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英语专业毕业生没有Marketing Writer这个职业选项?

我们学英语或者学翻译的一些学生,在毕业之后从事Technical Writer这个职位。对于这个职位,我没有亲自做过但是我做过不少的技术翻译,也听说过一些关于Technical Writer的工作内容。我觉得,Technical Translator and Technical Writer两者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相似性。

那么对于Technical Writer新手来说,他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技术的问题,也就是他本身不具备技术背景或者只了解一些基础性的技术知识。而说到营销翻译,就几乎没有这个问题。

那我就在想,为什么有Technical Writer,却没有Marketing Writer来针对英语或翻译专业的毕业生呢? 阅读更多

技术翻译将是被机器翻译淘汰的首个翻译工种

技术翻译让相当一部分译员望而却步,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对技术有一种畏惧的心理。因为做翻译的主要还是英语专业毕业的文科生居多,他们本身不具备技术方面的知识和思维。

尽管如此,他们做技术翻译,比大多数纯技术出身的人还是有一定优势。其主要原因在于,很多精通技术的专业人员,其英文水准并不足以翻译技术文档。比如说他们可能懂一些技术,但是,他们会犯一些比较低级的语法错误,或者会错误理解一些常用的英语词汇。此外,即便他们有着比较深厚的技术基础,但是由于技术是在不断更新的,他们对最新的技术未必有多深的了解,因此,他们的技术性知识也未必能帮上多大的忙。 阅读更多

语言表达啰嗦化背后的合理性

前些天写文对中英文做了一些对比,结合翻译中的感受,得出中文啰嗦化趋向的结论。但最近听“得到”里面一个音频,多少扭转了我的这种看法。

这个音频的标题叫做《怎样传递信息最有效》,其中举了一个非洲部落通过敲鼓传递信息的例子,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把简单的信息啰嗦化,比如把“别害怕”敲成“把你的心从嗓子眼放回原处,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现在把它放回原处”这么啰嗦的句子,也就是故意造成大量信息冗余。

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啰嗦”和“重复”加深受众的印象,并避免潜在的误解。这一点在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对比中也能明显看出来。 阅读更多

微软对机器翻译的夸大宣传源于对人工翻译的轻视

前几个月微软宣布其机器翻译软件在新闻翻译中达到人工翻译水平,结果闹了个笑话,距离人工翻译还有十万八千里。当时我对这件事也不太理解,按理说,微软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阅读更多

翻译时不能听音乐不要查单词不能走神?伪经验!

今天偶然在网上搜到一篇文章,是某个译员写的有关笔译的“经验”。其中提到不能听音乐,说有个同事因为翻译时听音乐被直接开除,还有谈到不要频繁查单词,说这样做只能说明词汇量太低。下面我就来一一驳斥这些伪经验。 阅读更多

不要给专业译员太长的翻译风格指南

真正专业的翻译公司经常会为客户特别准备一份翻译风格指南(Style Guide),用来指导多名译员和校对人员在项目过程中保持用词风格、术语和格式等的统一。

有时也是应客户的要求这样做,因为有些客户会对自己的稿件有某种偏好,比如要求偏意译或者偏直译。

但在实际的翻译实践中,总体上我并不赞成制作过长的翻译风格指南,甚至可以将其删减至一两页即可。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 阅读更多

机器翻译的一大优势:不会漏译

Google Translate

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我突然意识到“不会漏译”这个原来我不太在意的一点,是机器翻译相比人工翻译的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以前提到过,机器翻译虽然仍然存在种种问题,但对特定题材的翻译,其质量和准确度甚至高于人工翻译。而校对机器译稿和人工译稿的一个很大不同就是,不用担心机器翻译会漏掉哪段内容,当然我这里指的是谷歌翻译,其他的翻译工具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事情是这样,今天上午看到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打过去一问是快递,我说这两天没买东西啊,对方说是一个文件,说下午再送过来,随后就挂了电话。 阅读更多

十三邀第三季:是时候说再见了

前几天偶然看到十三邀第三季第一集的预告片,说是过两天会上线。可过两天再看腾讯视频的相关网页,却发现“最新一期”仍是姜文。

后来好容易才在“第三季”的页面里找到张艺谋的采访。十三邀网页导航的混乱也正如其季度划分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管怎么说,让剧迷们苦等三个月,总算是更新了,但首访乃张艺谋,让人失望。结果证明,也确实如此。 阅读更多

被低估的智永

郭沫若和一些书法爱好者相信,《兰亭集序》乃是出自王羲之七世孙智永之手,而非王羲之本人,并从笔法对比、历史背景等方面进行了充分论证,在此不多赘言。

而对于智永本人,虽然也有不少临摹者,但总体知名度不如王羲之、颜真卿、赵孟頫这样的大咖。甚至有人认为,智永的字过于中规中矩,而缺少创新。对此观点,我不敢苟同,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

一是智永用笔之精妙举世罕见。清代何绍基在《东洲草堂金石跋》对智永评价“笔笔从空中落,从空中住”可谓一针见血。其中最重要的是“笔笔从空中落”,也就是他几乎每一个起笔都纤毫毕现而且方向多变,这和兰亭序一致,非常难做到。 阅读更多

李健说成语被笑所折射的文化悲哀

前两天在微信里看到一个“搞笑”视频,说的是李健在《中国好声音》节目里说了很多成语和“文言文”,结果遭到以哈林为首港台歌手的嘲笑。

看完视频,我可以将其理解一种过分娱乐化,李健爱用成语确实有其幽默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李健用的那些成语都是非常常见的,如果这都能引起港台歌手的不解和惊呼,那也只能说明他们的文化层次太低。

就拿李健数次提到的“直抒胸臆”来说,这个成语用来描述包括歌词在内的诗词并无任何不妥,而且也并没有白话文能更好地表达同样的意思,所以又有什么好笑的呢?估计李健也是一头雾水,又无从辩解。

而更加悲哀的是,类似的现象已经弥漫很多中国人的日常,也就是明明可以用一个已有词汇简洁表达的含义,偏偏要啰里啰嗦地用白话文表达,而且还表达不好。我作为翻译,几乎每天都能遇到这样的例子。翻译们都知道,英语翻译成中文的词字数比例大约是1比1.5、1比2乃至更多,这个比例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