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中的“阅读原文”为什么翻译成“Read More”?

翻译中的任何细节都有可能反映了背后的诸多背景,我平常不喜欢过度解读,但像微信这样的巨头产品,其每个产品细节,每个产品文本,都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近来我就发现,微信公众号文章下方的“阅读原文”在其英文版中翻译成了“Read More”,这让我多少有些意外:微信团队还真是了解中外互联网的差异,也还真是比一般公司细心。 阅读更多

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语录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对照

罗振宇2018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提到了一大串语录,很有启发性。这里整理并列举了其中的外国名人语录,并附上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对照。 阅读更多

“Subscribe to”只能翻译成“订阅”吗?

翻译实践中遇到“subscribe to”或“subscriber”一般有三种情况:一是“subscribe to”某种报刊;二是“subscribe to”某项服务,包括酒店服务、软件服务等;“subscribe to”某个应用程序,即软件本身。第一种当然是直译成“订阅”,后两种则比较纠结,翻译成“订阅”某项服务或者某个应用,总觉得不太搭。 阅读更多

微信7.0:从“喜欢”到“好看”的文化考量

前两天微信迎来一次重大改版,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改变是公众号文章右下角的“喜欢”改成了“好看”。“喜欢”原本应该是借鉴了“Facebook”的“Like”按钮,也是对“Like”的直译。

当年Facebook发布“Like”按钮瞬间风靡全球,微信直接借用这一称呼也无可厚非,但是推敲之间,“好看”相比“喜欢”更符合中国文化乃至东方文化。 阅读更多

翻译行业常说的“Linguist”是语言学家吗?

国外的语言行业谈到译员,一般使用Linguist这个词,而不是Translator。前者的直译是“语言学家”,后者是“翻译”。而国内则正好相反。但我个人更喜欢“Linguist”这个称呼,主要因为它更加准确。 阅读更多

翻译和程序员的区别

翻译和程序员这两种工作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需要认真、耐心,都要能坐得住。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可比性,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工作。但我总怀疑其实翻译要比程序员更能体现一个人的自觉和责任心。 阅读更多

翻译久坐腰酸背痛怎么办?

写多了翻译本身的东西,今天写写和久坐有关的事,相信做笔译的以及工作中久坐的人多多少少也都会腰酸背痛,也都想知道怎么解决。

刚毕业时不懂事,在翻译公司工作时被压榨的受不了,记得有一次还在网上问,怎么工作一天下来感觉浑身瘫软呢?原来上学时打一天游戏也没啥感觉啊!不得不承认,打游戏和工作还是不一样的。 阅读更多

Lexus中文译名为何从凌志改为雷克萨斯?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有关汽车品牌“Lexus”中文翻译的讨论,有人对其中文译名从“凌志”改为“雷克萨斯”非常不满,甚至因为这个品牌属于日本丰田,而把这件事上升到国家和民族层面,说这有辱华嫌疑,放着好好的中文译名不用,非要搞音译。

具体是不是辱华我没有特意去了解,但是仅从翻译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法很可笑很幼稚。相反,“雷克萨斯”是比“凌志”更好的译名。 阅读更多

翻译、书法和古体诗

前两天天气骤冷,今天才好些,不过我感冒却是将近一周前的事了,今天也好多了。最近博客更新不多,主要是因为杂事太多,无暇顾及,另外也有点疲惫。我写这个博客,从2012年一开始就是为了记录和发表一些自己的真实看法,有些可能是错的,甚至荒诞,也在所难免。现在转向写翻译,虽然有很多话题可以写,但是有些话题却懒于去写,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缺少一个干净的讨论环境,我想很多译者也是一样。 阅读更多

这些名称翻译错了,可是那又怎样?

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关于名称翻译错误的讨论,有些人可能对某一些概念比较有研究,就列举了一些所谓的翻译错误。

比如有人说莫西干这种发型它根本就是翻译错了,人家莫西干人根本就不剃那个发型,你们说的这个发型其实是叫莫霍克发型。还有说为什么国外的樱桃就要叫车厘子,非要搞得很高大上的样子,它明明就是一种大樱桃嘛,为什么不能叫“大樱桃”呢?

很多人对类似这样的翻译错误义愤填膺,对其大加鞭挞,觉得这些错误的翻译很可笑,表示他们都在生活中都很抵触这些说法,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样子。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