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过比飞利浦剃须刀更差的售后服务

这篇博文和翻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想借这里发个声,因为我多次通过官方渠道申诉,都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答复;另外也是给大家提个醒。

去年11月1日,我从京东购买了一款飞利浦剃须刀,价格199元。从我买回来第一天起,这个剃须刀刮胡子就有疼痛的感觉,而且很多地方反复刮都刮不干净。

因为我从来没用过剃须刀,以前用的都是刮胡刀,加上我对飞利浦的印象还不错,所以我一直以为这是正常现象。到了今年6月份,这种现象更加明显,我于是怀疑飞利浦的刀头从一开始有质量问题。 阅读更多

十三邀第三季:是时候说再见了

前几天偶然看到十三邀第三季第一集的预告片,说是过两天会上线。可过两天再看腾讯视频的相关网页,却发现“最新一期”仍是姜文。

后来好容易才在“第三季”的页面里找到张艺谋的采访。十三邀网页导航的混乱也正如其季度划分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管怎么说,让剧迷们苦等三个月,总算是更新了,但首访乃张艺谋,让人失望。结果证明,也确实如此。 阅读更多

被低估的智永

郭沫若和一些书法爱好者相信,《兰亭集序》乃是出自王羲之七世孙智永之手,而非王羲之本人,并从笔法对比、历史背景等方面进行了充分论证,在此不多赘言。

而对于智永本人,虽然也有不少临摹者,但总体知名度不如王羲之、颜真卿、赵孟頫这样的大咖。甚至有人认为,智永的字过于中规中矩,而缺少创新。对此观点,我不敢苟同,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

一是智永用笔之精妙举世罕见。清代何绍基在《东洲草堂金石跋》对智永评价“笔笔从空中落,从空中住”可谓一针见血。其中最重要的是“笔笔从空中落”,也就是他几乎每一个起笔都纤毫毕现而且方向多变,这和兰亭序一致,非常难做到。 阅读更多

特金会谈些什么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特:金主席很高兴见到你!

金:Me too!

特:既然你英语说的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让这些翻译出去呢?

金:我小时候是去国外留过学,但是我的英语已经退化得很厉害了。

特:我是很认真地提出这个建议,因为你看,我们不远万里跑过来见面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越过那些层层级级,亲自见个面,说些真心话。但是翻译在场,还是一道不必要的阻隔。而且翻译有可能泄密,可这又不是古时候,我们总不能把他们都处死。

(美国译员偷笑)

金:我能理解您的看法。但如果您觉得有必要的话,(指了指朝方译员)我可以对他做到那一点。

特:Oh, shit!你是在嘲笑我没有你的权力大吗?告诉你,我们的核弹分分钟就能灭了你的国家。

金:你是在威胁我吗?我的火炮分分钟就能让几万驻韩美军变成炮灰。

特:Oh,这是个不小的进步,你居然没提核弹,很有自知之明。

金:核弹是用来对付你们美国本土的!

特:你试试!

金:你以为我不敢?我一向说到做到!

特:Fxck!

金:你说什么!Fxck you!

特: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金:你个糟老头子牛逼什么,一脚踹死你!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保安冲进来将其分开……谈崩了……)

记者见面会:

特:我们谈的很好,充分表达了各自立场

金:同意

从负责任的传统媒体到不要脸的新媒体要用多久?

十几年前上大学的时候就接触凤凰卫视,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接触了凤凰网,再后来了解到了凤凰网的艰难创业史,也感到佩服。

凤凰一直是一个权威中立的象征,凤凰网也基本继承了卫视的这一特征。翻看过去发的一些微博,我在13年的时候还称赞凤凰网的历史频道犀利: 阅读更多

那个姓和名菜头的作家

我知道和菜头这个人至少已有十年的时间,那时他是一个知名博客,他的博客上总是发表着长长的文章,我水平有限,是看不太懂的。

知道这位作家的缘由大概是偶然一次看到他辞去航空公司工作独自去北京闯荡的传奇经历,又或者更早。总之这很契合我当年从事业单位出走去大城市打工的经历,对我是一种鼓舞。

于是我把这篇文章转到了当时的校内网,也就是后来的人人网,并且附上自己的几句感言。可是当时的校内网还停留在“看看我现在多牛逼”和“看看我现在多好看”的层次。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同窗对我这种文艺青年,或者是很多人口中所谓的“伪文青”,大概是不屑于理会的。

