在图纸上的一些建筑已经矗立在那里。住处附近的街道也变得热闹的多。一些故人热情欢迎我回来,也有故人冷眼相待,大约是因为我们早无利益关系,可是为什么在我走后一直还保持联系,回来了却不理了,真是人心叵测啊。类似的情况在我当年跳槽去南京时也发生过,就是本来好好的,真在一个城市了反而冷淡了,所以我都习惯了。所以多换换城市,能自动筛选掉假朋友。

不管怎样,我还是以新奇的眼光看待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但这种新奇感就像恋爱的新鲜感,不知什么时候就几乎消失殆尽,以至于没有了继续探索的动力。

好在在我还处于新奇期的时候,有感于我曾经工作过的淮安政府英文网站停滞不前,作用依然极其有限,我建新站的热情被触发起来,一口气写了好几篇关于淮安的英文文章,发表在一个主题英文博客上。

后来生活趋于固定,新奇感褪去,也就没了更新文章的灵感了。

不过尽管文章数量和域名年龄远不及淮安政府网站,也偶有一些访客来访,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了。要知道我几乎没有推广过这个网站,以至于我自己都快把它遗忘,连网站空间都是趁着去年的黑色星期五买的,仅仅花了一美元。

今天在此推荐一下,有兴趣的可以访问,关于淮安的英文博客:All things about Huai’an City

 

自由职业者:平衡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

很多人对自由职业者有一些误解。比如有的人会认为,自由职业跟上班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也就是一个在家工作,一个在办公室工作;还有人以为,像自由翻译这种活,也就是每天在家翻译一些稿子,做一些机械的活,所以没必要去办公室。

其实大错特错。

我有一次在朋友圈抱怨,说自己一天之内同时在做六七个完全不同的项目,忙死了也赚不到多少钱。这些项目里,除了翻译,还有关键词研究、文化咨询、创译、数据整理、校对等等。都是些小项目,所以加起来也没多少钱。其中每一个项目,不是说你接了,做完了发回去这么简单,都需要进行各种选择和沟通。

虽然没多少钱,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比如很多时候做的都是国际知名的品牌,非常高大上。

大项目有没有?也有。

大项目钱多,但也有它的缺点。比如周期长,这会导致拖延症发作,前面动作缓慢,不到后面不着急——其实拖延症也是跟完美主义有关的,往往是完美主义导致对大项目,特别是陌生的项目,过于谨慎,迟迟不敢动手。

另外周期长也会导致后面如果有其他的项目,很难插进来。如果是可以拒绝的、不重要的项目,放弃也没什么,我每天都在放弃各种各样的项目。但如果是重要的、难以拒绝的项目,就麻烦了。记得有一次接了一个六七万字的稿子,要忙好几个星期,可是恰恰在这段时间,又来了很多拒绝不了的校对,因为之前已经签过协议,所以不能随便拒绝。结果就是忙成了狗——当然狗也没那么忙。

大项目周期长的最不好的后果就是导致自己太沉浸其中,而疏忽了长期发展。这一点在我几年前做兼职翻译时就已经察觉到了。

当时忙于一些大项目,甚至错过了重要的人事考试信息,或者连重要考试的复习都疏忽了,这就损害了长期的利益。

虽然现在我作为自由职业者,不太需要考虑考试的问题,但仅从职业来讲,也要有一些着眼于长期利益的动作。比如关注行业动态,关注最新招聘信息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比如思考将来如何发展,是侧重翻译还是侧重SEO,比如如果进行个人推广等等。

以上每一点都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而大项目往往让人无心或者无力投入到眼前工作以外的事情上。

