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尼奥的长处正是大多数翻译的短板

穆里尼奥翻译时代

球迷朋友都知道现任曼联主帅穆里尼奥是翻译出身,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在做翻译之前,踢过比较低级别的职业足球联赛,然后在25岁就早早退役了。作为球员他的个人能力可能并不出色,但是他能成为当今足坛的顶级主教练,他在战术安排上还是特别牛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他为什么能从一个低级别的联赛球员和后来的翻译成为一代名帅?这其中就体现出他对足球的热爱和他的专业足球能力,而这种对某个专业领域的专注投入和深度理解恰恰是我们大部分翻译所缺乏的。 阅读更多

十年翻译经验提供免费翻译,你在逗我吗?

最近看到一些有关翻译的讨论,好几个人都说我有多少多少年翻译经验,现在提供免费翻译,包括英语、西班牙语什么的。这其中有三年翻译经验的,还有五年、十年经验的。我就觉得特别奇怪,你翻译了十年,现在还要靠提供免费翻译来练手,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种情况,要么就是你完全不适合做翻译,要么你就根本没那么多年的经验,你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商。我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拿笔译来说,一般你做一到三年,你的翻译价格在国内应该也是处于中等水平了。为什么十年经验还要提供免费翻译?翻译那么好做的? 阅读更多

创译:有时候不翻译才是最好的翻译

Hankook Slogan

公司名称、产品名称或公司口号的创译不像一般的翻译那么简单,而是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包括文化背景、双关语、谐音、负面联想等等,这其中有一个因素存在问题,都会影响翻译客户的选择,包括可能选择放弃翻译。

作为一家翻译公司或者一个译员,诚恳地向客户表明其中存在的隐患,才是最负责任的做法;否则很容易出现我之前在《译员对背景资料和语境的思考和调查能力》一文中提到过的,把一个国外品牌翻译成一句骂人的话。 阅读更多

误人子弟:谐音法记单词的魔爪伸向少儿英语学习领域

今天在看一篇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时,无意中看到文章下面的一个广告,广告标题是“宝宝轻松记500单词的秘密”,然后下面是一组漫画,每个漫画上方有一个中文词,下面是对应的英文单词,再下面就是这个单词的中文谐音。
谐音记单词手机app我看到这个广告非常吃惊。我早就知道有通过谐音联想记单词的方法,这个方法我也曾经尝试过,但是对我而言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效果,或者说我也不需要这样去记单词。

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学习方法,而且很容易产生各种副作用和后遗症,得不偿失。这种方法唯一的合理用途是,针对那些已经丧失语言学习天赋,又不愿意真正花时间学英语的成年人,让他们能突击记住数量有限的单词。 阅读更多

小苹果歌词英文翻译

中文歌词的英文翻译并不多见,其中翻译得好的更是少之又少。近日偶见歌曲《小苹果》的一个英文译本,我虽然不擅长中译英,但仍觉得不错。该译本被多家翻译公司和培训机构转载发表,不知原译者是谁。在此分享,如原译者看到,可联系我添加署名或链接。

网上还有这个英译本的中文回译(back-translation),但翻译得太生硬,这里就删去了,只保留英文译本: 阅读更多

马化腾为什么爱看Keso的博客?

很多人知道,一些互联网大佬喜欢看一些IT类的自媒体博客,比如马化腾公开表示经常看Keso的文章,雷军说他爱看程苓峰的博客——现在是公众号。

回归翻译之前,我在互联网行业混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经常看这类自媒体,也不太想得明白:那些互联网科技界的大佬,一方面消息应该很灵通,另一方面也很有见识,而且他们身边也都有很多高管同事,可以给他们提供各种参考意见,为什么他们还会跟我们这些普通人一样去看这些自媒体? 阅读更多

数据:意大利自由翻译一年挣多少钱?

很多人喜欢问,自由翻译能挣多少钱?年收入多少?但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因为具体的金额因译员水平而异,因稿件类型而异,因合作对象而异。最近意大利翻译和口译协会(AITI)公布了对意大利当地语言市场状况的一个调查结果,其中的收入水平代表了国外译员的大体情况。这里我大致翻译了其中一些具体数据,供国内自由译者参考: 阅读更多

“In God We Trust”怎么翻译?

偶然在一个美国的官方网站上看到一篇文章,其中提到美元上印的那句著名座右铭“In God We Trust”的中文翻译。

这个网站的译员在一份文件中把这句话翻译成了“我们信赖上帝”,结果有读者指出,应该翻译成“我们信仰上帝”比较好。译员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确认和简短地解释,表示还是坚持“我们信赖上帝”这种译法。

这个事让我挺有感触。我在博客中多次提到,包括很多专业译员在做翻译的时候,难免都会犯一些想当然的错误。比如把原文中的一些意思所谓的“意译”成中文,但实际上是乱译,背离了原文的含义。具体的例子包括对成语的滥用,这个我以前都提到过。 阅读更多

夫妻肺片的直译菜名真有那么可笑吗?

夫妻肺片翻译

网上很多文章在写菜单翻译的时候,都喜欢拿“夫妻肺片”的一个翻译(Husband and wife’s lung slice)举例,用来说明很多菜的译名是多么地荒诞可笑。但实际上,夫妻肺片的这个译名并没有那么可笑,我甚至怀疑这些文章的作者根本就不懂翻译是怎么回事。 阅读更多

破折号在翻译实践中的四种不同处理方式

关于破折号在翻译中的应用,我看了网上的一些文章,都是说纯理论的比较多,和真正的翻译实践有一些差距。下面我就根据个人经验,列举四种不同情况下对破折号的处理,我平常做英译中比较多,以下都是说英译中的情况,至于中译英,英语中破折号的处理比较简单,而且特殊语境的处理也可参考本文: 阅读更多