后来发现,我始终走在时代前沿的威廉唐同学经常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这位和大作家的文章。又后来发现,当时我膜拜的罗振宇先生动辄提到和菜头,说他的这位好朋友又给他带来了什么样的启发。

我再去找和菜头的那个名叫什么驴槽的博客,却找不到了。这让我很疑惑,对于我们这种网站迷(姑且这么称呼吧,毕竟我不是专业做网站的)来说,放弃一个权重很高的域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不过我总算找到他在微信的公众号。发现这家伙人气还真不低,每篇文章都有好几万的阅读量。而那些文章依然很长,让我觉得既啰嗦又晦涩,似乎总要把一个浅显的道理用深刻无比的论证来讲述。关于这点看法,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水平有了提高,还是因为我停留在了以前的水平,可是后来我再没机会去验证了。

因为更让我疑惑的是,我找不出他通过微信公众号来赚钱的方法。当时的公众号既没有打赏功能,也没有放置广告的功能。而原来的博客网站是随时可以放广告的。

我疑心微信找他这样的人气作者去公众号安家,抬高公众号的人气,而放弃原来的博客显然更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是能够解释我心中种种疑惑的唯一答案。

我把这个猜想变成和大作家某篇伟作下的评论,想得到他的某种确认,可下一分钟等我再去看自己的评论时,发现连文章也看不了了。显然,我触犯了和菜头的某根敏感的神经,于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被果断拉黑了。

于是我再也无法欣赏威廉唐在朋友圈分享的那些人气爆棚的哲理文章,而和菜头大概早就通过打赏和广告功能赚得盆满钵满了。

我多多少少能理解和菜头,因为我也是一个敏感的人,可是我不太理解的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捏死过一只蚂蚁了……

最怕“误解”的叠加

最近从国外汇过来的一笔翻译款项出现了一点问题,被银行扣住,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打电话给开户行,银行女职员让我在手机银行上操作。

我发现根本操作不了,而且银行总部已经发短信明确让我找开户行解决。所以再次打电话解释,对方依然让我操作。这次我坚持说操作不了,对方让我念总部短信内容。我只好第三次念。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些银行职员平时见了太多看不懂短信内容就贸然给他们打电话的人,但他们不听客户诉求就直接要求客户这样那样的作风,实在让人无语。

后来电话转接给另一个专门处理这件事的女职员,对方说要什么什么文件,给了我一个邮箱地址。后来证明这个地址是错的,我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对方当时就讲错了。

总之我发的文件她们始终没收到,当然也就没给我回复。而对于国人缺少邮件礼仪深恶痛绝的我,自然而然地以为她们看到了没有回复。

于是今天再次打电话问情况,并且说明如果那份文件不行,现在可以提供另一份文件作为证明。可对方一直不给我说明的机会,不停打断我,于是我不耐烦了。

对方一开始似乎也搞不清楚到底收没收到文件。直到挂了电话后十分钟,对方才打电话过来说从未收到过我的任何文件。

于是我们重新确认了邮箱地址,发现我发错了地址。至此我对自己之前的不耐烦感觉到很抱歉,并且在后来的邮件中表示不好意思。

我反思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不耐烦,仅仅是因为对方打断我说话?也不全是。跟从第一次电话开始的把客户的话当做耳边风,跟误以为他们不回复邮件也不处理事情都有关系。

联想到平时接触的很多跨国公司的翻译项目,它们强调客服的重要性,规定了客服中的种种细节,包括对于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的处理,令人叹为观止。如果银行或者其他任何单位能够做到至少合格的客服,恐怕客户也会少很多的不耐烦,双方也就少了很多互相抵触。