所以,这就是自由职业者的一种困境。没有大项目,赚不到钱,有了大项目,会难以避免地疏忽其他事情。

具体如何平衡,如何调节,就要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去尝试和验证了。

如此下去,锵锵三人行停播指日可待

后记:本文9月9日发表三天后的9月12日中午,凤凰卫视官微宣布锵锵三人行停播。媒体纷纷马后炮地分析停播之前的种种“迹象”。我的预测这么快应验,很大程度上也只是巧合,因为我已经一年左右没有关注这个节目,对那些“迹象”也一无所知,但停播只是早晚的事。有人认为停播是上面的意思,但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分析。少一些阴谋论,多一些独立思考,世界会更加美好。我也相信文涛等栏目组成员会有更加灿烂的明天。为证明此文发布日期的真实性,以下是百度快照9月10日的收录情况截图:

捕获

曾几何时,我也算是《锵锵三人行》的忠实观众。那大概是2011年到2015年这当儿,虽然不是每集都看,但时时想知道他们又聊些啥。忙的时候可能看得少些,但只要是吃晚饭的时候有些无聊,想看节目的时候,就会想起锵锵。

大概是从一两年前开始,不那么热衷了。看得越来越少,反而是看《总编辑时间》比较频繁。直到大约两个月前,因为政策原因,凤凰卫视的所有节目都不再在凤凰网播放,自然是想看也看不了了。

今晚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这个号称凤凰台最长命,亦或是全中国最长命的谈话类节目,也许真的离停播不远了。

搜了一下微信公众号,发现有叫做“锵锵三人行”的号,可是竟然连认证也没有,不知真假。点进去一看,居然有窦文涛的祝福视频,浏览量也上万,看来不假。

可是偶尔才更新一条的频率,相比任何电视节目的公众号,恐怕也是太慢了。这也正像锵锵在任何社交平台的风格。

我猜锵锵的团队肯定不是没想过多多利用社交媒体,但也许是因为政策的原因,不敢大张旗鼓,只能低调行事。

如今,唯一的网络导流渠道凤凰网也戛然停止首页推送,锵锵的流量难免出现断崖式下跌。这种下跌在十几年前乃至几年前,也许都是窦文涛他们所不以为然的。据说当时台长要求凤凰卫视为凤凰网提供协助,那边还不情不愿。

锵锵的团队也许早已习惯了低调,正如窦文涛所抱怨的,播放时间都安排在深夜的冷门时段。可是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过于低调恐怕就是慢性自杀了。播放量如果不高,就怕连嘉宾都不好请。

那些从锵锵走出来的大V,哪个不是早就有了自己的自媒体渠道,梁文道、马未都、叶檀、马家辉,并且都搞得红红火火。

就连窦文涛自己,都在某个网站开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但是恐怕是因为宣传不够,投入不够,我都忘了到底是在哪个网站。

细想为什么连我这样的热心观众都逐渐冷落了锵锵,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现如今人的注意力实在是太稀缺了,而且有了比锵锵更好的信息获取渠道。

曾经我还在替锵锵栏目组担心,万一哪天窦文涛不做锵锵了,或者临时出差,全中国究竟有谁能真正替代他呢?

记得有一次是央视跳槽过去的一个主持人代班,但效果不太好,网络评价也不高。

后来看了罗振宇的节目,我一拍大腿,这家伙就能替代窦文涛啊!如今想想,不仅这两人性格很不一样,不存在替不替代的问题。就算你让罗振宇去主持锵锵,也早已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了。人家罗胖的得到是做得蒸蒸日上啊。

当年罗胖在罗辑思维策划会里说的,脱口秀必须是单人对着镜头讲,还真就是这样。现在自媒体哪个不是这样?常年在央视接受业余主持人提问的局座,都开始了单人脱口秀的生涯。人们也愿意直视这些家伙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锵锵曾经自鸣得意的“铁三角”,在我最后看锵锵的记忆里,好像梁文道和许子东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就连马家辉似乎也忙着闭关写长篇小说挑战自我去了。就算出现了,恐怕也难以恢复当年的收视辉煌。

他们三四个人形成的小气候,他们的谈笑风生、嬉笑怒骂似乎离这个时代渐渐远去。宁愿这变成一种回忆,却不愿其发生在当下。也许观众更愿意成为谈话的其中一人吧,而单人脱口秀正能造成那样的错觉。

锵锵三人行当然还是有一大帮铁杆粉丝,只要你想,永远都能有办法看到最新一期的锵锵。可是仅靠这一帮铁杆,能支撑锵锵在这个多变而快速的世界走多远?只能拭目以待了。

淮安看病记

我对武术感兴趣十几年了,但一直没找过专业的师傅教。直到去年,才正儿八经在淮安找了一家打着“自由搏击”招牌的武馆训练。

有意思的是,训练的时候先后遇到三个医生,一个神经科医生,一个牙医,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医生。而且他们训练都很积极。

我并不觉得他们对武术真的有什么兴趣,更可能的是他们只是想学习防身技能。众所周知,中国的医患关系不是很好。

但是淮安这个地方,医患关系可能尤其不好。

我在淮安有限的几次看病经历,一次比一次奇葩,医院服务之差让我越来越难以接受。

要知道我并没有抱太高期望,因为一方面,淮安毕竟是个小城市,你不能总拿它跟南京那些医院比,服务差点也属正常;另一方面,就算是南京的某些医院,服务也好不到哪去,你又何必来要求淮安呢?

但如果说之前的看病经历最多让我不耐烦,但这次我最终还是被淮安的医生激怒了。

之前去过两次淮安最好的医院一院,一次是孩子生病,当时由于人太多,我们选择了放弃。另一次是我胃不舒服,医生二话不说让我做胃镜。然后做胃镜的医生一边转动胃镜,一边耐心向身旁的年轻实习生解释胃的构造,完全不顾一旁恶心到爆的我。

第一次到淮安四院看病,发现这家医院人出奇得少,从护士到医生,虽然有些漫不经心——也许是冷清习惯了,但总的来说,服务还说得过去。

第二次去四院,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态度和蔼的淮安本地老医生,不仅没有一丝不耐烦,还亲切地跟小孩聊天,比大城市的医生多了不少人情味,给我们印象很好。

可是第三次去,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们本来去的是社区医院(顺便说一句,相比而言,社区医院的服务还真不错),但是那家医院开不了我们要的证明,所以又辗转来到四院,到四院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零五分了。

我们担心医院马上就要下班,加上我自己还有工作在身。所以到四院的时候,心情有些急。但四院的护士和医生依然保持着漫不经心的作风,而且这次到了让人相当不爽的程度。

一开始我客气地问导医台的小护士,XX证明怎么开,她本来面对着我,应该是在听我解释事情的经过,可是我没说两句,她竟然主动转头去跟另一名医生聊天了。

我无语地拉着宝宝径直去找医生,心想我们在这里看过病,开个证明这么简单的事也不一定还得挂号。

可这次我们不太走运,诊室里坐着的不是上次那个医生,而且医生对面还坐着一位女患者。

我们在诊室门外的长凳上等了十几分钟,医生突然离开了,没留下任何解释,而且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没有再出现。

我觉得等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医院差不多已经下班了。想到这次的种种遭遇,心中很不平,决定临走前写封投诉书(回想起来,相比后面的事,前面那点事都不值得投诉了)。

我来到前台,表明了自己的意图。导医台的阿姨显得有些惊讶,在跟我反复确认后扔给我一本“投诉登记表”,我一看,只有“登记类型”一个小小的方框可以勉强塞下几个字。我问你确定这是写投诉的吗?对方说是。我只好潦潦写下几个字,实在没办法叙述发生了什么。

这时这位阿姨坚持让我等一下,说她打电话叫医生来给我开证明,并让我们去挂号。恰好这时候离开的那名女医生回来了,于是阿姨催我们赶紧过去。

我们花了20多元挂了号,走到诊室门口,我探头想看看里面的情况。谁知迎接我的是一阵狂风暴雨。女医生夸张地摆着手,不耐烦地大声嚷嚷“谁让你们进来的,到外面凳子上排队去!”然后语速极快地抱怨着什么。