当然我没做过银行职员,我不了解他们平时的工作,也许他们面对着很多对现代通讯技术知之甚少的中老年人,因此已经习惯于对客户的很多说辞置若罔闻。

小道消息和老道消息

当小道消息三天前发布的最近文章,也就是上上篇发布的消息的阅读量才过一万时,老道消息昨天发布的最新文章的阅读量已经是四万多。我之前从未刻意去关注过小道消息的阅读量,但是对老道消息的这个阅读量,我却一点也不感到意外。顺便说一句,我大概有一年没有看小道消息的文章了。我对其主人Fenng没有任何成见,我也欣赏他的各种真诚的分享,他可能不是互联网行业的顶尖人物,但是他的分享精神还是值得钦佩的,每个行业也都需要这样的人,来总结经验,启发从业者。

也许小道消息和老道消息并不具有什么可比性,前者相当于个人博客,充满个人特色乃至情绪化,而后者则更像是一份报纸,属于团队运作。

毫无疑问,相比成名很早的小道消息来说,老道消息借鉴了前者的名号,这种做法即便是在抄袭成风的互联网行业,恐怕也不受人待见。

但令人略感意外的是,老道消息的影响力日渐增长,甚至超越小道消息。这个结果居然也不令我觉得太意外。

老道消息文笔老辣却又处处透着真诚,尽管某些文章被公认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洗白文,却能保持总体上的说服力。

相比而已,小道消息更像是某种披着深层心灵鸡汤外衣的中浅层心灵鸡汤,他的文章似乎很有情怀,也能给人以启发。可看多了又似乎只是老调重弹,以至于有心灵鸡汤的嫌疑。又或者说,大家觉得即便是心灵鸡汤,又有何妨。

互联网行业日新月异,每天都有大量新人涌入,即便是很多老人,也愿意认定某个人物不松口,这大概相当于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IP”,因此小道消息总能保持着比较巨大的影响力。又或者说,这个行业里任何一个有些地位的人物,只要愿意或者热爱每个星期写个一两篇的评论,抱着拥抱屌丝和批评巨头的准则,吸引一大批粉丝是绝无问题的。

至于你应该选择粉哪家,当然是你个人的决定,但从阅读量来看,时有新意的老道消息无疑更加成功。看来老调重弹总是不太讨喜的。

电信路由器设置好了上不了网怎么办

今天把电信宽带的路由器换了,原来用的是自己的路由器,感觉大材小用了,换成电信送的路由器。

按照原来的流程设置完了以后,怎么也上不了网,把猫重启也没用。

总感觉少了哪个步骤,可是看电信的说明书,也没少,而且电信路由器的安装引导也都完成了。

上网找也找不到答案,要说现在的搜索引擎真的是越来越难堪大用,垃圾信息太多。

后来找到一个帖子提到上网方式,我受到启发,在路由器页面中更改了默认的网络连接方式,输入宽带账号名和密码,这下总算是连上了。

记录在此,以防忘记。

妖言惑众:网络谣传小苹果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

前两天在一个微信群看到一个视频,内容是俄罗斯的一个交响乐团在演奏,演奏的正是风靡全中国的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视频的字幕里大义凛然地写着:小苹果乃是抄袭肖斯塔科维奇《列宁格勒交响曲》云云……

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互联网老兵都几乎被骗了,但想想不对啊,没有听说过有关小苹果抄袭的传言啊。如果真是抄袭的什么列宁格勒交响曲,应该早就被爆料出来了,而不是等到今天。

今天工作之余想起这件事,就上网搜了搜,搜索得出的结论是:那则视频是假的,画面是国外交响团在演奏,而声音则是另一个交响团的演奏音频(很可能是哪个国内交响乐团的作品)。通过把画面和音频结合成一个视频,诬陷抹黑《小苹果》和筷子兄弟。

关于小苹果抄袭列宁格勒这则谣言的所有相关信息也都集中在今年9月份,也就是这几天,所以这则视频也是最近才发布出来的。而且这些信息全部发布在社交媒体,正规新闻网站无一报道。我特意听了列宁格勒,其曲调和小苹果完全不同,这一点也有网友指出,另外新浪博客《人到中年024的博客》也断定此视频为诬陷。

视频作者在视频字幕里痛心疾首,表示抄袭丢人,但实际却是故意欺骗观众,实在是令人发指。视频传播甚广,对筷子兄弟的名声当然是很大的伤害,但却无从追究,正所谓暗箭伤人。

最让我惊叹的则是人心之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