我强忍着怒气,拿出手机,打开视频功能,说“你再喊?”谁知我的举动进一步激怒了这名医生,继续大声嚷着“别吵了,我在写病历!”那语调就像是我欠了她五百万,或者我们压根就是几个乞丐。由于声音太大,引得隔壁房间的人纷纷出来观望。

女病人连忙出来挡着我的手机,导医台的阿姨也过来调解——当然调解对象是我了。

这时一个穿便装的中年男人出现,导医台阿姨连忙拉着他走远,一边说着“他们不挂号就跑来看病,人家医生让他们排队他们还不服……”。

反正我们突然就成了乞丐加无赖。老婆后来问我是不是因为今天穿的不好,我看看身上穿的是普通的T恤,虽然很普通,但也没有像乞丐吧。难道在淮安,穿得不好,出去就得受气?

我想淮安这座城市还不至于那么不堪,但淮安四院的服务真的有很大问题。如果说漫不经心还能勉强忍受,歇斯底里恐怕换做任何人都难以接受。

而且他们的这种工作氛围也很难得到纠正,投诉簿成了摆设,弱势的病人无处申冤,那些被惯坏了的医生又怎么可能改过自新,一切都是病人的问题嘛!

淮安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除了医院这样人群集中、业务繁杂的公共场合,大概没有其他地方更能体现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了。

而在医院这种地方,如果连医生都如此不堪,如此恶劣,又何来文明?

淮安印象2017

淮安里运河
早晨的里运河

上次写了淮安是座什么样的城市,很多人读过。但那已是过去的淮安。

这几年淮安的变化不小。原来文中提到的那个大圆球早就被拆除了,那地方现在变成了一个转盘,但是印象中路边有围栏,步行过马路还是不太方便。

在我有限的视野看来,淮安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有三个:

一是有轨电车的开通。淮安的有轨电车虽然慢了点,但总算是有公共交通连接了老城区和开发区以及楚州,并且夜间也照常运行。要知道淮安的公交车晚上是不运营的。所以有轨电车很重要。

但是这个有轨电车也有争议。我听到的主要有两点:一是“妨碍交通”,这话出自出租车司机之口,当时我坐在车上,前面发生了堵车,司机说有了电车,这很常见。但我自己开车却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也许是因为我不常去老城区吧。翔宇大道这一块,红绿灯多了点,但路面开阔,没怎么受到有轨电车的影响。

再一个就是有些人觉得有轨电车的人力成本较高,因为每个路口都始终要有安全人员监督,否则容易出事故。但我觉得这也是没办法,毕竟淮安还建不了地铁。

所以,综上所述,有轨电车还是不错的。

第二个变化是生态新城。这一块是淮安市政府新的办公所在地,自然也带动了周边房价的上涨,包括绿地、金奥等等,周边还在陆续盖别的小区。过去一两年内,附近房价有些暴涨,但入住率至今也并不高。大多数人买房都是为了小孩能上个好学校,但附近的好学校容量有限,现在是僧多粥少。

除了生态新城,由于淮安老城区拆迁不分房的政策,很多人也在经济开发区买房,带动了这一块的发展,多多少少也推动了房价。

但这一大块的房价,将来会如何发展,谁也说不准。如果说入住率总是高不起来,附近教育资源又跟不上,除了靠近市政府又没有其他推动因素,高房价恐怕也只能是空中楼阁。毕竟淮安作为三四线小城市,房价动辄一两万,也是虚高了点。

说句题外话,让小孩上好学校固然无可厚非,可是个人觉得也并非必要条件。我见过不少有钱人家花很多钱供小孩上好学校,最后成绩也并不如人意。况且淮安本来的学习压力就很重,花重金供小孩上学也在无形之中给小孩和整个家庭带来精神压力。归根到底,还得靠小孩自己。

有的家长认为上好学校有助于培养好的行为习惯,结识好的人脉。这有一定道理,但也要辩证地看。好学校有钱家庭出身的孩子自然就多,会不会在各方面造成攀比心理?再者,总的来说有钱人素质较高,但为富不仁者也有的是,如果说学校里集中了一批纨绔子弟,又何谈好的行为习惯?另外相比大城市众多努力拼搏的中产阶级年轻人,小城市的中产阶级大多恐怕是追求安稳的富二代,那么这些好学校会不会因而缺少那么一种奋发向上的氛围呢?

第三个变化是市容的变化。原来我在政府网站工作时,总是看到有关“里运河风光带”的新闻,看照片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可能偶尔从实地路过,也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现在里运河确实不错,干净、开阔、安静。

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总会有人骑电动车和山地车从里运河旁边的小道上走,白天晚上都有,很影响别人散步,对小孩的安全也构成很大威胁。如果说你只是临时走一下,去河边钓个鱼,也未尝不可。但不少人是故意放着大路不走,把人行道当作车道走,这就说不过去了。

除了里运河,像文庙那一带的风景区,以及淮安古黄河湿地公园,也都弄得不错。

另外,提到不足,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热门区域外,淮安的很多地方仍然过于萧条。比如说,在生态新城和老城区之间的很多地方,明明附近有好几个小区,但是连个小饭店都开不起来。可见人口还是过于集中在有限的几个资源丰富的地方。

而在经济开发区的大部分区域乃至生态新城这样的新城区,软环境仍然有待发展。

比如说想在附近吃碗面,都找不到一家像样的面馆,基本上都介于比较难吃和很难吃之间,服务也只能用差来形容,实在让人无语。比老城区是差远了。像样点的饭店、咖啡馆也几乎没有。

自以为是

在淘宝上买了几十条白云金丝,买回来一看,颜色很浅,倒像是人工培育的黄化白云金丝,很失望。

问了商家,商家态度轻慢强硬,拒不承认发错了品种,而且根本不承认有黄化品种。我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发给他两种鱼的图片对比,他不以为然,百般狡辩。

我弄了一肚子火,跟他强硬起来,他怕我给差评,跟我道歉,还发誓说自己真的不知道有什么黄化的白云金丝。又说自己初中文化,打字慢,不是态度不好。

我看他态度诚恳,没再计较。

后来我发现那些鱼颜色又变深了,怀疑是因为在运输过程中不见天日,颜色才会变浅,而并非因为是黄化品种。

我把这事跟商家坦白了。他说鱼放在袋子里颜色就会变浅。

我们没再说什么。

我不禁想,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线下购物中,会是什么结果。商家一开始态度恶劣,我也不会让步,双方很可能吵得不可开交。而最后证明很可能只是一场误会。

而淘宝的评价系统就像悬在商家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他们始终不敢过于造次。

一旦过了评价期,这些商家又故态复萌,开始漫不经心起来。我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情况,在淘宝购买商品15天后,商品出现问题,商家各种虚与委蛇,最后只能向淘宝官方投诉,勉强解决。

人性啊,没有制度的制约,就是这样可恶。

作为消费者,我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商家和服务人员,其中很多都很自以为是。他们不讲理,讲理也都是歪理。他们的自以为是和对顾客的轻视似乎已经融入血液中,自己还不这样觉得,总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

也许他们遇到过不少自认倒霉的消费者,可是他们又怎能保证所有人都怂呢,他们就那么走运,永远碰不上硬茬?

总的来说,全社会消费者的维权意识一定是在逐步提高的。而各种服务和产品平台的完善,也让那些不良商家越来越容易付出该有的代价。

人啊,还是不要那么自以为是的好。

作为商家或者商家的一份子,不要以为自己处在强势有利的位置上,就可以把顾客耍的团团转。

顾客很多时候只是懒得跟你计较,你以为是你智商高人一等?就算顾客无能为力,你真的良心安吗?你想过顾客的感受了吗?你干那些缺德的事,不怕遭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